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性教育 如何坦然面对

2017-03-23


近日,一本专门写给中小学生的性教育课本在网上引起强烈争议,也将“性教育”这看似讳莫如深的话题再次推向公众视野。事实上,早在10年前,北京市就已在部分中小学开展性教育试点,一些学校也通过家长课堂、家校联动等形式向家长讲授性教育知识。专家表示,不应用成人的观念过分解读儿童性教育,适时适度是开展儿童性教育的前提。


■新闻回放

性教育读本引发轩然大波


近日,杭州萧山一位二年级孩子的妈妈在微博上晒出一本书引起广泛关注。这本学校发放的《小学生性健康教育读本》出现了部分包括“阴茎”“阴道”等男女生殖器图片,一些直白的图片也被家长吐槽“尺度太大”。此事经媒体报道后,引发了网友激烈争论。

反对者认为,教材内容“太赤裸裸,会让孩子产生好奇心理”,如此直白的内容,实在是有些不能接受”;而赞成者则认为,基础的启蒙性教育非常有必要,传递给孩子正确的性知识是为了让他们更好地保护自己。舆论哗然中,涉事学校萧山高桥小学决定将该书收回。而作为这本读本的编写方、北师大儿童性教育课题组则迅速公开发表回应。

课题组在回应中表示:“希望性知识能和其他科学知识一样,被自然、准确地传递给儿童,让儿童感觉到认识阴茎、阴囊、阴道、子宫等生殖器官,跟认识身体的其他器官一样,懂得这些器官很重要,一定要保护好。”回应连用三个反问表达对此事的立场:“当一个身体器官的科学名称都不能从大家嘴里说出来,这个器官的结构和功能能得到正确的描述吗?能够得到很好的尊重和保护吗?当一个孩子遭受性侵害,他连什么地方被触摸都描述不清楚,如何得到有效保护?”言语中透出无奈和愤懑。

无论此次争论结果如何,中国的儿童性教育启蒙已到了不得不面对的时刻。



■家长声音


支持性教育更看重方法


“我很支持学校开设性教育课程。”林萍的女儿就读于丰台区一所普通小学二年级,在她看来,在小学阶段开设性教育课程很有必要。林萍说,女儿刚上幼儿园时,老师就会告诉孩子小短裤和小背心遮盖的地方不能随便触摸。进入小学后,随着孩子认知能力的发展,开始冒出“我从哪里来”、“妈妈怎么生孩子”等各种问题。林萍坦言,有时候真不知道如何回答,而这些问题在学校老师也不会随意给孩子们讲。林萍曾与一些妈妈交流,有的说自己会开玩笑告诉孩子“你是从垃圾堆捡来的”,或者“树上掉下来的”;有的会坦诚告诉孩子生育的过程,但遇到一些敏感词时也不知道如何面对。

“我觉得不能糊弄孩子。”于是,林萍给孩子买了一套儿童百科全书,里面有专门的篇章介绍人类生命孕育的过程。通过这本书,孩子知道了精子、卵子、子宫,学会了科学认识生命的起源。林萍认为,在儿童阶段开展性教育非常有必要,特别是对于女孩子,应该从小懂得身体的禁区,更好地保护自己。但目前,大部分学校对于性教育还处于讳莫如深的阶段,如果能开设专门的课程,通过科学的方法,引导孩子更好地认识自己,作为家长非常支持。



■学校做法


开展性教育先向家长调研


中国音乐学院附属北京实验学校是北京为数不多在学生中坚持开展性教育的学校。早在2010年,学校就建立了青少年成长基地,将性教育作为其中重要的板块纳入到心理健康课程体系中。

“尽管目前开展儿童性教育还存在教师匮乏、教材不完善等问题,但我们觉得这件事值得坚持做下去。”该校主管德育副校长郑菊介绍,当前社会公众对于性教育的包容程度远未达到理想状态,学校在推行性教育时一直非常慎重。在准备开展性教育之前,面向家长开展了广泛调研,界定教育的内涵,并发放问卷争取家长的支持认可。同时,针对专业师资匮乏的问题,引入专家和专业机构力量,共同打造适合学校需求的性教育课程。正式上课前,教师都要经过反复数轮的磨课、试课过程。

目前,中国音乐学院附属北京实验学校性教育课程体系已构建完成,小学六个年级分成三个阶段。其中,一二年级主要学习生命的起源,认识性器官,明确身体的隐私,建立界限的意识等;三四年级主要引导学生认知社会性别,懂得人际交往的界限,学习自我保护;五六年级主要介绍青春期身体与心理的变化,引导学生成为阳光、健康、自信的男生与女生等。在授课形式上,并不拘泥于传统的课堂,通过研究课、活动课等形式开展,同时邀请家长走进课堂,了解学生学习的内容,与孩子共同成长。学校还会不定期举行家校讲堂、家长沙龙等活动,向家长传达科学的性教育知识。通过家校协同,引导学生健康成长。



■专家观点


不要用成人立场思考孩子问题


怎样的性教育是科学的?孩子问“我从哪里来”时,家长该如何回答?作为从事性教育研究的学者,首都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性教育研究中心主任张玫玫在接受家长咨询时经常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在张玫玫看来,家长与孩子交流这些问题时不要刻意回避,最好用一句话简单直接回答,如何孩子追问就继续回答,直到他们不问为止。她并不赞成在回答这些问题时刻意避开性器官的科学名称。因为性器官的科学名称,是人体科学的一部分,应该像对待其它器官一样称谓性器官。这样孩子才能像对待其它器官一样尊重、接受、爱护性器官。以后有问题时能大大方方的问。在此基础上根据孩子的年龄,用故事语言讲述可以。

“儿童性教育的尺度应遵循适时、适度的原则。”张玫玫说,适时即儿童性教育要根据儿童的需求开展,由于儿童生活环境的不同,疑惑产生会有时间差,学校应考虑多数孩子的需求。对于身体和心理发展较快的孩子,家长及时回答孩子的问题尤为重要。适度即答案深度要根据儿童思维接受度,认知发展不同对答案的需求也不同。

她认为,儿童性教育问题为何屡次引发关注,就是因为成人总带着他们的想法看待孩子的世界。在儿童性生理未发育前,对成人敏感的事物没感觉,像对其他事情一样好奇,只是想了解自己需要的答案。小学低年级的孩子和幼儿园的孩子,参加了婚礼,知道因为相互喜欢想长久在一起所以结婚,他们就会想和自己的好朋友结婚。此时他们对结婚的理解到此为止。家长不要用自己的认知去理解孩子的行为。

随着社会发展,公众对性教育的认可度也在提升,但在教学方式、传播渠道上还需与时俱进。张玫玫认为,师范院校应该给学生开设学校性教育的必修课,在教师继续教育中应不断更新未成年人性教育课程。对于家长的性教育指导,一方面可以通过学校教育延伸,同时还可以借助有资质的社会机构开展。


□文/本报记者 张灵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