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改坚持人民立场 聚焦百姓实际获得

2017-09-27


党的十八大以来,北京市教委认真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十八届三中、四中、五中、六中全会和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贯彻落实教育部和市委市政府的决策部署,坚持教育改革的人民立场,聚焦人民群众的实际获得,以促进教育公平、提高教育质量为重点,加强顶层设计,强化统筹协调,结合首都城市战略定位,通过深化教育供给侧结构改革,将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深植首都教育体系,多措并举,立体推进,打出了一系列促进首都教育优质均衡发展的组合拳,不断提高人民群众的教育满意度,增加了人民群众的获得感。


_07W1020.jpg

北京一师附小学生在科学课上体验VR虚拟技术。 摄/特约记者 丁柏明


那么,在党的十八大后发生在北京基础教育领域的这场深综改主要有哪些举措?取得了哪些成效?形成了哪些改革经验?围绕这些问题,本报记者专访了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市教委主任刘宇辉。


优化教育资源供给增强群众获得感



记者:党的十八大以来,北京立足百姓实际获得,大力推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不断优化教育资源供给,具体实施了哪些举措? 


刘宇辉:我们坚持以优质均衡发展为目标,以优质教育资源的重组和整合为杠杆,精心绘制北京教育新地图。一是横向联手增加优质资源。通过对外引进名校办分校、城乡一体化学校,整合区域教育资源,采取“学区制”“一校多址”“教育集团”“教育集群”等方式,实现增量推进,存量盘活,拉动区域优质教育资源广覆盖。二是纵向贯通培育优质资源。通过新建九年一贯制学校、九年一贯对口直升、优质高中名额分配等方式,纵向拓展入学新通道,提速普通校成长为新优质校的进程。


2015年,我市16个区整体通过国家义务教育发展基本均衡区县督导评估,标志着我市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迈上新台阶,同时也对我们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记者:在优化资源扩大的基础上,北京为全面实现义务教育优质、公平发展,还实施了哪些举措?


刘宇辉:这其中最重要的是加大社会资源统筹力度,着力构建深入实施素质教育的长效机制。


从2014年新学期起,全市百万中小学生开展社会大课堂实践学习,时间不少于全部学时的10%。通过政府购买服务等方式,在全市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中实施课外活动计划,在初中生中开展开放性科学实践活动和初中综合社会实践活动,实施城区学生学农和郊区学生游学项目。学农实践活动得到国务院副总理刘延东的批示和肯定。


发展至今,已有26所在京高校对口支持56所附中附小建设,8万名中小学生和6000余名教师在项目中受益。32所高校和高水平艺术团体支持163所小学体育美育特色发展,惠及小学生15万人。民办教育机构也参与到全市11个区105所中小学学科教学改革。  


还有教科研部门支持中小学发展项目单位,也已覆盖全市各区的21个教科研部门、41所学校。目前,市、区教科研部门派出360余名优秀教研员,完成专题培训和学科课程共计17000多课时。另外,还为150余所普通中小学聘请英语外教参与英语教学改革,使外教不再是过去名校独有的“奢侈品”。


在信息技术快速发展的今天,以“互联网+”和大数据创新教育基本公共服务方式,北京推动北京数字学校平台建设,每年为100多万名师生提供在线答疑、在线辅导等优质教育资源服务。



深化考试招生改革着力促进入学机会公平



记者:近几年来,北京不断提高义务教育阶段就近入学比例。这其中是如何保证公平公正,取得哪些成效?


刘宇辉:2014年,义务教育阶段取消“共建”入学方式,进一步规范特长生入学工作,实行计划管理,首次启用全市统一的小学入学服务系统和初中入学服务系统,教育行政部门依据权限进行查询和监控,各区公布学校的服务片区,做到每一个孩子和每一所学校公开透明。


2016年,北京又建立了一般公办初中进入优质高中机会查询系统,让学生及家长明确知晓升入优质高中机会。


全市使用统一义务教育入学服务平台,全程记录每名学生的入学途径。而这也严格入学工作纪律,坚决杜绝“以钱择校”“以分择生”“以权入学”等不良行为。近几年来,北京持续提高就近入学比例,2016年全市小学就近入学比例94.50%,初中90.68%。此外,我们还建立了证明证件材料联合审核机制,依法保障符合条件的非京籍儿童入学。


记者:为了给不同潜质的学生提供多元、适合的选择通道,北京强化统筹,大力推进考试招生制度改革,在哪些方面增加中学毕业生的升学通道?


刘宇辉:通过改进招生管理办法,我们不断完善优质高中招生名额分配到区域内初中的做法。2015年起开展市级优质高中教育资源统筹工作,优质高中部分招生计划和市级统筹招生计划实行分配到初中校,“名额分配”比例从2014年的30%提高到2016年的50%,且进一步向一般初中倾斜。从2016年起,在城六区开展“1+3”培养试验。通过创新系列中招新政机制,让更多的学生有实际获得感,以此引导学生更多关注和选择家门口的普通学校,就近完成义务教育。


此外,北京还深化中高考改革,新中考将于2018年“大变脸”,新中考方案在考试科目和分值设置上做了大胆改革,为考生提供多种选择,目的是促进考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新高考从2020年实行“3+3”新模式,取消文理分科,增设学业水平考试。


从2017年起,高一学生将开始实施普通高中学业水平考试,要求13门科目都要合格。从2020年起,综合素质评价将纳入高校录取,为高校选拔学生提供参考。


周良20170914-08小学生在进行缝纫机制作课程体验.jpg

小学生在上缝纫机制作课程。摄/通讯员 周良


改革人事制度让学生拥有更多好老师



记者:义务教育“择校热”,从一定意义上说,就是家长对优质师资的追捧,“择校”就是“择师”。在此次教育深综改中,北京市如何通过人事制度改革,来为义务教育实现优质均衡发展提供保障的?


