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阔的视角 辽阔的诗意

2017-09-18



133.jpg


安托万·德·圣艾修伯里(Antoine de Saint-Exupéry),作家,飞行员,1900年出生于法国里昂一个没落的贵族家庭。少时即开始创作诗歌并酷爱飞行。著有《小王子》《风沙星辰》《夜间飞行》《南方邮航》《要塞》等作品。他是开拓夜航的飞行先锋,也是在写作中以飞行探讨人生和人类文明的第一人。1944年7月在一次飞行侦察任务中失踪,留下传奇一生……


四月的风穿过雕刻之森美术馆,穿过公共汽车行驶的盘旋山道,在一座小小的博物馆前停下。它静谧甜美,向我们敞开了童话般的怀抱,也向我们展示了《小王子》作者安托万·德·圣艾修伯里传奇不凡的一生。这就是箱根的小王子博物馆。这座小而美的博物馆唤醒了我所有关于圣艾修伯里的阅读记忆。


穿行云海 筑梦星空


大约十六年前,我在那本现已家喻户晓的童话书上见到了一幅画,作者说:“我画的根本就不是帽子,而是一只蟒蛇正在消化它吃进去的大象呀!于是,我就再画了一张蟒蛇内部的透视图,这样,大人们就可以看得懂了。哎,大人们最麻烦了……”


那时我十四五岁,介于儿童与“大人”之间。沙漠,飞机,小行星,数日落的国王,小王子的玫瑰花……我惊异于作者飞翔般的想象力,也被这个游历于星星间的小王子的故事感动。感动我的不仅仅是故事,还有作者诗一样的语言。我开始读作者的所有作品。


我读到的第二本作品是他的随笔集《风沙星辰》(又译《人的大地》),作品不但为我们展示了大自然的凶猛、飞行的壮阔景象,也从一个飞行员的视角展示了人类大地的温情以及他对于人生、人类命运的思考。这本书的语言细腻、优美又壮丽,它的诗意也绝不逊于《小王子》。


当我们身处大地,也许常常会有“只缘身在此山中”的局限,而当人类战胜了地球引力飞上天空时,脚下的土地又会化为什么样的符号呢?一个人可以在大地上仰望天空,赞叹云海的美丽优雅,而当他得以驾着心爱的飞机从云海中浮出的那一刻,所见到的世界已经有了新的意义。云海本身也许没有任何意义,甚至于行星宇宙本身都没有任何意义,“只有当一种文化,某一种文明,或者某一种职业来诠释它的时候,它才拥有属于它的内涵。”


安托万一生冒险,沉迷飞行,他的作品总是具有独特的飞行员视角,因而诗意和孤独感都似宇宙般辽阔。作者也试图在作品中探讨人类文明和人的生命的意义。



俯瞰地球 探索未知


世界仅仅是由事物本身组成的吗?小王子已经给出了答案。“如果你爱上了某个星球上的一朵花,那么,只要在夜晚仰望星空,就会觉得满天的繁星就像一朵朵盛开的花……”


于是,当圣艾修伯里在西班牙瓜迪克斯上空盘旋时,地图上未标出的某一片田野边三棵橙子树的重要性比内华达山脉更重要。洛尔卡附近的某个地图上未命名的栖身于山谷的农庄甚至比灯塔更充满了温情和幸福的意义,它能庇护那片星光之下遇到危险的人,农庄的主人在那里守候,“如同艰苦飞行后等待我们的新世界,那些树木、花朵、女人,那些黎明时间向我们投来的清新的笑容,还有小小的音乐会……”这一切短暂微小的事物,与永恒建立了微妙的联系。


当我们以不同的文化或文明甚至具体到某一种职业去解读一个单纯的事物,它也会产生丰富的意义。世界正是由事物和这些意义叠加而成。


而飞行本身的意义不仅在于人类对于自身极限的挑战,对于引力的挑战,对于山川、海洋、沙漠与黑夜的探索,还在于在这个过程中,人类对于存在的思考。无论是《风沙星尘》随笔,还是《夜间飞行》、《南方邮航》这些小说里,我们都能看到许许多多如纪尧姆、法比安、雅克·贝尼斯以及和作者圣艾修伯里一样的飞行员,他们勇猛无畏地在黑暗中探索未知,与狂风、云海搏斗,带领人类进入了飞行的新纪元;他们却都铁汉柔情,对于人类大地上的事物充满了眷恋与温情。他的作品向我们展示的不仅仅是飞行员日常和仰望星空俯瞰地球的叙事,更提供了一种宏大的基于探寻生命本质意义的世界观和宇宙观。


1944年7月31日,安托万驾驶着自己心爱的飞机从科西嘉岛起飞,此后消失于茫茫宇宙。人们宁愿相信他如小王子般回到了自己的星球。


1975年11月2日,一颗小行星以安托万·德·圣艾修伯里的名字命名。因为他,当我们仰望星空之时,那种莫名的孤独感将和某种永恒的意义联结,使我们内心充盈温柔且壮丽的宇宙诗篇。


人类之于时间的长河,好似地球之于宇宙洪荒,只是沧海一粟,那么存在的意义何在呢?安托万·德·圣艾修伯里以及无数与他一样仰望星空的人,用生命诠释了存在和探寻的意义。

□文/李佳玲

(北京朝阳芳草地国际学校)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