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校距离 决定孩子成长高度

2015-12-04


12月2日,由现代教育报社与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德育研究中心共同主办的“北京市家校共育建设研讨会”在京源学校举行。围绕“家校协作,为了儿童”的主题,数位专家、老师,分享了他们的理念和经验,引起现场许多家长的深思。

学校与家长之间如何架起沟通的桥梁?学校如何协助父母与孩子更好地沟通?学校和家庭又有哪些好的合作共育模式?让我们一起聆听专家和教师的分享吧。


文喆(北京教科院原副院长)

家校合作的原则:协商一致,求同存异


家校合作要坚持协商一致的原则。

首先,学校树立服务意识,主动配合家长教育学生,这是搞好家校合作的关键。

加强日常同学生家长的联系,经常和他们沟通情况,努力和他们交朋友。学校的服务意识还表现在帮助家长解决家庭教育的难题上。当前中国家庭文化也处在变化之中,亲子矛盾甚至冲突也不少见,家庭教育、学校教育应该相互配合。学校教师积极主动关心家庭的难题,帮助家庭弥合亲子的矛盾,这不但是在帮家长,也是在帮自己更好地尽到社会责任。 

其次,老师要正确把握学生家长的心理,努力扫除家校合作的障碍。

受到传统观念和行为习惯的影响,在当前条件下深入开展家校合作还有一些障碍,其中有认知障碍,有情感障碍,还有实际障碍(如制度、条件和具体困难障碍)需要区别情况,加以解决。

充分实现家校合作,不仅与家长群体的认识水平,而且与家长参与的绩效有关,如果不能让家长体验到参与学校教育的价值,不能让家长体验学校教师对他们建议、意见的尊重,他们就不会真正关心学校的长远发展。加强学校制度建设,让家校合作规范化、程序化,是家长积极参与家校合作的保证,也是现代学校建设的工作目标。 

最后,促进家校合作,建设现代学校也要讲究策略和方法。

学校教师应该更主动地开展工作。家校合作有多种方式,家长委员会、家长学校、家长讲座、学校开放日、亲子运动会、学校教育咨询、家访等等,都是有利于家庭学校相互开放,有利于家长教师全面了解学生帮助学生成长的方法。

从少数积极性较高的家长开始,从容易取得共识的问题开始,从可以较快见效的活动开始等等,都是促进家校合作的好办法。但是,学校必须有整体建设目标,必须从根本上把握工作方向,不能只关心部分家长或只注意自己理解的中心工作。家校合作需要追求和谐,承认妥协的必要性,但是,家长与教师,家长与家长,教师与教师,以及师生间都会有争论,有意见分歧。

建设现代学校,需要求同存异,但也不是完全拒绝争议,也要有各行其是的思想准备。在事关原则的时候,学校教师需要有坚持真理、修正错误的勇气,合作,妥协,都必须坚持正确的价值选择,都必须真正对儿童的现在与将来有利。



徐哲(北京育才学校高三班主任)

家校合作:促进家长与孩子理解与沟通


记得在高一的第一次家长会后,有很多家长留下来找我询问孩子的情况。不少的家长都有类似表达,比如:“我家孩子就是意志力比较薄弱,还麻烦老师对他严格要求。”“我家孩子晚上爱玩手机,很晚才睡还希望老师多和她说说,她就听老师的话。”起初我还觉得这是孩子和家长对我的一种肯定和信任。不过细想,其实家长对于孩子的弱点和缺点,甚至比我了解的更透彻,之所以希望由老师出面解决,其实是和孩子的沟通出现了问题。

产生这种结果的原因是复杂的。高中阶段的学生,思想发展得较快,家长的思路显得有些跟不上,再加上共同相处的时间越来越少,家长与孩子的共同话题也越来越少,长此以往便成了一个恶性循环。只有生活中营造顺畅的沟通环境和一些成长经历才能逐渐让孩子体会到家长的关怀。所以我就把“理解与沟通”定为了我班这三年家校合作的主题。

其实家长和学生之间的关系,是最紧密的血缘关系,之间充满了人类最伟大和最真挚的爱,作为老师可能只需要为家长和孩子提供相应的机会,相互理解与相互信任将会是水到渠成的。

