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课外班”圈钱跑路该由谁来负责

2017-01-20


近日,有报告显示,2016年,全国中小学辅导机构的市场规模超过8000亿元。在“吸金”能力急速提升的同时,一些地方出现了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圈钱跑路事件。据“新华视点”记者不完全统计,2016年,北京、上海、浙江、湖南等地仅被曝光的案件就有十余起,涉案金额达十几亿元。

相对于8000亿元的市场,发生十几亿元的案件,比例不算大,算不上大面积溃败,但对于受害者来说,不幸遇上“圈钱跑路”就是倒了八辈子霉。别以为培训费都是区区小钱,在过往发生的案件中,一次投入数万元、数十万元的家长并不少见——有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以“返点”“回馈”名义诱骗家长加大投入——对方都“跑路”了,就算将其告上法庭,受害者赢得官司,想讨回那些钱也几无可能。

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圈钱跑路”这个坑,填埋了诸多原因,行业准入门槛太低导致鱼龙混杂是直接肇因。在公立教育机构对学生减负越来越重视,不能满足一些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需求的现实语境下,许多民办教育培训机构乘虚而入,租几间教室、几个办公室,临时招聘几位工作人员与业余教师,就大打广告、办课外培训班。办得好、赚到了钱就继续办下去,办得不好就关门大吉。行业准入门槛低有两个后果:一是许多无办学资质的低端机构进入行业,拉低民办教育培训行业整体水平;二是导致恶性竞争,甚至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现象,让一些优质的教育机构疲于应付不良竞争。

和其他服务行业出现的“圈钱跑路”一样,个别民办教育培训机构这一路径选择也与消费模式有关。由于教育培训行业的特点,国内普遍采取预付费的方式,先交钱、后服务。此模式决定了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在集中收取一段时间的学费后,往往拥有充足的现金流。大量的现金流入主办者账户,催生投资与道德的双重风险——前者表现为激进的投资行为,万一投资失败,资金链断裂,就出现债务危机;后者则直接表现为卷款跑路,当预收费用大大超过倒闭成本,就容易让某些人“恶向胆边生”,将道德抛诸脑后。

从外部治理来看,行业粗生与监督粗放相叠加,进一步放大了行业风险。就行业现状,不少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名义上是“学校”,其本质不过是一家文化或科技公司,只在工商部门注册,并不经过教育部门审批。工商部门难以对民办教育培训机构的资质进行有效审核,更无法对其办学过程进行专业监控。当“圈钱跑路”事件发生,受害者往往陷入投诉无门困境。

堵住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圈钱跑路”,事前准入、事中监管与事后追究相结合,实现全程无缝监管,是一种思路。改善现行的付费模式,降低“圈钱跑路”风险,也是一种预防。

              □文/练洪洋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