枯 井

2017-04-07


灰蒙蒙的天空下,大土坑内黄沙飞扬。两台挖掘机在坑内工作,十几个消防员正在紧张地协助固定黄土。十几辆救护车闪着明晃晃的灯,几十个医护人员和消防员在旁待命。救出坠井男孩的工作,已进行两天。

作为新记者,他跟随前辈留意着现场的温馨举动——主编要求写出温情。他们采访了慈善机构、供应食物的村民和救援人员。天快黑了,救援人员对生命的庄严态度足以让他完成要求的新闻稿。前辈去撰稿了,可他感觉还少了点什么。

他无意中瞥见了角落中的几个村民。他们的神色与众不同,像在刻意躲着人。那妇女低低垂着头,像是神志不清了,旁边的男子搀扶着一位瘦削的老人,眼神悲伤深邃。他们一定是孩子的亲人,他快速判断。污浊的空气突然让他感到不适。老人的双腿在凛冽的寒风中瑟瑟发抖,但又确实直直地站着,干瘪黑瘦的手紧攥着,双目紧盯土坑。他在一旁站了很久,感受到的与下午采访时完全不同——没有一丝温暖,只有痛苦。

深夜,他躲在车里读前辈的稿子。稿中列举了现场的温暖举动,大力赞颂了救援人员对生命的尊重。他感到更加难受了。在网页上搜索“枯井”,他惊讶地发现儿童坠入枯井的事故时常发生,且多以悲剧告终。后半夜,他不断做梦,重复地梦见老人颤抖的双腿和痛苦的眼神,还有,那口黑洞般的枯井。

之后的两天,他一直与老人站在一起,没有跟着前辈满场跑,没有采访任何一个人。前辈的稿子发了一篇又一篇,可在他眼里,那只是一段段机械的重复。他一篇稿子也没有发,虽然他知道该写什么,可污浊的空气紧压着他的胸腔,让他喘不过气。时间长了,站在老人身边,他唯一感受到的只有更多痛苦与绝望。

终于,最后一天的夜晚,男孩被找到了,却早已没了呼吸。救护车的悲鸣在漆黑的夜空中长啸,使枯井显得越发空洞、黑暗。老人走向前,下跪,头紧紧地叩向地面。凝重的氛围之中,悲痛溢出,飘散在空气里。

救援时间107小时。

水井被废弃5年。

距离网络上记载的第一次儿童坠井,10年。

手机振动,是主编的电话。

“都这么长时间了,你都在干什么!”

是啊,这么长时间了,他们都做了些什么呢?

全国各地还有成百上千口枯井,还要再吞噬多少生命?

他只知道,时间再长,他也无法忘记,老人黑瘦的额头与地面触碰,再触碰,这中间带起了多少伤痛。

主编还在电话那头咆哮。

他开口:“主编,对不起。我——不想写温情。”


□文/汪舒帆(中国人民大学附属中学高三年级)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