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师笔下品雪

2016-12-07


寒冷冬日,最好的选择莫过于围炉读书,跟随在大师的笔下品雪,别有一番韵味。

鲁迅在散文《雪》中以满怀感情的笔触,生动地描写了江南雪景和北方雪景的不同。“江南的雪可是温润美艳之至了;那是还在隐约着的青春消息,是极壮健的处子的皮肤。雪野中有血红的宝珠山茶,白中隐青的单瓣梅花,深黄磬口的腊梅花。”而北方的雪则是“在纷飞之后,却永远如粉入沙,决不粘连,撒在屋上,地上,枯草上。别的,在晴天之下,旋风忽来,便蓬勃的奋飞,在日光中灿灿的生光,如包藏火焰的大雾,旋转而且升腾。”在大师的笔下,南方的雪有一种温润的美,透露着盎然的生机。北方的雪则像是一个奔放的挑战者,具有着对寒冷环境的反抗和坚持斗争的品格。

梁实秋也酷爱赏雪,他笔下所描绘的纯净雪景读来让人神清气爽,“雪的可爱处在于它的广被大地,覆盖一切,没有差别。冬夜拥被而眠,觉寒气袭人,蜷缩不敢动,凌晨张开眼皮,窗棂窗帘隙处有强光闪映大异往日,起来推窗一看,——啊!白茫茫一片银世界。竹枝松叶顶着一堆堆的白雪,杈芽老树也都镶了银边。”

而汪曾祺笔下的雪则更加优雅曼妙,使人感觉进入了一幅浓淡相宜的水墨丹青画当中。在《冬天》里,汪曾祺写道:“早起一睁眼,窗户纸上亮晃晃的,下雪了!雪天,到后园去折腊梅花、天竺果。明黄色的腊梅、鲜红的天竺果、白雪,生机盎然。”在他的笔下,雪花更像是准时和冬天赴了一场浪漫的聚会,它们在风中翻飞着,摇曳着,世间万物都笼罩在冰清玉洁之中,让人不禁透过文字,感受到了大师生活当中的淡泊、旷达与睿智。


□文/钟芳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