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创中国特色的教育管办评分离之路

2016-06-29


编者按:在北京 2016 教育督导与评价研讨会上,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林仕梁就教育管办评分离和教育督导改革分享了自己的见解。林仕梁认为,在“深入推进管办评分离, 扩大省级政府教育统筹权和学校办学自主权, 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强化国家教育督导,委托社会组织开展教育评估监测”这个大背景下, 教育督导将承担更重要的角色和职能,也将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和影响。

    林仕梁在发言中指出,政府部门既要简政放权,加强科学决策和健全公共服务体系;也要加强对下级政府和学校的执行情况进行监督监管和政策指导,并主持和培育一批专业评价机构和社会组织,充分发挥它们在评估监测中的作用。推进管办评分离是一项系统工程,也是一项新的治理方式,既没有现成经验拿来使用, 也不可能完全照搬国外的做法。因此, 需要继续加强理论、 政策和实践层面的研究, 去开创一条既符合实际、 又切实可行的路子。


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林仕梁.jpg

林仕梁在北京2016教育督导与评价研讨会上发言。摄/特约记者 丁柏明



教育管办评分离和教育督导改革是我们当前教育体制改革的重大问题,如何认识、怎么落实,确实有很多方面值得我们去思考。


对管办评分离的认识



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提出要“深入推进管办评分离,扩大省级政府教育统筹权和学校办学自主权,完善学校内部治理结构。强化国家教育督导,委托社会组织开展教育评估监测”,这是党中央对转变政府行政职能、推进管办评分离的重要部署,也是深化教育督导改革的政策要求。按照中央决定精神,教育部印发了《教育部关于深入推进教育管办评分离促进政府职能转变的若干意见》,进一步明确提出,要“推进依法行政,推进政校分开,推进依法评价,建立科学、规范、公正的教育评价制度”。今年4月,李克强同志在高等教育改革创新座谈会上又再次强调,要加快推进高等教育领域的放、管、服改革,要完善督导监管,积极探索为学校、教师、学生服务的新途径、新方式,对高等教育领域的管办评分离提出了更高、更新的要求。

在这个大背景下,教育督导将承担更重要的角色和职能,也将发挥更加重要的作用和影响。在行政管理这架马车上,教育决策和教育督导是教育管理的两个轮子,如果两个轮子不能平行运转,转变教育管理方式就会变成一句空话。因此,既要简政放权,加强科学决策和健全公共服务体系;也要加强对下级政府和学校的执行情况进行监督监管和政策指导,并主持和培育一批专业评价机构和社会组织,充分发挥它们在评估监测中的作用。从这个角度来看,教育督导部门的职能,是代表政府实施行政性的监督和评估,这种评估和监督既不取代社会性评估,也不能被社会性评估取代。它既是行政管理中的监督方,也是管办评分离中的监管方,督导在推动建立决策、执行、监督既相互制约又相互协调的行政运行机制中,有着不可替代并必须加强的重要作用。



如何推进管办评分离



近几年来,在推进管办评分离方面,教育督导进行了诸多实践和探索。我们通过国家层面的教育督导机构改革,加强了督导队伍建设,促进了督政、督学和评估监测各项工作的开展。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直接组织督查,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督促推动教育方针政策落实。基础教育方面,对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情况、中小学教师待遇落实情况、教育信息化推进情况及校园安全、师德师风、违规办学等问题开展专项督导,包括最近发生的常州外国语学校污染事件、校园欺凌专项整治等,我们都积极组织或参与其中,通过实地督导、发布督导报告、要求限期整改等措施,督促地方政府切实履行教育职责,推动中小学校规范管理和办学。高等教育方面,我们开展了高校本科教学质量报告公开发布情况督查,对全国691所高校的发布情况进行了网上抽查,分析形成督查报告。开展了学位论文作假行为处理专项督导,对全国近1100个学位授予单位的学位论文作假行为处理工作进行了专项检查,对有关省的高校进行实地督导,完成并报出《2015年学位论文作假行为处理工作专项督导报告》。

二是加强宏观政策指导。这几年我们出台了有关各级各类教育的督导评估办法,如深化教育督导改革转变教育管理方式的意见、教育重大突发事件专项督导暂行办法、学前教育督导评估暂行办法、进一步加强中小学校督导评估工作的意见、县域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督导评估暂行办法、中等职业学校和高等职业院校适应社会需求能力评估暂行办法等等,通过不断完善教育督导政策,指导地方开展教育督导工作。

