溺爱并非真爱

2016-10-21


父母生育了孩子,就有了爱的责任,这爱的唯一目标,应该是把孩子培养成一个健康的人,一个全面发展的人。

天下无不爱孩子的父母,但要给孩子真正的爱却不那么容易。几年前,网络上的“父母皆祸害”之论成为焦点问题,显然是一些孩子在声讨父母对自己的伤害。

如今,与孩子们之间的代沟问题也依然随时随地可以见到。一些00后孩子甚至称妈妈为“母老虎”“女魔头”,这令妈妈们觉得委屈:都是为了孩子好,孩子为什么不领情?

我相信那些被自己孩子“妖魔化”了的母亲,不是不爱自己的孩子,只是面对现实压力时爱的方法有些失当罢了。

什么是真爱?就是把孩子当成真正的人,尊重其人格,满足其需要,引导其发展,而不求私欲之利。真爱,就是真正对孩子有益的爱,是以孩子为本的爱,而不是功利的爱,不是让孩子拿高分数和好名次来交换的爱。只有真爱,才会让孩子刻骨铭心,终身受益,而功利的爱极有可能引发危机,成为一种教育隐患。

事实上,任何一个孩子,出生时并没有本质的差异,而是在后天的社会化过程中,由于父母的教育和环境的影响,才形成了不同的人格品质和能力。

例如,现在许多父母认为,孩子有一个毛病,就是懒。有的孩子五六岁了还不会自己穿衣服,上小学了还不会收拾书包,上中学了还要妈妈梳辫子……孩子的懒是天生的吗?孩子的懒是后天养成的,因为许多孩子的事全由大人代劳。在许多父母看来,孩子的唯一任务就是学习,学习好是成材的唯一条件,而劳动是孩子的负担,参加劳动必然影响学习。孩子的学习父母不能代替,而孩子的劳动,哪怕是自理性劳动完全就由父母来承担了。

1991年,我采访参加首届中日少年探险夏令营的一个13岁的北京男孩:“你们与日本孩子相比怎么样?”男孩坦率地说:“不如他们勇敢,也不比他们能干。”“这是为什么呢?”听我这么问,男孩脱口答道:“遗传呗!”见我愣住了,他解释说:“爸爸妈妈为了让我上一个好学校,让我住在姥姥家。姥姥有‘三不准’:刀不让动,电不让动,火不让动。我长这么大,连火柴都很少划,‘家炊’都不会,怎么会野炊呢?”

对这个男孩的回答,我印象很深,他以“遗传”一词来形容父母对自己的关爱,其实也一针见血地评论了中国的溺爱教育,可谓入木三分。

时隔20多年,这一“遗传”似乎仍没有发生多大改变。

在和父母交流的过程中,我不断发现许多父母溺爱孩子,大到学习、交友,小到吃喝拉撒,什么都要管,什么都想知道,不给孩子一点自由,使孩子失去了独立思考和发展的空间。其结果是孩子由感恩变成了腻烦,甚至对父母由爱变恨。

从表面上看,溺爱似乎是为了孩子好,实质上是不了解孩子也不尊重孩子的典型做法,是对儿童意志与权利的一种剥夺。可是,极少有父母想到这一层。

当一个人的需求被过度满足的时候,他的快乐也会随之被剥夺。如著名思想家卢梭所说,你知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使你的孩子受到折磨?这个方法就是:一贯让他要什么东西就得到什么东西。这样,当他碰到钉子时,将比得不到他所希望的东西还要感到痛苦。所以,父母必须学会对孩子延迟满足乃至适当拒绝。

对孩子不可过于迁就,而要有坚定的原则,这看起来似乎有些不近人情,实际上恰恰是对孩子发展的保护。现代教育需要金钱,但光有金钱堆不出现代的教育。仅仅有爱心也是不够的,身为父母还必须审视自己的爱是不是真爱,即是不是有利于孩子的独立生存,是不是有利于孩子养成健康的人格,是不是有利于孩子获得真正的幸福。这是每一个父母都需要交出的答卷。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