刘宇辉:围绕“培养什么人,怎样培养人”的目标导向,我们从教育供给端启动实施了系列人事制度改革,将全面提升教育队伍综合素质作为政策出发点和落脚地。


我们坚持加强师德建设,全面提升干部教师的思想道德素质。同时全面开展中小学教师职称改革,从去年开始,全市中小学、幼儿园教师都可以参评正高级职称,打通了教师职业发展通道,有利于统筹中小学教育资源均衡配置,去年,全市评出68名正高级小学教师教师。


此外,我们还通过实施名师、名校长工程,搭建优秀干部教师的成长助力平台。通过探索教师培训新模式,开展开放型教学实践活动,让教师可以根据教育教学实际需求自主选课、跟岗培训,2016年参训教师近5万人次。


记者:一直以来,乡村教师可谓是区域教育发展的“短板”,在此次教育深综改过程中,北京是如何补齐这块“短板”的?


刘宇辉:为了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加强北京中小学乡村教师队伍建设,进一步缩小城乡使师资水平差距,让每名乡村孩子都能接受公平、有质量的教育,我们出台了《北京市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创新乡村教师编制管理,乡村中小学教职工编制按照城市标准统一核定,全面推进义务教育教师队伍“区管校聘”管理体制改革,完善激励机制。提高乡村教师待遇,实施乡村教师岗位生活补助政策。


同时,我们还制定实施《北京市乡村教师特岗计划(2016—2020年)》,拓展乡村教师补充渠道的要求,每年为乡村中小学招聘紧缺学科教师300余名,帮助全市乡村学校解决教师结构性短缺问题,有效补充紧缺学科乡村教师,并努力使优秀教师下得去、留得住、教得好。


记者:近几年,北京在推动义务教育校长教师合理有序流动方面,也做出了卓有成效的探索。


刘宇辉:的确是这样。为缩小区域、城乡、校际教育发展差距,促进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为目标,我们出台了《关于进一步推进义务教育学校校长教师交流轮岗的指导意见》,推动义务教育校长教师在区域、城乡、学校间合理有序流动。


我们还建立中小学教师绩效奖励激励机制,重点向承担教育教学改革发展任务重、为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做出突出成绩的一线教师、骨干教师倾斜,充分调动教师的工作积极性,切实增加教师的获得感。


在这一系列举措的推动下,人们对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满意度评价很高。某第三方评估机构发布2015年全国19个重点大城市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满意度调查报告,北京的满意度与5年前相比增幅达24.18%,排名第一。



推进教育深综改 丰富北京理念内涵



记者:通过几年来的努力,首都教育综合改革成效明显,为进一步深化改革奠定了基础,坚定了信心,明确了应当坚持的方向,提供了可以借鉴的经验。这其中,最重要的经验有哪些?


刘宇辉:围绕增强群众获得感这一核心主题推进的教育深综改,其跨越时间之长、举措之丰富、影响之深远可谓是前所未有,“北京理念”的内涵更加丰富。


回顾这几年推进改革的过程中,在我看来,最重要的还是要解放思想,提高对教育改革的认识。目前首都教育系统的干部和广大教职员工从思想上都普遍认识到了改革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找到政府、社会、学校、学生及其家长等各方利益主体的最大公约数,形成了改革是最大的发展动力的共识。


在这场改革中,我们之所以取得这样明显的成效,还得益于坚持群众路线,把学生放在正中央。在得到广大群众的拥护的同时,也大力激发了学校和师生的主体意识,吸引大家参与到教育改革中来,充分激发全社会创新活力和创造潜能,这也是教育改革能够顺利推进的根本动力所在。


记者:除了坚持正确的理念,在实际操作中,北京也不断强化顶层设计,从而顺利保证了改革政策的推行。


刘宇辉:是的,在这场改革中,我们特别注重资源统筹,协同推进改革。市委教育工委、市教委专门成立了综合改革领导小组,顶层设计改革蓝图,研究重要改革问题,在改革实践中慢慢磨合出了一个初步的协同机制,纵向上,中央、市、区、学校协同,横向上,教育、财政、人力社保和社区等多个相关利益主体的协同,通过协同联动形成合力,充分利用社会资源发挥协同育人功能,共同推动教育改革。


在此次教育深综改过程中,我们还不断试点创新求突破,为持续深化改革探新路。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北京突出抓了“贯通培养”“创新人才培养”等一系列改革试点,为全局性的改革摸索规律、趟路子,把改革实践中暴露的问题、解决的方法、蕴含的规律及时形成理性的认识,推动制度创新。


□文/本报记者 李继君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