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评价需要怎样的“第三方”

2016-06-22


实行管办评分离,建立现代学校制度是现阶段“深综改”的一个重要目标。当前,学校引入第三方评价有其必要性,但也不乏一些现实挑战。学校需要什么样的“第三方”?对学校来说,引入第三方评价还存在哪些困难?本期校长圆桌,部分校长、专家将针对这一问题进行交流分享。


1471217_B.jpg


第三方评价有利于学校“减负”



乔锦忠:目前,由教育行政部门来评价学校办学,尚存在很多不足:由于教委下属的科室较多,各个科室在给学校布置工作时都要从自己的业务范围出发,考核时往往也从本部门业务出发,各个部门协调不好很容易各自为政,这样就会给学校带来麻烦和负担。校长每年都要参加很多会议,学校也要迎接行政部门很多检查工作,重要原因之一就是教委各科室对学校都负有管理和考核的责任。

教委的考核如果是发展性的,重点考核学校的某一方面,为学校提供诊断性、支持性评价,提供改进意见,这当然也是很好的。因此,深化基础教育领域综合改革的背景下,采用第三方评价非常有必要。

李建文: 实行管办评分离,引入第三方评价关键在于如何推进。从办学角度讲,我们特别希望主管部门能够退出学校评价。政府部门只需为学校自主办学提供更好的服务就行了,评价完全可以交给第三方,这也是多数校长的诉求。

在现有体制下,落实好第三方评价,需要更好地发挥督导室的督学督政的职能,要尽早让教育督导室从教委系统独立出来。此外,学校督导、评价的周期可以适当放长,没有必要每学期或每学年都进行。以英国的督导评价为例,学校评价结果分为几个级别,如果能收到“杰出”的评价,就可在5年内“免检”。评价次数少了,也减轻了学校的压力和负担。 



学校也需要增值性评价



罗红燕:如果政策的评价方也是政策的制定者,其公平性和可信度自然就会降低。引入评价第三方做“裁判”,使其能遵循公正公平的原则,来衡量政策制定和实施。面对第三方,学校在反映问题的时候也不会有任何压力,遇到了问题或困难也同样能够坦诚面对。

第三方除了评价之外,还应该有研究和提炼的能力,比如实施评价人员既要有相应的学历,又须有研究、分析和提炼的能力,能够带着科研的视角,有针对性地提出科学的建议,促进学校反思完善自己的措施。

目前,公认比较权威的第三方多带有官方或半官方背景。从公平角度讲,学校更希望有一个非官方的第三方来参与办学评价,但对第三方的资质认定也是一个难题。从学校来看,更希望引进的第三方有官方认可。无论谁来评价学校,都应该从学生的基准点出发,看他是否在原有的基础上取得了进步。

李建文:如何确保包括家长在内的第三方评价的科学性,有效利用好评价数据和结果尤为重要。我们学校目前的评价主要是朝阳区教育督导室,另一个就是引进北师大的评价手段。以督导室的评价为例,其评价项目就包括家长满意度调查,采取问卷的形式,征求家长对学校的意见建议。这一做法本身很好,问题就在于教育行政部门会根据督导结果,对学校进行横向排名。这种排名没有实际意义,因为评价主体、对象都不一样,结果并没有可比性。

北师大有一个针对其附属学校的“阶段性导引性评估”,该评估每隔几年做一次,对学校评价结果不做排名,仅为各校提供个性化诊断指导。尽管目前我校还未接受这一评估,但是我认为这种诊断性评估相对促进学校办学有实际意义。


■专家视点

第三方的成长需要好“土壤”


乔锦忠:但第三方考核也会遇到一些问题,比如怎样做好第三方的规范和监督工作也是一个问题。要尽量避免其利用熟悉学校、校长和教师的便利,私下为学校或部分人开展盈利性培训。这样就会影响评价的公平和客观性。

目前的第三方评价主要的测评指标还是学生成绩,尽管学校也很需要提高学生成绩,仅仅通过成绩来评价学校,还会产生很多问题。要了解学校情况,不是仅凭学生考试成绩或发发试题、问卷,让师生和家长来做做,这种评估其效果就很难服人。

所以,第三方评价介入要考虑到评价技术和成本等,这直接关系到评价的效果。此外,其本身还受制于诚信体系建设的影响。如何做好第三方机构的管理工作,保证其不去牟利也很重要,在这种担忧情况下,就又凸显出了政府下辖事业单位作为第三方的优势。在市场上还缺乏有资质、有能力的第三方的情况下,不妨可以利用有政府背景的第三方,把他们的结果作参照、对比,或运用其中一部分,等评价机构成熟或社会信用体系健全后,来引入合适的第三方。在这过程中,我们也要有意识培育有资质、有能力,监管到位的第三方。

随着事业单位的逐步减少,第三方评价机构也可考虑不设编制,通过制定法律法规,签订相应的保密协议等方式,用规则和法律来规范约束第三方,这样也能够为学校适度松绑,进一步增强学校的办学活力。

林光琳:第三方市场的培育和发展,既需要政府积极培育,又需要接受政府引领和规范。目前,在市场还不够完善的情况下,首先需要积极培育,但是在培育的同时还要做好引领和规范的准备工作,一旦形成竞争性市场时,政府的指导就会及时有效,保证市场健康发展。

为了做好该项工作,我们委托青岛教育督导研究会设立了“青岛市教育督导评估第三方资质标准的研究”课题,开展专题研究。初步提出了第三方参与教育评估的基本条件:一是具有独立法人资格;二是有能够满足工作需要的专业人员(一定数量的专职人员和兼职人员);三是熟悉教育工作,开展过对学校等教育机构的评估或管理咨询等相关工作;四是具有相应的工作资金保障。在过去的几年里参与的第三方基本满足上述条件。随着教育督导第三方服务机构的发展和业务的开展,我们将逐步推出相应的资质标准,规范引领第三方服务市场的健康发展。


■观点碰撞

学校办学到底谁来评价


罗红燕:第三方评价的引入还是比较合理的。从整个体制来说,政府部门应该是学校政策的制定者,学校是政策的实施者。在政策的实施过程中,学校会有很多“再造”的东西,因为每个学校的具体情况都不一样,比如除了有相同的国家课程之外,各校还有自己的特色化校本课程。因此,第三方评价应客观公正地评价政策制定的合理与否,各个学校在实施同一政策后产生的不同结果。

作为旁观者,第三方能够站在另一角度来看待教育,他们会给出很多新颖的看法,有利于拓宽学校视野,形成办学合力。“学校和教育的发展需要集思广益。”

王岳:我认为最有发言权的“第三方”其实就是老百姓,无需再引入其他评价部门。学校办学需要更大的自主空间,需要主管部门在资源调配、员工招聘、课程设计等方面赋予更多的自主权。教育评价也要遵循教育规律开展,不能为了评价而评价,结果干扰了学校的日常管理和教学。

我国学校大多是政府公办,民办学校尚占少数,公办学校内部治理结构还不完善,社会组织发育不成熟,独立的中介组织起步晚,公信力不足,在这种情况下教育的评价怎么交给第三方?目前,我不支持第三方介入学校的办学评价。


□文/本报记者 赵艳国 凌月云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