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中庸》 品教育

2017-04-06


中华大国,五千年的悠久历史,漫长的岁月为它积淀了厚重的文化底蕴,泱泱大国经典如黑夜中的一颗明星,点缀了夜空,又如沙漠中的一棵小草,渲染了沙土,而在当今,它似一个知识库,点亮了我们的心灵,也凝练成了经久不衰的传统文化,铸就了永垂不朽的民族精神。让我们与圣贤为友,与经典同行,在国学经典中去品味蕴藏着的中华精神。


timg (1).jpg


《中庸》是一篇论述儒家人性修养的散文,原是《礼记》第三十一篇,相传为子思所作,是一部中国古代讨论教育理论的重要论著。经北宋程颢、程颐极力尊崇,南宋朱熹作《中庸集注》,最终和《大学》、《论语》、《孟子》并称为“四书”。宋、元以后,《中庸》成为学校官定的教科书和科举考试的必读书,对古代教育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四书”我自己也读过,但是未曾受过系统的经典教育,自读时没有师友研讨,好多地方想不太清楚。后有幸在敬德书院听老师讲解四书,辨字源、析经义、谈现实,这个过程里对书中内容逐渐有了些新的理解。点滴感悟,不成体系,故谨以札记记之。


与情绪共舞


中庸原文: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发而皆中节,谓之和。中也者,天下之大本也;和也者,天下之达道也。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

有些流行的解释说:喜怒哀乐没有表现出来的时候,叫做“中”,表现出来以后符合节度,叫做“和”。而我更喜欢的解释是:喜怒哀乐这些情绪没有发生的状态,叫做“中”,发生以后能够有适当的调节,叫做“和”。两者的区别在于,前者可能把人引向压抑、伪善的路上去,后者则是能教人与情绪和谐共处,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内心,达到“诚”的境界。所谓“中”,是自然界与人最基本的状态,所谓“和”,是自然界与人最和谐的法则和规律。能够达到中和的状态,则天地各在其位,万物生长繁育。

这一段话是讲一个人的心理状态和对自己情绪的调整能力。“中”的状态是一个人不偏不倚、原本应该有的状态,所以叫做天下之大本。将自己的各种情绪调节到合适的度,自己也舒服,周围环境也舒服,才是“达道”所讲的境界。这里有很大的误解,将“中节”的意思搞成了节制,有情绪还要隐忍,表面没什么,实则内心恨意难平,完全违背了中和的本意。

一个人若果能达到中和的境界,这个人可以与宇宙同步,做什么都能成事,后面的“天地位焉,万物育焉”,指的是一个人做事的状态和呈现,用天地万物来象征这种做事的感觉而已。

中庸的思想呈现中,天人合一是非常重要的脉络,内心的修为可以与周围环境相互映衬。所以,中庸完全针对的是个人内心世界的表现而述说,而我看到的解释版本中,大多站在被人监视的角度,所有修行都是为了在人前如何呈现,这一点完全违背中庸思想。真君子修的是自己,与他人无关。



天性与教化的二元一体


中庸原文:自诚明,谓之性;自明诚,谓之教。诚则明矣;明则诚矣。

以前自读中庸时,最困惑的地方就在于对“诚”的论述。此次研读,似乎比原来明白些了,简单地记录如下:

由表达对内心的真实感知而达到内在的光明,这是归功于天性本身;由内在的光明而做到对内心真实感知的表达,这是后天教育的结果。如果能做到表达内心真实感知,就能够达到内在的光明;如果能够达到内在的光明,就能够做到表达内心真实的感知。

“诚”字的解释在后期越来越有评判性,而孔子所说的“诚”,更多是与中庸思想的对应,天地万物和人内心原本应该有的样子称为“中”,表达内心真实的感受称为“诚”。

很多时候,我们会误以为自己很明了自己内心的真实感知,实际情况并不如此。比如,有的学生在课堂上总是反驳我,其实并不是完全不认可我的言论,他只是要用斗争的方式使自己获得力量感。如果此时我接纳他的挑衅,反而针对他的恐惧和委屈进行承载和支持,他同样会做到相应的反省与自知,这个过程便是修“诚”的过程。但是这个过程非常痛苦。

“诚”是一种能力,“明”是一种状态。自诚而明,是一种自内而外的成长力量;自明而诚,则是一种由外而内化的教化力量。二者在极致处实为一体,在未达极致境界之前又可相互作用,这样的二元一体的思考方式在中国的古典思维里随处可见。


□文/周金萍(北京市海淀区翠微小学副校长)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