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火家校共育 看这三大“燃点”

2017-06-02


5月27日至28日,由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主办、江苏省昆山市教育局承办,主题为“共赢:家校合作的组织建设”的2017全国家校合作经验交流会在昆山举行。来自全国19个省市的800余名教育专家、学者、学校负责人齐聚一堂,就家校合作展开经验交流和学术探讨。会议期间,中国民主促进会中央委员会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兼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朱永新,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副理事长孙云晓和鹿永建等专家均作演讲。会上,“家校合作昆山实验区”创建工作正式启动。与会代表还分赴昆山市的玉峰实验学校、娄江实验学校、培本实验小学、新镇中心校、青阳港实验学校等5个分会场,围绕幼儿园、小学、中学、随迁子女聚集学校家校合作的组织建设等特色议题,开展现场观摩及主题交流活动。

从此次会议及去年在山东济南举行的家校合作经验交流会看,全国很多地区的家校合作开展得有声有色,家校合作的观念已经获得越来越多学校与家长的认可。


主打.JPG


政府支持更“给力”一点



据鹿永建常务副理事长介绍,早在十多年前,中国目前最大规模的民间教育实验“新教育”就把家校共育作为十大行动之一提出来,并做了一系列的探索。以省域为单元来说,近些年我国最早全面开展家校合作的省份是山东和江西。山东省教育厅2009年就在全国率先全面推动家长委员会建设,先后印发了一系列文件,为地方各级教育行政部门推进家委会工作提供了政策支持,也为专业组织的服务提供了前提条件。

苏州市在政府推动方面也做得非常出色。苏州市政府将家庭教育纳入2016年政府实事项目,连续三年总投入数千万元。苏州市下辖的昆山市玉峰试验学校是全国最早进行新教育试验的学校,娄江实验学校则是近年来在新教育方面卓有成效的学校。这些学校在发展过程中都得到政府有关方面的大力支持。

有的地区将家庭教育纳入社会公共服务体系,配备专职工作人员;有的地区把家庭教育纳入学校办学目标绩效考核评估体系来督导考核;有的地区则建立家庭教育指导中心。政府对家校合作投入多、关注多的地区,通常家校合作工作更为出色。


_MG_15250.JPG


制度化安排更完善一点



朱永新理事长指出,家校合作共育的方向很重要,家庭与学校携手共育,不是去助推应试教育、提高孩子考试分数,而是要共同培育孩子成长。

“在现代学校制度中,家校合作应该是教育者与家长、社区共同承担儿童成长的责任,学校、家庭、社区彼此是伙伴关系,是平等的,教育职责上不存在谁依附于谁的问题。但目前家庭教育处于学校教育的从属、下位,只能配合、依附于学校。”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副理事长、江西省教育科学研究所所长吴重涵认为。

朱永新说,做好家校共育的工作,首先需要有一个基本的制度安排。目前很多学校都建立了家长委员会,但不能把家校合作机构等同于家委会。具体的制度化安排需要进一步完善,最终达到家长融入学校、父母从配角到主角的目标。


微信图片_20170601173625.jpg


好经验好方法更多一点



除了基本制度安排,还需要丰富的创造性。朱永新说,家校合作没有固定模式,提倡创造性。现在全国各地有很多好经验好方法,如互联网+概念的引入、学校每周给学生家长一封信、父母进课堂、故事妈妈、诗词爸爸等,不一而足。本次参会的北京市顺义区西辛小学教育集团就开发家校协同亲子课程,共育核心素养;顺义牛栏山一中以学校寄宿生活为载体搭建家长交流平台,促进家长间的沟通,为组建班级家委会营造氛围。

“凡是参与度高的父母,抱怨就少。”朱永新说,“走近才能尊敬。”针对还有一些学校对家校合作不重视的现象,朱永新指出,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一方面是学校自身的封闭性,另一方面则是没有品尝过家校合作的好滋味。他呼吁这些学校抓紧时间投入到家校合作的工作中来。

与会专家认为,虽然各地优秀的经验方法很多,但还需进一步提升,探索更深层次的家校合作模式。



■名家原声


朱永新(民进中央副主席、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理事长):家校合作共育是学校、家庭和社会之间的新型合作伙伴关系,是教育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家校合作不是创造一种新的教育模式,而是通过家庭、学校和社区的共同平等参与,来实现合作共育,通过改善家教家风和完善现代学校制度,促进成长,这个成长包括孩子、父母以及学校共同的成长。


孙云晓(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首席专家、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副理事长):家校合作不是一个选择,而应该成为一个原则,核心目标是促进孩子健康而全面的发展。或者更加本质地说,家校合作的方向不是把家庭变成学校,而是让家庭更像家庭,让学校教育回归家庭、回归生活、回归社会,通过积极促进家庭建设,让美好而完整的家庭更有利于孩子成长。


鹿永建(中国教育学会家庭教育专业委员会常务副理事长):2010-2012年前后是我国家校合作的分水岭,之前是学校、教育家和科研机构引导下的家校合作,之后的基本特征是政府引导、专家服务、学校相应、父母群体性参与并呈现良性互动,如果提取分水岭之后这个阶段家校合作组织建设的成功元素,那就是要积极推进亲师共同体的建设。


□文/本报记者 鲍丹禾

摄/张雷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