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学生玩起来

2017-05-23


2012年6月20日下午,是我平生第一次参加“泼水节”。此次泼水节就在学校田径场上进行。4:30,李希贵校长第一盆“圣水”开泼以后,学生犹如千军万马涌进了宽阔的河滩,水花满天飞溅,笑声四处漂荡。我在追逐、泼洒中彻底抛弃了教师的矜持与岸然,学生也没有把我当作不可侵犯和戏耍的权威与尊者。我在被一盆又一盆水浇灌的同时,也将一盆又一盆水倾泻给了身边的学生。当时有个记者把我从运动场上拉出去采访,问我有什么感受,我乐呵呵地说:“老师应该是个长不大的孩子。”

2013年12月31日上午,这是十一学校一年一度盛大“狂欢节”,我所在的高一学部组成的方阵是文学怪物大狂欢”,领头的电动车上载着装扮为鼠、牛、虎、兔、龙、蛇、羊、猴、鸡、狗、猪十一生肖的学生及老师。“马”的造型装扮就给了学部的“头儿”田俊,他被套上了马辔,身上缚着绳子。我则被打扮成《西游记》中的牛魔王,混在巡游的队伍中间,时不时地吼叫一阵。这一切全是学生的设计,老师与学生同欢或者说老师任由学生设计与摆布,正是狂欢节的亮点之一。

除了节庆活动之外,日常化地融入学生生活的方式还有很多。过去我在家里玩哑铃,双手平举两只五公斤的哑铃做扩胸运动,可以连续做十来次,现在我将哑铃带进学校教室里,玩了一些动作给学生看,马上就吸引了一批好奇者,他们或与我比试玩某一动作的次数,或者展示一下别人没有玩过的技法,哑铃成了教室里我和学生的共同玩具。

学校开设体育活动课程,向全校非体育专业教师征招有兴趣爱好的人带课,我毫不犹豫地申报了羽毛球活动课任课教师,每周安排了三节课。在这三节课上,我见识到了不同于文化课堂里的学生。在羽毛球活动中,他们活泼、张扬,他们热情奔放、挑战强者。水平稍好一些的学生均喜欢与我“单挑”,以从我身上得分为骄傲,每当学生胜我一局,他们心花怒放;即使远远落后于我,他们仍然全力以赴,精诚配合。很多时候,我暗自地问:为什么体育活动中的学生比文化课堂里的学生显得更为可爱呢?我想学生也有相同的疑问:为什么跟我们一块体育活动的老师比上文化课的老师显得更为可亲呢?那原因可能就是:老师跟学生玩起来了!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