三是委托或购买服务。如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我们制定颁布《国家义务教育质量监测方案》后,委托监测中心具体实施,去年在全国开展了数学和体育教育质量监测,对31个省(区市)和新疆兵团的四、八年级学生,中小学校长、教师及班主任进行了抽样测查。在购买服务方面我们也开始做项目试点,普通高校本科教学工作评估、本科部分专业认证、本科教学质量报告等项目,我们以政府购买服务方式,交给评估中心作为第三方去实施,将博士论文抽检交给了学位中心去具体操作。通过委托和购买,我们将专业性、事务性的工作委托出去要求他们以客观报告成果形式交给我们,从而更有效地实现“管”的职能。



如何加强管办评分离



管办评分离的改革虽然已经在各个层面展开,但我们进行的还是初步探索。

“十三五”规划提出了2020年实现教育现代化的目标,也提出了“实行管办评分离,扩大学校办学自主权,完善教育督导,加强社会监督”的要求。可以说,深化督导改革的机遇很好,但督导的监督保障任务也很重。从我们目前的状况来看,还存在和面临不少不适应的问题:有些地方的督导改革举步维艰,机构和人员配置仍然不到位;教育简政放权后只放不管的现象还比较突出,教育决策部署不落实、教育工作任务打折扣、教育问题整改不到位的情况时有发生;专业机构和社会组织不发达、管理不规范,我们对专业性的监测评估监管仍有很大困难,下一步,“管”如何去包办化、“办”如何去行政化、“评”如何去单一化,仍然需要时间去探索。我认为应从以下几方面努力:

一是继续深化教育督导改革。要在各项政策和有关部门支持下,进一步统筹督导评估事项,理顺工作机制,以保障对各级各类教育的督导评估、检查验收、质量监测能有序开展。其次,要积极指导推动地方建立健全教育督导机构,明确职能和工作定位,为推进管办评分离奠定组织基础。另外,还要提升教育督导的服务水平,对在督导中发现的好经验好做法,要做好总结和推广。对执行中发现的问题,要及时通报和反馈,使决策、执行、监督成为一个有机的闭环。

二是推动地方政府贯彻落实国家各项方针政策。要建立完善地方各界政府履行教育职责的评价制度,督促地方政府切实履行教育责任,保障教育经费的投入和教育资源的配置,提高公共服务能力和水平。

三是指导各级各类学校规范办学、提升质量。

要找准放权、管理和服务的平衡点,加强对学校依法依规办学的监管。建立完善中小学校管理评价制度,加强对学校教育教学工作的指导和评价,提高学校管理水平和治校能力。完善中小学校责任督学挂牌督导制度,充分发挥责任督学的作用,科学有效地对学校进行监督指导。针对教育热点难点问题还要及时开展专项督导,随时纠正学校的违规办学行为。

四是加强教育质量评估监测。要针对各级各类教育质量的特点和规律,科学制定评估监测标准,健全评估监测体系。继续开展本科院校合格评估和审核评估工作,加强本科教学质量监测。指导地方开展普通高校专业评估,引导高校立足自身优势,办出鲜明特色。要继续发挥社会组织在教育评估监测中的作用,把委托专业机构和社会组织开展教育评估监测纳入政府购买服务范围,引入市场机制,建立健全招投标制度和绩效管理制度,确保教育评估监测的质量和效益。

五是完善督导结果运用机制。要通过网上公示、发布公报等方式,加大结果公开力度,强化媒体监督和社会监督作用。要坚持以问题为导向,推动监测工作常态化。要改变以前“检查多,问责少”的状况,加大约谈问责力度,强化刚性约束,提高督导的权威性。要运用地方自查、各地互查、双随机抽查等方式开展督导,用大数据、“互联网+”等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强化督导,实现网络督查和实地督导相结合,加快教育督导信息化建设。

推进管办评分离是一项系统工程,也是一项新的治理方式,既没有现成经验拿来使用,也不可能完全照搬国外的做法。因此,需要我们继续加强理论、政策和实践层面的研究,去开创一条既符合实际、又切实可行的路子。

□文/林仕梁(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