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龙应台一起“目送”孩子成长

2016-04-01


龙应台.jpg


名家档案:龙应台,台湾著名文化人及公共知识分子,1974年毕业于成功大学外文系,之后赴美深造,获得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英美文学博士,曾在台湾中央大学、淡江大学、美国纽约市立大学、梅西学院以及德国海德堡大学任教,著有《野火集》《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等评论集,散文《百年思索》《面对大海的时候》《孩子你慢慢来》《目送》等。


龙应台说:“人文素养是在涉及了文史哲学之后,更进一步认识到,这些人文到最后都有一个终极的关怀,对人的关怀。脱离了对人的关怀,你只能有人文知识,不能有人文素养。”无论是《野火》中的台湾社会,还是现实世界中的任何问题,归结起来都是人本身的问题,在这个意义上提升人的人文素养是改造社会的最佳途径吧。《孩子你慢慢来》《亲爱的安德烈》《目送》等书中,龙应台分享了自己在生活中怎样对孩子进行潜移默化的人文素养教育。

要尊重孩子作为人的权利。龙应台的儿子安安读一年级时,写家庭作业,写四行不过十六个字,在三十分钟内完成。我的老天,居然写这么慢!论写字速度中国孩子可以甩他好几条街了。因为字写得歪歪扭扭,安安只能得一只老鼠。妈妈告诉安安要专心,并要求安安补写一行。安安竟然生气了,“为什么?为什么我要再多写一行?你总是要我写得好、写得漂亮,我只是一个小孩,我没办法写得像你那么好……”他甚至咆哮起来:“你总要我得两只老鼠、三只老鼠,这么好、那么好,我有时候也要得一只老鼠——我也有权利得一只老鼠,就得一只老鼠呀……”这似乎不像小孩子能说的话,但你相信,只要允许小孩自由地说,他就会说得很好,超乎你的想象,而妈妈居然让步了,允许他得一只老鼠。

是啊,一个小孩有得一只老鼠的权利,当你追求的意义不是孩子的意义时,他在认真地拒绝,在他不懂意义的年纪,却懂得维护自己的权利;妈妈让步了,她懂得尊重孩子捍卫自己的权利比去要求写好字更重要。我们小时候也应有得一朵小红花的权利啊,但我们被要求得更多的红花,为什么剥夺了我们得一朵红花的权利呢?究其原因我们没有被平等地当做人来看待,在大人眼里我们仅仅是不懂事的小孩,所以理所当然的没有权利为自己决定,必须服从老师安排、父母的命令,所有分析、判断、挣扎、彷徨、选择的过程都省略了,所以当我们被批判不懂民主、不懂争取捍卫自己的权利时,是否想过我们这些人还曾在幼年时心灵就曾被粗暴地践踏过。所以老师家长们啊,尊重一个孩子作为人的权利是多么重要。

当孩子长大,面临的问题更多,母亲忧虑的问题更多,比如“性、药、摇滚乐”,但是生活中有更多的意义存在。龙应台和安德烈(长大后的安安)敞开心扉坦诚理性地交流生活看点追寻意义,通过一封封书信来往汇集成《亲爱的安德烈》,一路走来让母子俩有更深的了解、互信和成长,这也是母亲在放手目送孩子远走前的一门重要的课程。一天,安德烈告诉龙应台要接受有一个极其平庸儿子的现实。作为母亲,龙应台充满了理性,她指导孩子怎样选择工作——“第一,它给你意义;第二,它给你时间。”龙应台认为有意义的工作让人有成就感,给你时间不剥夺你生活的工作让人有尊严,而成就感与尊严则能够让人快乐。

我常想,学校、家庭、社会都欠了我们一堂关于为什么要读书的课,而在孩子身上这节课何时可以补上?

龙应台相信儿子是一个可以为自己行为负责的人,当安德烈明确地表现出不愿学习弹琴和游泳时,龙应台就不再逼迫他学,但告诉儿子要为今天的决定负责;看到儿子吸烟时,努力提醒自己儿子是个可以为自己负责的人,所以不干涉儿子吸烟。如果我们也能明白并教会孩子懂得为自己的人生负责,是不是我们的唠叨会少一些,两代人之间的矛盾少一些?

人还要学习面对痛苦挫折失败。在《跌倒》中,龙应台悲哀同情的笔调讲述了两则新闻,一个不堪坎坷的母亲将孩子捆绑,从高楼抛落,然后自己跳下;一个高三的学生在厕所用一个塑料袋套在自己头上,自杀了。龙应台不仅追问有谁给予过死者关怀,而且她思考得更深远:怎么去面对痛苦、挫折、失败?家庭教育、学校教育、社会教育没有教这门课,都只教我们如何追求成功,可是你向着目标努力时,遇到了困难挫折怎么办?同时龙应台相信失败也是人生重要的修行,因为跌倒让人更深刻、更真诚。也许我们能得到别人的鼓励,可是品尝痛苦失败滋味的只能是自己,因为有些路必须一个人走,我们必须学会坚强。

龙应台书中的教育思想是东西合璧的,作为一个当代启蒙者,她真正走在了时代的前沿,又结合当下娓娓道来,读起来令人很容易产生共鸣。“世界是平的”,更好的教育理念需要感悟,更需要践行,让我们与龙应台一起“目送”孩子成长。


□文/岳泉


4F9C.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