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随岁月流逝的学校

2017-02-28


核心提示:师范学校作为教书育人的教师“摇篮”,曾一度是人们理想的专业和职业选择。后来,随着社会发展,一些专业的师范类学校正从人们的视线中消失。本期,作为寻找消失的学校系列最后一期,让我们由近及远,共同翻阅历史,沿着那些师范学校曾经的发展足迹,听一听那些淹没在往事中的传奇故事。


北京市平谷师范学校

恰同学少年 风华正茂



平谷区的师范教育始建于民国20年(1931年),当时称为“平谷县立乡村师范学校”。后因战乱,学校几度停办,名称也改为“平谷县立简易师范学校”。直到新中国成立后,当时的平谷县政府于1951年再办师范教育,在原校址基础上设立“平谷县初级师范学校”。上世纪六十年代,平谷县师范教育再次停办,在校学生均转入了三河师范、通县师范学校继续学习。直到1978年,平谷县师范教育一波三折的办学之路终于步入正轨,开始面向小学培养教师,学制由两年改为三年。

步入正轨后的平谷师范学校面向全县选拔优秀的初中毕业生,并为贫困山区及小学教师紧缺的乡镇定向培养教师,但要求凡报考师范类的考生必须把平谷师范学校填报为第一志愿。录取后的师范学生户口转为非农业,免除一切费用,每月还有伙食补贴,毕业后统一分配工作。优越的入学政策在当时吸引了大批优秀的初中毕业生选择了平谷师范学校。

据曾在平谷师范学校念书的学生们回忆,那时候师范生的生活是充实而又丰富多彩的。学生们除了要完成语文、数学、英语等必修的文化课之外,还要学习教育心理学、教学教法,音、体、美也是师范生必修的重要课程。为了让师范生毕业后能够为人师表,学校格外重视培养学生的文化素养,将“三笔字”(钢笔字、毛笔字、粉笔字)列入了学生的期末考试当中。因此,一位校友曾经笑着说,那时候他每天的生活非常忙碌,每天早上要有1500米晨跑、中午要交一篇书法作业、下午课前还要准备5分钟的演讲。同时,学校还开设了美术、声乐、无线电等18个课外活动小组,供学生自愿选择参加。

正是这些丰富而又充实的生活,让师范生们练就了扎实的基本功。走上工作岗位后,这些学生素质高、能力强,很快成为了平谷区教师队伍的中坚力量。据统计,目前平谷区仍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教师是来自于平谷师范学校的毕业生。一位至今仍然站在讲台上的老师感慨道,“那段时光是一生当中最美的时光,那段回忆是有滋有味的,浓浓的墨香,校园里的琴音、歌声、晨练的口号声,填满了我的师范岁月。”1998年,平谷师范停招普师班,与平谷第六中学合署办公。2001年,最后一届80名毕业生参加教师入职考试被全部录取。至此,平谷师范学校停止办学,原校址改为平谷六中。



北京女子师范大学

数风流人物 还看“今”朝



北京女子师范大学,又名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堂,是清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由当时的御史黄瑞麟奏请设立的京师女子师范学堂。当时校址设在石驸马大街(今西城区新文化街)斗公府,清宣统元年(1909年)建成。

民国时期,京师女子师范学堂改称北京女子高等师范学校,后改名为北平女子师范大学。鲁迅曾于1923年7月至1926年8月兼任北平女子师范大学国文系讲师,讲授中国小说史课。

然而,战乱却终究搅乱了那些本该在一方课桌前安静读书的学生们。1926年3月12日,日本侵略者的军舰侵入大沽口并开炮轰击,打死打伤我军人员,并在事后联合英美等8个帝国主义国家,向北京政府提出在津沽地区停止军事行动和撤除国防设施的无理要求。面对帝国主义的侵略行径,3月18日,在中国共产党及其创始人李大钊领导下,北京各界群众组织了反对帝国主义和封建军阀的游行示威活动,活动遭到镇压,游行群众死伤200余人,这就是骇人听闻的“三·一八惨案”。

当时就读于北京女子师范大学英文系,并担任学生自治会长的刘和珍和国文系预科学生杨德群不幸遇难,将生命定格在了最美好的年华。鲁迅先生于悲愤中,写下了《记念刘和珍君》,回忆自己可爱又可敬的学生,文中“真正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更是成为爱国青年口中的名句。其夫人许广平曾回忆说,当时鲁迅先生在写这篇文章时“真是一字一泪,是用血泪写出了心坎里的同声一哭”。

1928年,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改为北平大学女子师范学院,1931年,该校与北平师范大学合并,定名国立北平师范大学,下设教育学院、文学院、理学院及研究院。

1937年7月,卢沟桥事件发生,日本侵略军占领北平,北平师范大学迁往西安,与国立北平大学、国立北洋工学院组成西安临时大学。直至1946年春,学校师生才陆续迁回北平,并于同年11月复学。1949年,北平解放,改称北京,学校也相应改为北京师范大学。几经波折后,北京女子师范大学早已消失无踪,留下的只有那些道不尽的传奇故事。



■结束语


本期“寻找消失的学校系列之师范”是我们该系列的最后一期报道,从寻找消失的中学、小学到本期的师范学校,我们从历史中一路走来,翻看尘封的那些学校历史,耳畔似乎还回荡着师生们的笑语欢歌。虽然一些学校已经消失无踪,但广大教师们在那些岁月中所留下的足迹、汗水、贡献,早已深深地印在了每一代学生的记忆中。让我们铭记所有老师们的辛勤付出,珍惜那些与老师们相遇、相伴的最美时光。


□文/本报记者 苏 珊 通讯员 吴玉仙

(北京市平谷区教育研修中心)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