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文化不能“跟着校长走”

2016-11-09


学校文化建设应该注意哪些问题?怎样避免学校文化“跟着校长走”?如何建设出学校文化的新样态?近日,在北京工业大学实验学校举办的首届文化节上,多位校长、专家就如何探寻学校文化新样态进行了交流探讨,本期“校长圆桌”将推出论坛特别报道。


1479719_B.jpg


学校文化莫靠校长“拍脑袋”



学校的文化是什么?这是学校文化建设之前每位校长首先应该明白的问题。因为,学校的文化建设应该扎根自己学校的历史渊源、现实情况和未来期许,在梳理、分析和憧憬中,提炼学校的核心价值观。北京工业大学实验学校校长闫新全认为,学校文化建设要立足调查研究,通过广泛征求意见,凝炼出符合学校实际情况、反映师生心声,并且内涵丰富、具有鲜明特点的“智慧表达”。

尽管学校文化建设与校长的站位、境界和思维的深度有着重要的关联。但是,学校不是校长一人的学校,而是全体师生员工、甚至是包括家长在内的所有利益相关人的学校。朝阳区豆各庄中学校长陈连林分析说,文化是一个多样成长的丰富多彩的世界表达和生命表述,学校的文化绝对不是校长个人喜好的“映像”呈现。“如果校长喜好书法,学校的文化特色是书法;校长喜欢羽毛球,学校的文化品牌是羽毛球运动。校长换了学校文化也要换么?我个人觉得这是不恰当的。”陈连林认为,这也是很多学校在很长时间内,办学词语不断翻新、令人无所适从的原因之一。

要避免学校文化“跟着校长走”,就必须让地域、社区文化的基因深深植入学校文化肌体之中,因为学校周边生存的历史背景是恒定的,学校也无法脱离地域历史文化单独生存。陈连林也提到,学校文化的表达要通过师生共同讨论、总结提升出来。应该是学校师生的共同价值追求和文化记忆,具有穿越时间的稳定性,而不是校长拍脑袋的即兴行为。“让学校文化具有持续稳定性,一定要创立一种文化诞生的民主机制,或者群众参与的民意基础。”陈连林说。



文化重在“内生”不在“外树”


相对于理解概念,学校文化建设的具体操作则更要复杂一些。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基础教育研究中心主任陈如平认为,学校文化建设过程中要重视立足点,找到生长点,把握整合点,强调创新点。

办学视野的宽度、高度决定着学校文化的走向,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学校文化建设要找准站位,正所谓“登高方能望远”。“这就是我们强调做好顶层设计、整体规划、系统思考的原因,要找到精准定位学校文化的工作思路。”陈如平说。他还强调,校长的眼界要尽量开阔并且能够从不同的角度来看学校的文化,“360度或全息的视角来看文化,这与站在一个角度来看,是不一样的。”

论坛发言中,闫新全还就北京工业大学实验学校的文化建设,谈了他个人对学校文化建设思路:以学校的核心价值观作统领,以精神文化为核心,以物质文化为基础,以制度文化为保障,促进优良行为文化的形成和固化。他强调,学校文化应该是内生的,而不是外树的;是合宜的,而不是另类的;是自己的,而不是输入的;是当下的,更是长远的。“最重要的是要用独特的、带有本校明显印记语言来表达,能够让人眼前一亮、怦然心动。”

对此,陈连林也补充说,学校文化建设中也蕴含着管理智慧,因此需要拿捏适当、进退有据。具体来说,就是要按照教育的内在规律想事、办事,尊重规律、敬畏规律。“文化建设不是浪漫的漂浮,而是在扎实制度层面上的有序设计。”



“接地气”的文化才不会走偏


文化是学校的灵魂,它深扎于师生的精神土壤中。但在办学实践中,有的学校在文化建设方面却存在一些误区。“文化呈现的同质化、文化表达的空心化、文化价值的虚无化等容易使学校走进误区,需要格外注意。”陈连林指出,每所学校都是独特的存在,要尽量避免词语表达的同质化,更不能使用一些貌似高端时尚却没有具体指向的空泛词语,如此极易变成正确但却空心化的“泛文化”。他还建议学校多汲取传统文化精髓和本土文化的价值源泉,然后再中西合璧,取长补短。要警惕不加筛选一味膜拜和机械套用西方教育价值的行为,以免造成学校文化价值的虚无化。

