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呐喊

2017-07-06


核心提示:中国现代著名作家、文学评论家茅盾曾这样评价:在中国新文坛上,鲁迅常常是创造“新形式”的先锋。《呐喊》里的十多篇小说几乎一篇有一篇新形式,而这些新形式又莫不给青年作者以极大的影响,必然有多数人跟上去试验。据现代教育家成仿吾介绍,《呐喊》出版之后,各种出版物差不多一齐为它呐喊,人人谈的总是它。本期深阅读,一起倾听鲁迅《呐喊》的声音。


微信图片_20170630133546.jpg微信图片_20170630133546.jpg

北京新潮社

1923年


自序:我在年青时候也曾经做过许多梦,后来大半忘却了,但自己也并不以为可惜。所谓回忆者,虽说可以使人欢欣,有时也不免使人寂寞,使精神的丝缕还牵着己逝的寂寞的时光,又有什么意味呢,而我偏苦于不能全忘却,这不能全忘的一部分,到现在便成了《呐喊》的来由。


很早,《呐喊》就放在我的案头,我喜欢晚上看书,但它并没有被列入枕边书这一行列,因为我发现,这书,看了,让人睡不着觉。本来,我就是一个神经衰弱的人,睡前看了《呐喊》,那真的要一直思考到天明了。


《呐喊》是鲁迅先生的代表作,几个简短的故事把当时社会的愚昧、无知与陈腐表现得淋漓尽致。从辛亥革命到五四运动时期的社会是动乱的社会,谈不上民不聊生,但也可以说是人人自危,谨言慎行的时代。


鲁迅先生说:“有一回,我竟在画片上忽然会见我久违的许多中国人了,一个绑在中间,许多站在左右,一样是强壮的体格,而显出麻木的神情。”我想鲁迅先生一定是那一波先觉醒的人吧,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睡去过。他从强壮的身躯中,驱逐了麻木的灵魂,用锋利的笔触,划开溃烂的皮肤,声声入理,字字诛心。


翻开《呐喊》这本书,少年闰土跃然纸上,那一柄钢叉和只在小说里活了几十个字的猹到现在还跳跃在我的眼前,但我却不想记住中年的闰土,那个被生活磨灭的中年农民……《呐喊》里的狂人,就是我们现在说的那个患有迫害妄想症的先生,想问问你,是什么让你如此害怕?是不如意的人生?还是吃人的社会?孔先生的酸文假醋总是被读者津津乐道,一杯烧酒,几颗茴香豆,多乎哉,不多已。就像人们的灵魂,多乎哉?不多已。


如果一杯清酒能让生活感受到些许宽慰,就此醉下去,也许也是一种选择。小栓的病,终究还是没有好,其实一开始,我们都是知道的,小栓的病,终究还是好不了的。可怜天下父母心,老栓夫妇,拼尽全力搞来一个血馒头,热热乎乎的让小栓吃下,仿佛这血馒头治得了小栓的痨病,更治得了老栓夫妇的心病。管他谁的血,先治了病再说,殊不知流这血的人,用生命也没换回一副药,治一治这社会麻木的病。


没中状元,陈士成疯了,再美的月光也是一条白绫,缢死了心,更缢死了灵魂。或许有点阿Q精神,在那个时候活得会容易一些,精神上的胜利未尝不是宽慰自己的一种方式,自尊,仿佛没那么重要,活着,才是唯一的目标。


啰啰嗦嗦,不如一声呐喊。麻木不仁,不如登高一呼。鲁迅先生弃医从文,就是看到了灵魂的病比身体的病更需要治疗,一把手术刀,不如一只锋利的笔,更能治病,更能救命!我庆幸,我没有活在那个年代,因为我不知道,那个年代里的我,是麻木的还是清醒的,是勇敢的还是懦弱的,是疯狂的还是冷静的,是迂腐的还是进步的,如果前者让活着更简单,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不敢想……还是感谢这个时代吧,至少让我看得更广,听的更多,想得更开阔,喊得更响亮!


■结束语


时至本期,2017年北京语文高考新增的六部名著阅读告一段落。读过这些优秀的作品,或许能发现,阅读不只为考试,还可以到作品里去寻找自己的精神与未来。正如巴金所说,人为什么需要文学?需要它来扫除我们心灵中的垃圾,需要它给我们带来希望,带来勇气,带来力量。


□文/韩晓晶(北京市京源学校)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