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家教政策应为母亲提供更多服务

2017-01-20


近日,全国各地纷纷进入“两会”时间,鉴于目前在家庭教育上存在的短板,一些代表委员在家庭教育方面提出了建议。湖北省政协常委、湖北省妇联副主席吴红娅就建议,家庭教育不只是对孩子的教育,应出台有利于女性生育与就业、平衡工作与家庭冲突的友好政策。应强化政府主导作用,将家庭教育指导服务纳入城乡公共服务。(1月17日《湖北日报》)

应当说,吴红娅委员的建议,深入思考了家庭教育本身的特殊性和复杂性,将女性生育、就业作为家庭教育的重要问题提出,更加接近了家庭教育的本质——先有家庭,再谈家庭教育。政府将家庭教育纳入城乡公共服务体系,为之建立健全相关政策措施,自是加强家庭教育政府教育指导服务的应有之义。而在政策层面上,关键就是要有利于社会达成对女性家庭教育重要性的共识,为家庭教育中最重要的“老师”提供优质服务。

家庭教育在整个教育体系中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但现实情况却是在理论层面说得多,实际问题解决得少,许多工作完全靠家长的意识去做。更大的问题是,家长纵然知晓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却仍然存在着三大问题:一是不知道家庭教育需要家长怎么做、做什么;二是部分家长高度重视家庭教育,但却被一些社会上的“教育理念”所误导,用一套错误的认识来支撑实践,导致家庭教育往往走偏;三是缺少开展家庭教育的必要条件,比如女性作为最重要的“家庭老师”,却没有任何时间陪伴孩子。这些家庭教育中的短板,正是政府公共政策的着力点。

不少女性朋友抱怨,许多本来是关心关怀女性的国家政策,到了单位上却落不了地。有的单位依然存在着对女性的“生育警惕”,在入职时要求作出多长时间不生育的承诺,让育龄女职工对生育产生极大的思想压力。众所周知,孩子从家庭教育中获取的营养,将决定着他们身心的发育和成长。家庭教育缺少“家庭成员”,必然影响家庭之根的营养培育。

2015年10月,教育部下发《关于加强家庭教育工作的指导意见》,进一步明确了家庭在家庭教育中的主体责任。不过,如何在家庭教育中强化政府责任还处于探索阶段,尚有赖于各地的实践经验。从目前来看,各地政府面对家庭教育是重视的,但在具体操作上还缺乏有效的手段,甚至还不是很明确政府在提供家庭教育指导服务方面应当做什么。

在笔者看来,政府在家庭教育公共服务体系建设实践中,要注重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如何让有利于女性处理工作与家庭平衡性的政策落地,推动女性在家庭教育中的重要性达成社会共识,在生育、就业、假期、工作安排、退休等政策得到真正落实。其二是政府提供家庭教育公共服务,应当在如何提高家长个体素质上着力,比如对子女身体健康如何关心、心理状况如何掌握,如何发现和培养子女的兴趣爱好等,这些都可以有比较具体的培养教育措施,目的就是让家长能够做一个合格的“家庭教师”。

家庭是孩子的“第一个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但这一切成为现实的前提,是“老师”能经常为孩子“上课”,同时“第一任老师”要有合格的“教学水平”。如何让家庭教育专注于孩子的身体健康、心理健康、人格健全、潜力培养,政府应当有更多作为,在友好政策落地和家庭教育指导服务上多下功夫。

□文/廖德凯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