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高考“指挥棒”指向何方

2017-06-22


在刚刚结束的2017年高考中,浙江、上海两地的三十多万名考生备受瞩目。作为高考综合改革试点的首批高中毕业生,他们第一次参加“新”高考。自1977年恢复高考制度以来,高考命题、招生制度一直在不断调整、优化,而这一次,更是被认为是恢复高考招生40年来的一次重要改革。新高考会带来哪些新挑战?综合素质评价如何“参考”?新高考会带来哪些变化?新高考又将指向何方?聚焦浙江和上海两地的2017年高考,或许可以窥见一斑。


“新”高考呈现三大“新”意



2017年也被称为“新高考元年”,浙江、上海两地先行试水,也标志着高考综合改革试点进入关键时刻。


“新”高考的“新”,“新”在考试科目的自主选择。不管是上海的6选3,还是浙江的7选3,新高考的“3+3”选考设置,打破了单一的文理分科,使学生可以按照特长、志向、兴趣来选择。


“新”高考的“新”,“新”在志愿填报的自由组合。今年浙江普通类高考考生,可以填报80个专业平行志愿,以前像定制好的桌餐,现在是自助餐。


“新”高考的“新”,更“新”在录取标准的转变。大学录取学生,以前只看一次高考的分数,现在既要依据语文、数学、外语三门学科的高考成绩,还要依据三门自选学科的学业水平考试成绩,同时还要参考高中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两依据一参考”,打破了“一考定终身”。


学其所好,考其所长,录其所愿。“新”高考的改革指向十分清晰——鼓励学生个性需求、引导大学多元选拔;通过选择,让学生全面、有个性地发展,让高校找到适合专业培养目标的人才。



中学选课走班 新高考传导改革动力



“新”高考起航,也会向上下游的基础教育和高等教育,传导改革的压力和动力。高中首先在变。上海正推动高中“走班”教学,便于学生自主选择科目。学生“一人一课表”,老师们因材施教。


比如,绝大部分高中学校都根据师资安排、学生选科情况和校舍场地资源等,因地制宜实施不同形式的走班教学,促进了高中教师因材施教和高中学生个性学习。


在华东师大一附中,课程变化在高二就尤为显著。除语、数、外、班会、修身5门科目,以“行政班”为学习单位以外,其余课程实行“大走班制”。行政班制的科目教学集中在上午,而走班制教学集中在下午和部分上午段,学生人手一份自选课表。


“高考改革带来的走班需求,核心在于将选课权和选考权还给了学生,让教学‘以学生为本’的理念更为本质。”华东师大一附中校长陆磐良认为,未来高中特色化办学属性将愈加显著,如催生一些人文、艺术、理工等特色高中,为各类高校提供不同人才。


相关专家认为,高考从看“分”转向看“人”,是新高考最显著的特点之一。“从长期来看,《实施意见》第一次明确了教育改革的终极目标,即把促进学生健康成长成才作为改革的出发点和落脚点,从而将教育拉回到正常的轨道上来。”北京大学考试研究院院长秦春华说。



考生与大学双向选择 新高考倒逼高校改革



新高考使得考生与大学之间形成双向选择的关系,这种关系也在倒逼高校,优化专业结构、强化专业建设、深化教学改革。


对于大学来说,不同专业对于考生选考科目要求不同,这一定程度上增加了考生的难度,要在自己的兴趣擅长与高校的要求之间兼顾和平衡。根据日前公布的方案,在沪37所院校共设置具体专业或学科大类1096个。千余专业类别中,有14所院校的655个专业(类)没有科目限制。提出最多的选考科目是物理,占总数37.9%;其次是化学,占30.7%;生命科学占20.3%。考生的选考科目中只需满足其中任何1门,即符合报考该专业(类)的条件,如复旦大学历史学类专业,要求选考科目为历史、政治、地理,即考生任意选考一门即符合报考条件。最严苛的是限定1门科目,如上海交大就要求考生报考该校理科专业,必须有一门加选物理。


志愿填报和录取环节,也与以往不同。浙江省从按批次分批填报志愿、分批录取的方式,变为按考生成绩分段填报志愿、分段录取;从学校平行志愿,变为专业平行志愿。普通类高考考生可填报80个专业平行志愿,专业平行志愿投档,将依据考生位次、志愿顺序进行。计算机对考生所填报的80个志愿依次检索,一旦符合投档条件即直接投档到该院校专业,后续志愿同时失效。上海市以“院校专业组”作为志愿填报与投档录取的基本单位,每位考生在本科普通批次最多可以选择24个“院校专业组”。“院校专业组”由在沪招生高校根据不同专业(含专业或大类)的选考科目要求和人才培养需要进行设置,一所高校可以设置一个或多个“院校专业组”,每个“院校专业组”内包含数量不等的专业,同一“院校专业组”内各专业的选考科目要求须相同,同一“院校专业组”内专业可调剂。


对此,浙江省教育厅有关负责人表示:“通过选择,让学生全面而有个性地发展,使高校找到适合专业培养目标的人才。实现‘学其所好,考其所长,录其所愿’。对青年学生来说,学会选择、善于选择,不仅是应对高考所需,更是成长必须面对的‘考题’”。



■声音 

教育改革必须用好高考这根指挥棒。高考综合改革中提出的不分文理、学业水平考试方案、综合素质评价报告等,都是针对学生培养中日益加剧的偏科倾向和社会实践弱化等现象。以高考制度改革带动教育的变革,使得高中学生按照理想模式成长成为可能。

——上海市教育考试院院长 郑方贤


2017年高考将推动新课程改革向新高考改革过渡的进程,它将引导今后五六年中国教育改革的方向和目标。新高考试行“两依据一参考”的招生录取模式,两依据是高考成绩和高中学生学业水平考试成绩,一参考是学生综合素质评价,进行择优录取。

——高考命题研究专家 王宗琦


新高考的招生取向已经撬动了中学育人模式的重构。高考改革释放出的多元化招生信号,已经倒逼中学关注学生的基本素养,如社团表现、学术创新和体育竞技等。

——杭州高级中学校长 尚可

■相关链接

2014年9月,国务院发布《关于深化考试招生制度改革的实施意见》,到2020年基本建立中国特色现代教育考试招生制度,形成分类考试、综合评价、多元录取的考试招生模式。


除上海、浙江这两个高考改革试点于2014年最先启动外,北京、湖南、海南、江西、山东、天津等6省市,将从2017年秋季入学的高中一年级学生开始启动高考综合改革,不再分文理科。云南省将从2019年秋季入学的高中一年级学生开始,实施统一高考改革。


□文/本报记者 滑经纬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