第一步,通过让家长多方面了解孩子在学校的情况,增加孩子与家长的共同话题。

在家长代表的提议下,班级家长教师协会一致通过建立微信群这个提议,用以增加家长对孩子在学校的情况的了解。我会把班级参加的活动,如运动会、音乐节、诗文朗诵会等等,乃至同学们午餐的质量、午休的情况第一时间呈现给家长朋友们,让家长增加对孩子在学校生活的了解,以便增加孩子与家长之间的共同话题。

第二步,通过安排活动,增加孩子与家长共同相处的时间。

在高二的时候,在班级家长教师协会的通力合作下,我们还组织了一系列的班级活动。

比如,由英语老师牵头布置了一项作业——要求孩子为父母烧一道菜,也可以是父母带孩子到儿时经常去的餐馆吃顿饭,孩子们要用英语介绍这道菜的做法,并用中文写一篇感受。虽然很多学生在英语介绍环节打了折扣,不过他们的作文却让人很感动。绝大多数的同学都是提到了父母的不易、时间的无情,希望能多陪伴父母。

一转眼,高三了,家长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少之又少,如何能在繁重的学业生活中,让孩子感受到父母的爱呢?最终在各位家长们的建议下,我们达成一致,每天的晚自习由一位家长来陪孩子们,所有的值班安排、课前组织、课后总结全由家长负责,这无疑增加了孩子与父母的接触机会,即便不是自己的爸爸妈妈,他也能联想到“父母是和我们在一起努力”,这对孩子都是莫大的鼓舞。

通过三年家校合作中这些小事,孩子和父母沟通的方式、沟通的机会变多了,关系也逐步的融洽了起来。孩子们每天都被这么多深爱自己的人包围着,这让他们更有勇气面对困难,更有毅力超越挑战,更有机会学会感恩。



陈铁苹(北京市朝阳区白家庄小学)


家校携手班级活动 充分优化教育资源


牵手家长参与到班级活动中,挖掘家长教育资源,与家长协作共育。因为有了家长的积极参与,班级活动更加深入,孩子们在活动中提高了综合能力。这种空前的班级凝聚力,是我8年带领不同的三届学生开展同一个主题“走近老舍,品味北京文化”的社会实践活动中感悟到的。

第一届只有几名家长被动参与活动,但我已初感家校合力的作用。

2006年,学校以品京味文化为特色,引导学生开展探究性学习的研究。在课题研究中,我发现语文课本上老舍先生的作品居多,而且学生非常喜欢,于是我引导学生走进北京名人故居。老舍故居小组的几名家长,和孩子一起开展“北京名人故居的保护与利用”的课题,研究得很深入。此课题活动荣获了第23届全国青少年科技创新大赛实践活动一等奖。此时,我对家长参与到班级活动中有了初浅感受,家长能为我们的教育带来了无穷的力量,但还是感觉家长的参与是被动状态,教育能量没有被激发出来。

第二届由我牵头,家长全员参与,这次收效很大。

2009年,我校在尊重教育理念下,开展涵盖国家、地方、校本三级课程整合实验研究。在学校的帮助下,我带领新一届学生又开展了“走近老舍,探究北京名人”的活动,这次改变了研究方向,全班研究一个课题。家长跟孩子们一起阅读作品,搜集资料,参观实践、调研分析,研讨问题,课题汇报。家长的教育资源被挖掘出来,家长的热情迸发出来,深深地影响着孩子们。孩子们在学习实践中无论是知识的学习,还是学习潜质的激发,又或是学习品质的培养,都是教师一方所不能及的。

第三届时,家长教师协会参与班级活动,发挥了教育能量场的凝聚力。

2013年,在各级部门的领导下,我们的班级家长教师协会成立了。同样是“走近老舍,品味北京文化”的实践活动,这是我的第三届学生进行研究。在学校科研课题引领下,我们以课程联动的形式开展活动。开学初,协会为学生推荐阅读老舍作品,征集家长需求,为孩子们在网上团购书籍,《老舍的平民生活》一书网上没有,协会委员就想方设法从外省市出版社专门调来三十多本,保证了大家的阅读需求。

走近老舍故居、前门老舍茶馆社会实践活动,由协会组织策划,协调各部门职责分工,落实到位。

坚持8年的“走近老舍,品味北京文化”的活动,逐渐形成了我们的班本课程。一路走来,似乎“走近老舍”也成为我带班的优秀符号,这种甘甜是家校共育的硕果。


□文/本报记者 王小艾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