呐 喊

2017-12-06


在溽暑中读《二千年间》(蒲韧著),对于我是一帖清凉散。


十年前,我们在想,为什么这个历史古国,有过司马迁、班固,有过司马光、李焘、李心传,有过刘子玄、郑渔仲、章实斋的国度,有过几百千种史学名著,使后人享用不尽的国度,今天的青年人,会对过去的历史如此无知、淡漠?


理由是很多的,其中之一是学校所用的历史教科书应负大部分责任。


我是吃过教科书的苦头的。先进小学,小学历史教本从神农黄帝三代一直下来到宋元明清,一笔流水账,满纸人名、地名、年代和战争。五千年的史实缩在一册或两册小书里,一面凹凸不平的小镜子里。


一个七八岁到十一二岁的孩子,即使他禀赋特强,胃口好,也无论如何消化不了这一套无血肉无灵魂的骷髅。中学了,十三四岁到二十岁左右的青年,能力大一点了,给他一面中号的镜子,依然是坏镜子,全走脱了相貌。还是那一套,还是从五千年前说起,一朝代以后又一朝代,还是更多的人名、地名、年代和战争。分量多一些,武则天、杨贵妃及五胡十六国五代十国之类全上了舞台,当然也会有杨国忠、严嵩、和|一类人物。更细的流水账,更坏的镜子。


到大学了,二十多岁越发吃得消,厚厚的几大本,依然是这一套,更大的一个分光镜。除了历史大事以外,还加进了这时代的文化思想咧,更新的还有社会经济咧,疆域表、职官表咧,之类之类。


只是,一代一代都是横切面,都是一橛一橛,正如一棵树被硬截断了,再也接不上气,通史其名,不通史其实。血多了,肉也有,可惜是行尸走肉,没有灵魂。


当然,也不能一笔抹煞,有本把是有一个所谓灵魂在的,一个戈培尔式的阴灵!小镜子之后是中号,再是大号,简笔流水账之后是细笔,是工笔。


青年人的脑子被挤疲了,背脊也倒了,对所谓本国历史产生了本能的反对感,由畏惧而厌恶而麻痹,完全不感兴趣。硬要使孩子使青年读一本不可读的书,记忆一大串甚至成仓成库的名词,这是虐待,这是苦刑。


如此,又何怪乎青年人对本国历史无知、淡漠?


 (摘录自《二千年间》序,由北京出版社出版)

□文/吴晗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