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师退出机制 学校咋操作

2016-03-03

教师资格迎来“国考” 进退机制有利于队伍职业化


从今年开始,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改为全国统考,北京市也将正式启动中小学教师资格定期注册工作。这意味着中小学教师进退有了新“门槛”,“只进不出”机制将被打破。从长远来看,此举会给学校的管理带来哪些影响?本期“校长圆桌”多位中小学校长将深度剖析这一话题。


1465061_B.jpg


严格教师进退符合新形势



关注1:实施新的教师资格考试制度,采取教师资格定期注册措施,打破原有“只进不出”机制,此举在深化基础教育领域综合改革背景下有何现实意义?

基础教育改革面临的新形势,对教师素质提出了新要求。在未来的学校教育中,教师不仅要掌握广博的科学文化知识、学科专业知识和能力以及教育教学能力,更需要提高自己在课堂中落实立德树人、开展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教育的能力,提高自己培养学生具备社会责任感、创新精神和实践能力的教育能力。

从今年开始,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改为全国统考,北京市也将正式启动中小学教师资格定期注册工作。有校长指出,此举意味着中小学教师进退机制更加严格了,有利于提升教师队伍整体水平。

北京日坛中学校长刘子远表示,多年前我国就已经实行了教师准入制度,但以前的教师准入机制相对比较宽松,再加上教师的社会认可度和薪资待遇等经历了一个慢慢提高的过程,导致报考师范类专业的优秀学生偏少,中小学教师队伍里出类拔萃的人才不多。“教育事业关键在教师,在教育改革面临新形势下,推行更加严格的教师进退机制势在必行。”

也有分析指出,我国教师的“铁饭碗”问题,是因没有同行评价机制造成的。只有建立健全同行评价机制、年薪制,才能推动实现教师的职业化、专业化发展。对此,北京二中亦庄学校校长王教凯认为,“实施新的教师资格考试制度,采取教师资格定期注册措施”是推动教师向职业化发展的举措之一。但职业化以标准和有效性为基本特征,未来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教师进退该由谁来决定



关注2:有分析指出,辞退不合格教师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辞退不合格教师这一权力是否应该给学校?若给到学校,应该如何操作?

尽管一些先行试点教师资格定期注册的地区,已经尝试着把对教师的考核下放给学校,由学校自主设定教育教学技能、水平、质量和师德等多项考核指标,不达标教师可以不再签劳动合同,不能再上讲台教书。但就辞退不合格教师这一权力是否应该给学校这一问题,校长们的看法不尽相同。

一位并不愿透露姓名的校长表示,如果把辞退不合格教师这一权力给到学校,校长操作起来多少会有担心和顾虑。这位校长还以自己学校的一个案例来说明,一旦被辞退教师心怀不满,势必会把矛头指向学校和校长,若是对方有过激行为,一方面可能会扰乱学校正常教学秩序,另一方面也可能会危及校长个人的人身安全。“毕竟这关系到一个人安身立命,可能是老师养家糊口之所依。”

有校长建议,教师的进退关应该交由第三方来把握,第三方可以由教育行政部门、教研培训部门、家长和学校联合组成。北京四中璞瑅学校校长夏洁并不主张把这一关交由第三方来主导,她认为教师进退的主导权就应该在学校。

“如果由学校来操作,但政府必须提供一个相应的配套机制。”她指出,一方面教师合理合法的权利必须得到充分尊重与保障,学校对“退出”教师不能简单地“撒手不管”,应该积极主动帮助其成长,为其提供成长的机会或平台。教育行政部门也需要在教师编制及培训等方面给予一定的支持,比如在编制上要有富余,给一些老师调整自我、弥补不足的时间和机会;另一方面指学校必须有权威的考核机制,一旦老师考核不达标,就必须服从学校的安排。如果不服从学校安排,甚至影响学校正常教学秩序,教育行政部门可协助学校解决问题。

 


注册考评主体可多元化



关注3:要保证退出机制的严肃性和科学性,就离不开一个公平公正的考评机制。学校如何确保考评机制实施的公平、公正性?

要保证教师退出机制的严肃性和科学性,就离不开公平公正的评估制度。王教凯认为,基础教育教师的职业具有其特殊性,它是对人而且是未成年人的教育,考评项目很多不可能量化,因此必须将评价的维度科学化,要将学生评价、家长评价纳入教师考评机制以内。

刘子远进一步指出,各个学校应该都有比较完善的教师及职员的岗位考评制度和办法,每年都有来自学生、家长、同事、自评等多方考评依据,许多学校都在实行末位谈话制、末位转岗制、末位淘汰制。“从这个层面讲,推行新的教师进退机制有一定基础,只是需要社会认可,政府支撑。”

刘校长同时也提出了困惑,如果将教师注册的考评工作交由学校操作,不但让校长担负很大的执行压力,而且还可能出现不同学校标准不一致的情况;如果完全采取社会化考试,又担心“中看不中用”。“采用用人单位和社会结合会比较好一点,具体方案有待研究。”

也有人担心教师在进行定期注册时,如果由行政领导评价、决定教师是否可以继续注册,定期注册制就有可能成为领导“治理”教师的一种手段,那些平时“不听话”,批评学校、教育部门的教师,就很可能通不过注册而被“自然”淘汰。

夏洁认为,从学校传统的评价方式来说,包括学生的评价、家长的评价、同行的评价、学校的评价等等,这一机制只要操作得当,就足以对老师做出一个相对科学、公正的评价。“学校要确保规范制度更加公开、公平、透明,执行过程符合规律,有理有据。”



退出机制关口需前移


关注4:有人说退出机制本该是一种常态。在企业、机关早已实现了“能者上,庸者下”,校长们持怎样的观点?校长如何看待新出台的教师进退机制?

北京十四中校长张琳认为,教师队伍比起企业员工、公务员等,更应该强调“能者上,庸者下”的退出机制。“因为这能让更多更优秀的人才进入到教师队伍,但退出之后的人员安排是个问题。”她还建议,建立相关的人才管理机构,实行教师“区管校聘”的整体规划。“区管校聘能否做到步调一致,这也是考验区域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的一大问题。”

事实上,在对教师的日常考核中,多数学校都未严格实行“末位淘汰”制,对于不合格者基本都是安排换岗或转岗,只有出现违反师德,打骂体罚学生或是造成伤害事故的情况才会“一票否决”。

夏洁指出,学校一般都有考核聘任机制,如“满量择优”教师任用机制,针对不同能力的教师委以不同的任务。在她看来,学校师资队伍的优化并不在于教师的退出机制,而是在于严格准入机制。比如,老师在笔试合格之后,获得一年的见习机会,见习期满后,再通过相应的面试考核,最后根据其综合表现来决定是否颁发从业资格证。“提高教师队伍水平,教师的退出关口需要前移,重在把好准入关口。”

□文/本报记者 赵艳国 


4F9C.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