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宗元:自肆于山水 优游于林泉

2017-02-28


核心提示:永州的十年,是柳宗元人生最为晦暗感伤的十年,也是他文学创作最为丰富的十年。柳宗元曾说:“余虽不合于俗,亦颇以文墨自慰,漱涤万物,牢笼百态,而无所避之”。


PA00696891.jpg

柳宗元(773年—819年),字子厚,河东人,唐宋八大家之一。柳宗元在诗歌、辞赋、散文、游记、寓言、小说、杂文以及文学理论诸方面都极有成就,世称“柳河东”。

一生留诗文作品600余篇,其文的成就大于诗。骈文近百篇,代表作有《永州八记》《柳河东集》《柳宗元集》。


寻幽探芳 寄情山水



永贞元年(805年)八月,顺宗退位,宪宗即位。永贞革新宣告失败,礼部员外郎柳宗元被贬为昭州刺史。十一月,加贬为永州司马。

永州,遐荒之地,山川盘郁,林木森森,瘴气弥漫。永州多火灾,柳宗元四为天火所迫,行则膝颤,坐则髀痹。

是永州的一山一水,一草一木,慰藉了柳宗元受挫的心灵。永州十年,柳宗元游踪遍布了湘西永州的山山水水。他“日与其徒上高山,入深林,穷回溪,幽泉怪石,无远不到”。

公元809年9月28日,对柳宗元来说是重要的一天。他坐于法华西亭上,眺望西山。从这一天起,他开始沿着西山,寻幽探芳。从这一天起,他开始在山水的润泽中摆脱桎梏。从这一天起,他开始大笔挥洒,描摹永州山水幽深高旷之美。

从《始得西山宴游记》《钴鉧潭记》《钴鉧潭西小丘记》到《小石潭记》,三年后,他又写下了《袁家渴记》《石渠记》《石涧记》《小石城山记》。八篇游记,前后呼应,描摹眼前小景。

小丘、小石潭、小石涧、小石城山,每一处景致,柳宗元都用赏识的目光,找到它们独具特色的地方,使每一处小景在他笔下都显得幽深宜人,风姿各具。

在《至小丘西小石潭记》中,柳宗元这样描写小石潭周围环境,“四面竹树环合,寂寥无人,凄神寒骨,悄枪幽邃”。仅18字,就创造出一种空无人迹的山野清幽之美。

在《石渠记》中,柳宗元用细腻的笔触,刻画了在长不过十许步的小水渠上,一处处幽丽的小景,美不胜收。逾石而往是昌蒲掩映、鲜苔环周的石泓;折而西行,旁陷岩石之下是幅员不足百尺、鱼儿穿梭的清深小水潭;又北曲行,皆诡石、怪木、奇卉、美竹。



优游林泉 物我两忘



水,是自然之精灵。永州的水,千百年来,流淌在山岚雾霭间,不染尘埃,娟然洁净。《永州八记》中,柳宗元用浓重的笔墨描摹着他见到的水。他的笔下,有涧水,有潭水,也有溪水。这些水或平布石上“流若织纹,响若操琴”;或因奔腾而下“颠委势峻,荡击益暴”;或“平者深墨,峻者沸白”。

最奇妙的是《小石潭记》中的水,他借写潭中的游鱼,来写水的至清至洁,可谓一笔两用,妙笔生花。

柳宗元笔下的石,也是形态各异,不拘小节。在《钴鉧潭西小丘记》中,他这样写小丘上的石头,“其石之突怒偃蹇,负土而出,争为奇状者,殆不可数。其嵚然相累而下者,若牛马之饮于溪;其冲然角列而上者,若熊罴之登于山。”这种比拟,是多么形象生动。

自肆于山水间,优游于林泉内,柳宗元将真挚的个人情感融入到山水中。永州唐时为遐荒之地,州内山水幽丽秀美,却因僻远而无人赏识。这际遇多像才识过人却遭贬谪的柳宗元。面对一处一景的丘壑林泉,柳宗元惺惺相惜,借山水写自己,物我两忘。他写《钴鉧潭西小丘记》,当知道是“唐氏之弃地,货而不售”时,马上“余怜而售之”,并“铲刈秽草,伐去恶木,烈火而焚之”。他写《钴鉧潭记》,当其上居者愿以潭上田贸财以缓祸,他“予乐而如其言”,并“崇其台,延其槛,行其泉于高者而坠之潭”。他怜惜这些弃地,不如说是怜惜自己。在《始得西山宴游记》中,柳宗元写登临游赏西山的过程,在西山顶上,作者感受并神往于大自然的浩然之气,悠悠然任神思驰骋。至此,最初的“恒惴栗”淡化了,代之而来的是“心凝形释,与万化冥合”的物我合一的境界。

永州的十年,是柳宗元人生最为晦暗最为感伤的十年,却也是他文学创作最为丰富的十年。柳宗元曾经说:“余虽不合于俗,亦颇以文墨自慰,漱涤万物,牢笼百态,而无所避之。”柳宗元笔下的永州山水之美,就是柳宗元人格美的艺术写照,物我两忘,汇成一曲动人的乐章,奏响在中华文学历史的长河中。


□文/刘艳茹(北京市石景山区外语实验小学)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