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课 功夫在诗外

2017-12-06


微信图片_20171201111339.jpg

陈延军

北京师范大学实验小学,特级教师,国家级名师。

阅读感言:

阅读是我的智慧之源,读书是我工作的需要,读书是我生活的习惯,读书是我前进的动力,读书是我每天的任务,读书是人生的资本。



“功夫在诗外”是杜甫作诗的经验,意思是写好诗不仅仅在于琢磨诗的辞采篇章,更要有大量的生活积累阅历。


做教师的也应该“教学功夫在教学外”,意思是要做一个家长和学生喜爱的教师或教育家,除了具有优秀教师固有的教育精神和钻研学科教学外,还需要持之以恒、静下心来一门心思多读一些书。


杂中有专 专中挑精


“能读会写,擅讲善导”是教师素养最基本、最精要的概括。其中,“能读”是基础,通过一个教师的言谈便知阅读视野的宽窄。


我们做教师的阅读面要宽,因为面对很多不同家庭、不同爱好的孩子,他们会问到很多问题。凡是健康的积极向上的书籍,只要是自己感兴趣的,有可能涉及到和教学领域有关的书籍,都是我阅读的内容。政治经济类、文史地理类、艺术教育类、生活起居类、孩童读物类、名人轶事类……我都去尽力阅读,力求宽泛了解,尽可能多地“知道”,做一个有文化视野的教师。


实际上,这就是在扩大自己的视野,了解大千世界、人世万象。我总认为这些集大成的阅读获取的知识,说不定哪一天会自然用上,它是提高自己文化水平,培养自己综合素养的途径。现在是“万维空间挑战三尺讲台”的教育新时代,教师仅有一桶水是不能适应新时代挑战的。我们的学生不是一张白纸,家长不是被动地把孩子交给我们就行了,是要参与教育的,因此,有人说,教师是“万能胶”,教师要有“长流水”,是有道理的。多知道些东西决不是坏事!


如果说读“杂”书是事业发展的横轴,那么读“专”书就是事业发展的纵轴。“专”书既指教育专著,也指本学科专业的大书。读“专”书,讲究细读。每个教师有自己的主学科教学,那就得了解与本学科相关的教育心理学等知识。


我们不能教语文,只读点语文课本,读几部名著了事;教数学不能只读点教材、教参、小学数学教学等杂志。对语文涉及到的文史、地理、艺术、哲学、逻辑、天文等缺乏了解,是根本应付不了现今的语文教学的。对历史了解甚少,《晏子使楚》《阅读大地的徐霞客》《火烧赤壁》《李时珍》《生死攸关的烛光》就搁浅了;哲学学不好,自己的世界观会倾斜,《丑石》《晏子使楚》《田忌赛马》等课就缺少了辩证的观点,《我喜欢》一课的作者最终喜欢的“真善美”和《养花》作者热爱生活的情调体会不出来;天文地理不知晓,《草船借箭》《火烧云》《雅鲁藏布大峡谷》等就不会讲出境界;逻辑不清楚,《月光曲》《成吉思汗和鹰》等就讲不出故事构思之美。


我是一名小学语文教师,“专”书在我的读书实践中,是说胸中有一定数量的经典。诗经、古代散文、唐诗宋词元曲赋、老子、庄子、古代四大名著等古典东西要读,现当代诗文、散文等要读,读书保证一定数量。这样透过文字,了解了祖国优秀的文化,灿烂的历史,知道了孔孟之道的博大精深,老庄哲理的智慧超人;获悉了真善美的人间世故;游历了名山大川,结识了许多仁人志士,等等,自然,吃进来许多营养,提升了自己的精神世界,形成了正确的世界观。做到心里有底数了,讲课时把握教材的能力增强了,口头表达能力增强了,同时也获得了一次次讲课的自信,可谓一举多得!


读以致用 用以促读


读书最反对的是随便翻翻,读后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缺乏深层思考,以及读书和工作实际没有联系,都是效果不大的读书。停留在表面的读书是形式上的读书,没有多大益处。那样与其读书,不如不读。


我在逐渐的读书和教学过程中认识到:只读不思不是读书,只读不感不是读书,只读不记不是读书。只读不用不是读书。只有读、背、感、悟、用,才能证明读后有所收获,读有效果。我把读书,记住多少,使用多少作为读书质量高低的一个重要尺度。一本书读完,能陈述里面的主要内容,能大致背出一些感兴趣的材料,能引发一定的思考。如,我读于丹的《游园惊梦》时,发现里面有许多经典的描写春天美景的语句,特别优美,且表达独特,我就下功夫背诵下来。看书时,尤其是经典读本,我把大体背会多少内容作为读书学习的任务,每次读书我都会边看边记,边看边思。我认为背住一些优美的片断,能使我心更静,想更深,丰富我的表达。


总之,阅读是丰富自己、提升自己的过程,是激发自己热爱生活、热爱事业的动力。一句话,是自己吃进文化并从中吸取精神营养的活动。反映在工作中,是促进自己教育行为由不自觉变为自觉的转变手段,是促进自己的教学行为由随意无边向积极健康的轨道前进的保障。 



  □文/陈延军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