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方会谈”教师发展新路径

2017-11-27


近日,中国教育学会第30届学术年会在上海召开,北京市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举办了主题为“教研员课程领导力与研修创新”微论坛,通过主旨报告、案例分享、专家沙龙、现场互动等环节,与全国教研同行展开了一场关于研修创新的深度对话。


活动现场,来自全国各地的教研员、学校校长、老师们纷纷踊跃发言,参与讨论。他们表示,微论坛的发言报告具有理论及实践指导意义,为广大教研员、教师明晰了未来教研工作的方向与路径,为高水平实现教研转型提供了方向引领和专业支持。


本期,我们走进论坛,看看在教师研修创新方面,北京、上海、云南、福建都有哪些值得借鉴与分享的实践。


微信图片_20171124160316.jpg


■论坛主旨报告



教研员课程领导力与研修创新


罗滨:北京市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校长、正高级教师


观点1

专业支持 提升教师课程能力


教师课程能力是指教师具有的、基于课程知识与技能的、直接影响课程活动运行及其成效取得的能动力量,包括课程决策、课程开发与设计、课程组织与实施、课程评价、课程研究五种能力。


课程意识缺乏、课程开发能力薄弱、课程研究能力不强是部分教师在教学中存在的问题。我认为,从教学能力走向课程能力是新课程赋予教师的新要求,而教师课程能力急需专业的引领和支持。要提升教研员课程领导力,从着重研究课堂教学转向研究教育教学全要素,强化课程意识和评价意识,是赋予教研员的新任务。



观点2

提升内涵 打通专业支持路径


2012年海淀教师进修学校重新进行职能定位,实践探索教研转型。连续七年的封闭式教研员研修,从学科本质、核心素养到教研员课程领导力、课程育人能力提升,扎实推进教研员研究思考、定位规划、设计开发、评价改进、组织实施、统筹推进的能力,打通从教研员课程领导力到教师课程能力的专业支持路径。


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基于教师研修课程,构建“5+M+N”研修体系新模式,以三级联动深度教研机制、教学诊断学习改进机制,以及资源共研共建共享机制等,保障教研员课程领导力持续提升和教研能力全面提升。



■案例观点分享



“5+M+N”满足教师普遍性与特殊性的发展需求


刘汝明(北京市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副校长、历史特级教师):“5+M+N”教师研修课程是针对教师需求所设计的多方位、多样化、可选择的个性化培训课程。“5”是面向本学科全体教师的必修课程,通过开展不少于5次的教研活动,提升教师教学实践能力,变革教与学方式;“M”为本学科教师的专题选修课程,通过针对某些教师群体或某个专题需要进行专项研讨教研活动,采取专题跟进式、互动式专项等研讨方式,分类、分层满足教师专业发展需求;“N”则是本学科联片学校教师的自主选修课程,主要针对联片学校的教学关键问题,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从而“有的放矢”改进教师课堂教学行为,也为未来高中选课走班奠定基础。


从理念到行为解决教研“最后一公里”问题


申军红(北京市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常务副校长、高级教师):“5+M+N”中的任选课程“N”的设置主要针对本片区、本学校教师需求,这种研修方式源于学校课程和整体规划的需要,以校为本、一校一策,强调真实的教学情境和现场学习,通过教研员对教学现场校本研修提供专业支持,帮助教师开展基于案例的情境学习、基于问题的行动学习、基于群体的合作学习、基于原创的研究学习和基于经验的反思学习,通过“内化——深化——外化”的研修过程,为教师搭建学习的“跑道”,从理念到行为,解决教研的“最后一公里”问题。


聚焦问题 构建教研共同体

杨昆华(云南省昆明市盘龙区教师进修学校校长、高级教师):“I-TLS”研训模式以“一个中心、两个关键、三个研究、四个层面、五个兼顾”为研训主线,涵盖研修学院、教师、学习、学校四个层面打造专业团队、区域教师队伍,实现学校的优质均衡和持续性引领研修。


创新发展 探索“I-TLS”研训模式

沈国全(上海市嘉定区教师进修学院高中教研室主任、语文特级教师):嘉定区教师进修学院为了提升区域教研品质构建了“教研共同体”,在教研活动设计、实施、评价、反馈的改进方面,通过开展主题教研,从教学指导转向课程研修;撰写报告,从基于经验转向基于实证;提升教师教学关键能力,从桥梁作用转向共同体研修;激活质量调研,从分数排序转向促进学习。


强调互动 建立全程参与式研训体系

傅兴春(厦门市教育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正高级教师):全程参与式研训体系的建立经历研究、培训、指导、评价四个环节。在研究中实现提升能力、成长队伍、获得策略;在培训中策略落地、把握方向、提高效益;在指导中转化行动、矫正偏差、发现问题;在评价中教学改进、自觉行动、获得证据。



■专家沙龙



莫景祺(教育部基础教育课程教材发展中心教学处处长、研究员):教师开展研修活动需要重视三个问题:一是选题问题,教研部门要落实好职责,重点研究如何推进课程政策落地及课程发展;二是教研活动的形态问题,教研的存在形态应为共同体的形态,和教师共同发展成长;三是教研员的培训制度问题,应建立形式多样、内容丰富的教研员的培训规划和制度建设。教研员课程领导力提升的路径是“做中学”。


徐淀芳(上海市教委教研室主任、上海市课改办主任、正高级教师):教研员要做的是经验分享,满足人的内心需求,使老师从中得到进步和提升;教研员要帮助老师实现从普通到优秀的过程,“岗位实践”是教研员课程领导力提升的路径。


柯政(华东师范大学课程与教学研究所副所长、教授、博士生导师):教研员是课程的工程师,他们会通过专业的支持,保障课程这项工程顺利建设与实施,实践教学能力、课程建设能力、课堂掌控能力能帮助教师实现个人成长与发展。


罗滨(北京市海淀区教师进修学校校长、正高级教师):教研员的工作是极富创造性的工作,把国家课程政策、课程方案、课程标准、教材等内容转换到一线教师的课堂上是极富创造性的,需不断提升教研员的课程领导力,教研员课程领导力的内涵也需不断丰富和深化。


□文/本报记者 苏珊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