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课上“玩”辩论

2017-12-06


“水泊梁山,谁主沉浮?”“俊义燕青,兄弟情深”……在阅读课上,不少同学站上台前,分享他们的阅读体验与观点。记者了解到,史家小学分校在本学期开展的“品经典名著”活动中,辩论成为了一种有效的方式,促进学生发展阅读与理解的核心素养。


082.jpg


■课堂实录


在史家小学分校李拥军副校长“水浒经典阅读”课堂上,“宋江应不应该招安,宋江是不是真英雄?”问题一抛出,六(4)班的课堂顿时“炸开了花”,不少学生都争先恐后想要表达自己阅读《水浒传》后的思考。


正方代媛媛:“我认为宋江应该招安。”“宋江想要招安后为梁山众英雄寻找出路,甚至为他们找个官做,然后一起忠于朝廷,报效国家,留名青史。”


反方刘嘉艺:“我方不同意您的观点。”“落草为寇,在那个物欲横流的时代,无官不贪。招安后,他和兄弟反而受到了贪官的欺压与歧视。还不如自由自在在梁山过日子。”


正方丁悦:“宋江出生于书香门第,之前在衙门工作,被逼上梁山也是为了更好地报效祖国。其实,宋江的招安之心,在他一进入梁山的时候就已经有了,执掌梁山大权之后,这种想法就表露无遗了,如他将‘聚义厅’改为‘忠义堂’,就为了号召兄弟为了国家的大义行事。”


反方贾奎博:“谢谢丁悦给我递话。”“既然出生书香门第,就会受到儒家思想的影响。晁盖中箭时说过,‘谁能为我复仇,谁就能坐上梁山的位置。’宋江坐上了梁山的位置,就应该为晁盖复仇。朝廷对百姓的施压到达了不可挽回的地步,应该带领兄弟们攻下朝廷。招安后,108个兄弟只剩下27个,宋江招安是冲动的,表面大义,实则没有为兄弟们着想。”


……


在课堂上,围绕宋江是否应该招安,双方辩手有理有据,自圆其说,自信表达。李校长告诉我们,从阅读课延展出辩论赛,是为了促进孩子们对经典名著深入理解,以辩论这样的新形式来高度概括自己的所读、所感、所悟。



■教师说课


水浒辩论赛


083.jpg


李拥军(史家小学分校副校长):就语文学科而言,语文学习的根本就是让学生读书。阅读是语文的“根”。引导学生阅读经典,一方面源于对教材的延伸,更重要的是在阅读中感受人物形象,明确名著的核心主旨,进而使学生心灵受到启迪。


《水浒传》的核心是“义”。在学生阅读的基础上,通过对“义”(義)字字源的研究先知晓“義就是‘我美’”,进而通过联系名著相关情节使学生对“正义、侠义、孝义、仁义、义胆、义举、仗义疏财、深明大义”的深入理解,从而对“义”的理解更加深刻,义就是“正确的、合理的行为,受人尊敬的行为”。


在这个过程中,通过辩论使学生们活跃思维,深刻联系内容进行阐释。这种辩论可以说是个人口才、思维、情感、品格的一种折射。学生多种能力在辩论中得以培养,个人的品格也通过对名著的层层深入理解而不断锤炼,真正达到“读名著 塑品格”。高年级同学结合教材延伸拓展,进而去阅读原著,和老师一起共同探讨。在熟知内容的基础上,通过辩论并联系自身感悟加深对名著整体内容的把握,更好地把握名著的核心。


■延伸对话


问:对于中低年级的孩子,在阅读的推进中有哪些别样的形式实现学科间的融合?


张跃玲(史家小学“品经典名著 塑品格成长”项目负责人):对学校来说,中低年级的孩子一样有机会深度走入名著,如针对三年级的孩子开设做水浒灯笼,猜好汉灯谜,并利用纸板、塑料瓶等环保材料制作水浒人物的纸艺手工;四年级的孩子开设了画水浒活动;五年级的学生通过总结人物绰号,分析忠义思想和侠义精神,制作“忠义英雄谱”。


问:听说学校不少老师也“跨界”讲水浒,能介绍一下吗?


张跃玲:比如我们学校的体育老师胡光就酷爱读《水浒传》,将“中长跑之王——神行太宝戴宗”“射箭明星——小李广花荣”“摔跤之王——浪子燕青”中的典型人物与现代奥运会项目联系起来。学生在此启发下,更容易了解水浒人物特点,也更容易了解一些奥运项目,以别样的视角看待水浒。 


问:全体学生阅读同一本书,如何实现学生的个性化发展?


张跃玲:我们特意为学生开设了“水浒讲堂”,让学生知识输入后有一个输出的渠道。六(4)班的刘嘉艺同学本学期就开设了“水浒‘马’上画”讲堂,介绍“马勺”的历史文化,发动班里的同学进行个性化的创作;五(6)班的黄清源等四位同学以“我眼中的梁山好汉”为题开讲。每位同学的知识结构不同,生活阅历有异,就形成了不同的视角看待问题。但可以看出,学生眼中的水浒人物是活灵活现的,是义气冲天的,是迥然不同的。


■专家点评


审辩阅读 德慧合一


084.jpg


李文玲(北京师范大学博士、美国伊利诺伊大学儿童阅读研究中心教授):阅读是打开一本又一本的书,走入一位又一位作者的大脑,因此,阅读促进思维的发展,即一个从盲从到独立主见,再跃迁为理性思考的过程。


阅读的高层次能力就是培养审辩思维的能力,即决断能力;而决断的本质是判断、排序、选择、取舍,批判性思维不是可以自发产生的,需要培养。随着阅读概念的更新,测量阅读有效性也从词汇、理解、流畅性,到全方位的信息获取、分析推理、整合诠释、反思评价、直至创意产生,一个从阅读到思考,由思考到再思考的过程。 


对于阅读教学来说,审辩阅读要有深层次的阅读做支撑。同时,阅读的教学策略也是从文本教学、文本推理走向整合信息,如课堂中对人物的性格探讨,从而做整合诠释,再表达观点,并回到文本找证据。


此外,阅读还事关一个人的道德修养,反思生活、生命、人生的价值,思考哪些是我们需要坚持的价值观。因此,从这个程度讲,阅读让道德、智慧融合。


□文/本报记者 何文洁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