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洗牌后 民办校谁将胜出

2015-11-18

本报专访北京市民办教育协会基础教育分会会长张福岐


近年来,民办中学的发展一直处于优胜劣汰的洗牌过程。在北京人口疏解和城市功能定位调整,以及“公强民弱”的教育格局下,民办教育的竞争日益激烈。新的情势下,民办中小学的应对之策是什么?“加速洗牌期”后,学校有该往何处发力?近日,本报记者专访北京市民办教育协会基础教育分会会长张福岐。


要转变观念的不止是政府


从公办校做教师出身,再到经营数所民办学校,张福岐可谓经历了民办教育的从无到有的过程。在接受本报采访时,张福岐指出,民办学校的发展对于增加教育资源、扩大教育服务、满足群众的教育需求发挥了重要作用,也经历了风风雨雨。从1982年国家宪法第一次允许社会力量办学,1992年邓小平南巡讲话后国家“建立以政府办学为主体、社会各界共同办学的体制”,到出台民办教育规范办学的行政法规和《民办教育法促进法》,再到今天对实行民办学校分类管理、允许兴办营利性民办学校,政策方面在一步步放开、探索民办教育的发展空间。

然而,不同于公办校的单一身份,民办中小学必须面临政府、投资方和学校的三方博弈。所以,在现有政策执行过程中,民办中小学仍面临着诸多法人属性不明、产权属性不清、合理回报缺乏依据等一系列难题。“一项政策的制定必须考虑落地的可行性,细化的标准和章程不可或缺。”张福岐在采访中指出,民办教育的政策探索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不过,现在需要转变观念的不止是政府,还有民办教育的办学人。”张福岐建议,当外界环境短期内难以改变时,办学者更多的是“脚踏实地做好自己”,绝对的平等本身就难以实现。


苦练内功 走差异化发展道路


“民办中小学的第一任合伙人是投资者,第二任合伙人是家长。”张福岐认为,民办中小学需要解决质量和效益的问题,但根本出路在于满足老百姓的需求、办出活力。

近几年,北京民办教育集团化办学的步伐越来越大,“KFC”模式已经显现,北京的民办教育资源不断向外输出。国际化路线、合作办学,已经成为民办教育的新常态。面对这种情形,张福岐建议,并不是所有学校都适合走这样的路线,也不是所有学校都能抵抗其中的风险,定位准确、办优质教育方是制胜之道。例如,在二十一世纪国际学校办校之初,致力于解决的问题就是让普通的学生能够获得好的发展。经过踏实办学的努力,学校的办学质量甚至可以拿出去与海淀的优质公办学校相比较。

也正如北京市教委委员李奕在“北京市2015年优秀民办中小学表彰活动”上发言所说,民办教育要从规模、应试、同质化转向多样、特色、个性化。张福岐同样认为,民办中小学在“加速洗牌”之后,必须精准定位教育消费人群的需求,走差异化发展道路,办优质教育。“民办教育有自己的发展规律。类似于‘顾客就是上帝’的观念,民办中小学就是要有服务学生的意识。这也成为区别于公办学校的独特竞争力。”据张福岐所说,近年来优质民办学校已经出现教师资源反哺公办校的现象。


教师和课程质量仍是民办教育的生命线


张福岐指出,质量是教育的生命线,而教师是提高教育质量的关键,民办教育也不例外,民办教育有两大瓶颈,即资金和师资。现在,民办学校的教师在资格认证、职称评定、退休后待遇等方面都与公办学校有不同的政策标准,甚至民办学校教师退休后的收入仅仅是公办学校教师退休后收入的一半。因此,如何在现有条件下,为教师争取更多权益,通过奖惩分明的制度稳定师资队伍、激发教师积极性,进而留住人才,是民办中小学需要努力之处。

此外,张福岐建议,民办学校要走内涵发展之路,课程仍是关键。课程的设计不是凌空虚蹈,必须在明确办学思想、办学目标的情况下做体系性探索,真正满足学生的个性化需求。


□文/本报记者 刘钰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