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改究竟难在哪里

2016-10-19


如今课改已经走过了十多个年头,一谈到课改,鲜有校长不面露难色。课改究竟难在哪里呢?我觉得有两个问题值得思考。


为什么要课改


提到课改的原因,人们自然会提起“应试教育”,弊端种种,不一而足,于是各种各样关于怎么教、教什么的高论和经验层出不穷。由“应试教育”的弊端,人们又会大谈特谈教育满足社会发展需要”问题,教师被赋予了不知怎样才能完成的各种使命。种种讨论确实给人启发,甚至使人警醒,但课改却依然还是那么举步维艰。

从实践者的角度看,课改的真正意义不是创新,而是向教育本真的回归。就基础教育而言,教育是为了孩子的终身幸福奠基。这就需要我们关注孩子的今天幸福吗?孩子未来的幸福是什么?这种幸福怎么来?在我们努力“办人民满意的教育”时,我们关注了社会发展对人才的需要,所以我们按照社会需要去改造学生;我们关注了家长的需要,所以我们按家长的期待去塑造学生。但我们关注了孩子们的需要吗?漠视孩子今天的不幸却大谈为孩子终身幸福奠基,这样的课改岂能不难。

我们把提高课堂效能作为课改的目标,这并不错误。使课堂高效是课改要撬动的石头,撬动这块石头的杠杆是教师的教,而撬动石头的支点则是学生的学。学生进入学习过程需要一个理由,最充分的理由不是“知识改变命运”,而是“兴趣”;学生持续保持学习兴趣,不是因为“好玩儿”而是产生“获得感”;学生学习过程中的“获得感”不是教师给予的而是学生自己“体验”到的。当我们的课堂真正成为有趣的、学生自主的、关注个性的时候,便会发现课堂变得高效了,课改真的实现了。课改难,难在没有真正关注学生成长的需求,没有专注学生今天的幸福体验。


谁来搞课改


当课改成为政绩的时候一定会轰轰烈烈;当课改成为业绩的时候一定有花样翻新。十年课改,口号越来越响但标准没变,这是官员的浮躁;研究为什么越来越深入,但规避回答怎么样,这是学者的浮躁;模式越来越多但课堂没变,这是实践者的浮躁。浮躁的课改怎能不难。

课改是在课堂发生的,践行课改的主导者是教师,实践者必须脚踏实地。当校长专注于评测教师教得怎样时,教师思考的聚焦点必然是改变教法,于是一系列“模式创新”、“方法创新”、“手段创新”应运而生,把学校装点成“创新的百花园”,但学生的学习没有变,就像有学者调研的结果一样,在学生眼中学校更像是“牢笼”、“监房”。

学校既是学生成长的乐园,又是教师发展的沃土。教师工作的意义在于促进孩子成长并体验成长的快乐。作为专业工作者,教师应该研究学生学习什么,为什么学习和怎样才能学会,而不能局限于研究自己教的是什么、怎样去教。课改要求教师的观念必须改变,但教师观念的改变是在教育教学行为改变的过程中完成的。教育观念传播与教学行为改进引导的脱节注定了课改过程的艰难。

当教师为了学生的快乐成长实践课改,当校长以学生的发展为尺度评价课改,当学者为了实现学生今天的快乐并奠基明天的幸福引导课改的时候,课改之路定会柳暗花明。


□文/王玉辉(北京市顺义区杨镇第二中学校长)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