陈连林还分析说,学校文化建设通常会遇到一些瓶颈,如文化建设的思想力不足,文化建设的广泛参与度不够,文化建设的评价维度模糊等。当前学校文化建设可能存在“精英主义”主宰的倾向,而“接地气”的文化则需要师生共同参与,这样才深刻烙印在师生的心灵中。而文化表达的多义性,也导致了文化建设评价的困难。

朝阳区教育研究中心附属学校校长牛辉刚也分析了学校文化“走偏”的主观原因。他认为,学校管理者对文化思考不深,只顾外显不顾内涵,只顾点不顾线,再加上期待文化建设立竿见影、一蹴而就,极易出现文化“形”“神”不一致的情形。“教育就是慢的艺术,文化建设是一个缓慢的大工程,需要以学校实际为基础,‘低起点,缓坡度,慢加速,不停步’地去做。”



以课程为抓手探寻文化新样态


在深综改背景下,学校需要直面文化重塑和建构这个问题。尤其是,这几年各区县从公平均衡的角度出发,加大力度重新调整、组合教育资源,这就更加要求学校有文化的包容力和尊重意识。在陈连林看来,一种强势的学校文化有可能吞并、消解另一种弱势的文化,需要辨析、改良和植入新的因子,而不是变成单一的学校文化入侵。“当只有一种文化存在时,就意味着文化荒漠化的出现。”

在交流中,与会专家、校长普遍认为,面临新的教育改革形式,学校文化建设也需要新样态。而在具体操作可有三个整合点:一是现代学校制度的框架,二是学校的课程体系,三是学校的育人模式。像多数校长一样,北京师范大学朝阳附属中学校长蒋立红更看好课程这个“突破口”,因为课程是学校文化的重要载体。“激发学校文化的生命力就在于深刻的、前卫的、具有先锋性质的课程建设创新。”

深综改的方向和要求就是要培养具有中国情怀,国际视野,具有实践创新能力的人才。蒋立红说,这样的方向和要求要在学校中得到落实,就要加强学校层面的设计,并从内容和实施方式上来系统落实。具体操作上,他们通过增加各个学科的实践课程、研究性学习课程,研究和探索以学生为中心的学习方式变革,通过学习内容的调整和学习方式的变革,来建构学校文化,实现育人目的。



■专家视点


学校文化新样态要体现“四有”


陈如平主任近几年正着手“学校文化新样态”的研究。在他看来,探寻学校文化的新样态,在具体操作上第一步是找到学校文化的内生点,要从关注物质、技术层面,转向关注精神层面,要从理念、价值层面去探求学校的文化内涵。他举例说,就好比课程设置不是简单追求数量和规模,而是看课程与学校育人目标的关联度与整合度。

陈如平认为,建设学校文化的新样态的第二步是,学校文化建设应该从想吸引别人关注,进而得到外部资源支持,转向自我审视,从学校内部寻找文化的内生点,要着眼于整体提升学校的特色文化。因为,各个学校的基础不一样,优势不一样,潜力也不太一样。“学校文化的新样态实际上就是要回到学校的本真,回归到教育的本位,然后设定学校发展的目标,来强调学校的本位与使命,形成学校的愿景。”

他认为探寻学校文化新样态,在具体操作上要强调“四有”,即有人性、有温度、有故事、有美感。有人性即学校建设要把握住仁爱、尊重、包容、期待四个关键词;有温度是指学校不能离开接纳、关注、交互、共情四个特点;有故事是指学校要注重文化、内涵、精美、融合渗透四个关键词;有美感是指学校建设要讲究意境、享受、愉悦、雅气。“学校文化新样态一定要围绕这四个‘有’来做设计,把这四个‘有’及16个关键词与学校的具体工作整合起来。”


□文/本报记者 赵艳国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