教师的哭声引发的评价变革

2015-10-28


编者按:能够入室成为校(园)长工作室的一员,是许多校(园)长的愿望。而对于校(园)长工作室的方法和内容更是充满好奇,如何现场诊断成员校的问题,又采取哪些方法来解决成员校的问题。这一切都吸引着很多(园)长的目光。本报精选一个园长工作室的具体案例, 以飨读者。


学期末,幼儿园召开全园大会,会上,园长总结了学期工作并宣布教职工量化考核结果,按分数从高到低排列。会场里突然响起压抑的哭声,大家循声望去,原来是分数排在最后一名的教师掩面而泣……与会教师表情凝重。

这是发生在我园的真实一幕,它引起了我们对教师工作评价的反思:作为幼儿园的管理者,该如何采用正确的方式评价教师的工作?通过学习《纲要》和换位思考,我们对教师工作评价有了全新的认识,并在此基础上,进行了初步改革和尝试。

一、教师工作评价从关注教师的心理感受出发,变打分评价为研讨促进式评价。

长期以来,提起评价,人们自然会与打分、排队联系在一起,似乎评价的目的就是要评出个一、二、三来。可是第一只有一个,这样的评价方式无疑会伤害大多数人,挫伤大家工作的积极性。于是,我们将打分式评价改为日常的研讨式评价。每月以教研组为单位,大家互相观摩各班的环境布置、教育活动、家长工作、班级特色等活动后,进行研讨,各抒己见,谈谈自己的收获和体会,互相取长补短,气氛热烈而轻松,评价是平等的、民主的,真正起到了促进的目的。

二、教师工作评价发挥教师主体作用,变园长评价为主为教师自评为主。

在以往的评价过程中,评价时间、评价标准、评价方式、评价结果等都掌握在园长手里,教师只能被动接受。这种方式无法激起教师参与评价的热情,他们对评价工作的态度是消极的,有时甚至是排斥的。于是,我们开始重视引导教师对照共同制订的标准对自己的工作质量进行自评,并在自评中反思自己的教育行为,调整教育策略,不断改进自己的教育实践。这种评价方式,不仅降低了教师在量化考核时的心理压力和排斥心理,而且还能帮助教师监控自己的教育行为,及时发现优缺点,明确评价的真正意义:即诊断和改进。园长在教师自评后,根据评价结果发现共性问题,再针对性地组织教研活动和业务学习,以促进全园保教质量的提高和教师的可持续发展。

对于教师工作评价,还有很多问题值得探讨:如,怎样根据教师的个体差异进行评价?评价与日常教育工作如何有机融合?等等,这都需要我们在实践的过程中不断积累经验,才能使教师工作评价更加科学、有效。


□文/张玲(北京市顺义区幸福幼儿园园长)


■点评


很长一段时间大家都在谈论幼儿教师工作幸福感的问题,确实在一些幼儿教师身上出现了职业倦怠的现象,什么原因呢?我想,除去社会压力大、家长要求高等一些因素外,还有一些来自由于管理不当造成的教师心理障碍。会场上最后一名教师压抑的哭声表明部分老师失去了这种作为教书育人的幸福感,也暴露了教师评价体系中的弊端。张玲园长是一个善于思考、行动果断的园长,遇到问题后,她迎难而上,敢于探索和创新,勇于革除旧的评价体系,变打分评价为研讨式评价、变园长评价为主为教师自评为主,充分体现了尊重教师个体发展的管理思想,由此取得了很好的效果。这种改革和尝试的精神是值得学习和推广的。在长期的工作实践中,我们应该认识到:建立完善有效的评价体系,改革考核办法,对调动教职工的积极性、提高保教工作的质量具有重要的促推和导向作用。而文章最后提出了怎样根据教师的个体差异进行评价、怎样评价与日常教育工作有机融合的问题,并希望在日后的工作中有所突破,我想,这也是我们作为园长共同思考的问题。


点评人:冯惠燕(北京市特级教师、北京第一幼儿园原园长、冯惠燕工作室主持人)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