恢复小学留级制度有必要吗

2017-03-31


“希望能够恢复留级制度,给生理年龄、心理年龄发育较迟的孩子一年的缓冲时间。”日前,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钱志亮一番言论在家长和教育工作者中引起广泛关注和讨论。有观点认为,恢复小学留级制度有利于给学习进度慢的孩子更多机会,让他们的成长更从容;也有人对此持谨慎态度,如果没有对留级标准做出科学界定,给孩子个性化的指导,留级可能变成一种变相惩罚,效果可能适得其反。


■新闻回放

呼吁小学恢复留级制引关注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钱志亮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前的教育体制,对于一些孩子来说可能需要终身拼命地追赶。而今天的学校教学,是一个高速度、高效能的运转过程,其实好多孩子并不是学不会,而是他们需要更多的时间,他只是在起步阶段比别人慢一些。

采访中,钱副教授引用了自己的一组研究数据。经过18年的专项研究发现,53.8%的孩子生理年龄、心理年龄和日历年龄同步,这部分孩子上小学绝对没有问题。但是,33.8%的孩子或者生理年龄低于日历年龄,或者心理年龄低于日历年龄,这就意味着3个孩子当中有1个孩子因为生理年龄或心理年龄发育不成熟,导致在上小学时吃亏。

针对幼升小阶段不同孩子因生理年龄或心理年龄发育不成熟导致的学习困难、理解能力弱等情况,钱副教授呼吁:希望恢复留级制度,拯救一些孩子,给这些孩子一年的缓冲时间。


■支持方

留级也是一种尊重


小学留级制度能恢复吗?钱志亮副教授的这番观点引起了媒体的广泛关注,支持和反对的声音均有。

北京市中小学心理咨询中心主任温方经常与各种“问题孩子”打交道,每年都会接待不少因为孩子学习差求助无门的家长,也有不少家长跟他探讨过是否需要让孩子留级的话题。“孩子学习能力水平不一,从尊重孩子的个性发展角度来看,恢复留级制度有必要。”温方说,随着九年义务教育的普及,特别是学籍管理制度的建立,如今学校已不能随便开除、留级学生。而那些学习困难的学生,由于基础太差,旧的知识还没消化,就得跟着学习新的内容,老师一人要面对全班的孩子,没有更多精力去照顾个别,在这种“大拨轰”教育下,孩子积累的问题越来越多又不得不跟着大部队一起前进,最后导致知识欠债越多,失去了学习的兴趣和动力。

温方表示,由于现在学校很少允许学生留级,遇到这样的家庭来咨询,一般都会建议家长平时多加强对孩子学习的指导,先把当前的知识掌握好,再查漏补缺。必要时,可以找老师或社会机构进行个性化辅导,针对孩子的情况制定完善的学习计划,重建孩子学习的自信。“如果恢复留级制度,对于这些学习实在赶不上的孩子,就可以给他们多一年时间打好基础。”温方认为,在实际操作中,对孩子是否留级还应做谨慎的甄别,完善过程性评价制度,引导家长和孩子注重平时好的学习习惯养成。选择留级的学生并不代表就是“差生”,只不过是他们的学习能力在某一阶段比同龄人发展得慢一些,很多小学阶段学习成绩一般甚至比较差的孩子,到了中学阶段后发制人成为学霸的例子不胜枚举。


■反对方

留级忽略孩子心理感受


“我个人不赞成留级,孩子应该和同龄人一起成长。”美国夏威夷大学教育学博士贾琼认为,不要只顾及孩子的学业,而忽略了他们的心理感受,这不利于孩子自尊心和自信心的保护和发展。对有特殊需求的孩子应该利用学校资源有针对性地帮助孩子们进步。同时,建议小学任课老师不要更换过于频繁,稳定的教师队伍可以更好地了解和帮助学生。孩子的认知发展水平和阶段都会不同,不能单纯依据一个量性测试而定性一个孩子,这样是不公平的。

贾琼在美国旅居11年,在她的观察中,美国小学也有留级制度,但基本上都有措施有效介入。美国特别重视孩子的心理健康,任何教育策略的实施,都会经过一段时间的调研,多方面征求意见和建议后,在达成共识的基础上执行的。

贾琼介绍,在美国,学生可能会因为如下几点留级。首先,孩子年龄太小,年龄稍大对他们的发展更有利。因此,有的学区可能会设置两年的学前班(低级班和高级班),或者设置过渡学前班和一年级。其次是因为学业表现较弱。比如,有的孩子在一年级是没有取得预期的进步。对于一些有特殊需求的学生,美国学校会个性化地给予帮助,如对外国插班生单独进行英语辅导,符合特殊教育的则放到特殊教育班补习。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孙宏艳也认为,在考虑恢复小学留级制度之前,应该提出相应的措施抵消它的负面作用。如何防止老师为了升学率而把成绩不好的孩子踢出班级?如何避免留级给孩子造成的心理压力?怎样让孩子在留级之后尽快地融入新环境?这些问题不解决,留级很可能适得其反,变成另外一种唯分数论、成绩排行现象。同时,在留级问题上,必须征求孩子本人的意见。如果孩子不愿意,老师、学校强迫他留级,可能会产生更多的问题。



■家长故事

孩子学习慢申请留级被拒


两年前,陈文(化名)就面临过一次“该不该让孩子留级”的抉择。

陈文的儿子在东城一所小学读三年级,孩子2008年7月出生,刚上一年级时,由于月份小,与同班的很多孩子相比显得弱小许多,做什么事都比别人慢半拍。“班上做练习,他永远是最后一个;放学做作业,比其他孩子至少多费一个小时,做不完就哇哇哭。”孩子不适应,急性子的陈文也坐不住了,特别是与班里推迟一年上学的聪聪妈妈交流后发现,推迟一年上学的聪聪无论从认知能力、运动能力,还是语言表达能力各方面都表现出优于班级平均水平的状态。聪聪妈告诉她,男孩子心智发育晚,晚上一年学更好。

陈文查阅很多教育资料发现,不少专家都建议男孩晚上学。根据研究发现,男孩早期大脑语言区的发育水平的确会晚于女生,男生5岁时,仅相当于3岁半女生的语言发育能力。对于男孩子来说,上学越早,挫败感会越强,一直被女生压制,特别是在1至4年级,他们会觉得自己没有自信心,胜任感差。

专家的这些建议说到了陈文的心坎儿上,于是她找到班主任,提出让儿子留级多读一次一年级的愿望。而学校给她的回复是,现在已经取消了留级制度,除非学生出现了重大疾病,或者有其他严重事故,否则,就不允许学生留级。留级的希望落空了,陈文只能自己多抽出时间陪伴孩子,留意他的情绪变化,班主任和科任老师也在平时的学习中加强了辅导。

陈文说,对专家提出恢复留级制度的呼吁她十分赞成。尽管目前儿子已经跟上了学习节奏,成绩有了提升,但对于更多有类似需求的孩子和家长,恢复留级制度意味着多一种选择,能让孩子未来之路走得更从容。


□文/本报记者 张灵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