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重构“家园互信”是对孩子最好的保护

2017-12-15


中国从传统的乡土社会走来,最明白“亲而信”的关系。信任,不仅是关于底线的契约,更是关系到族群的亲疏。很多悬而难解的社会问题,往往源于底层信任关系的分崩离析。比如,幼儿园和家长之间的心结。


最近,《钱江晚报》对从业时间不等的幼师进行了调查,请他们谈从业的经历和感受。幼师们普遍反映,受一些地方“虐童事件”的影响,最近来查看监控的家长多了,一方面是家长对孩子在幼儿园的安全感到担忧,另一方面则是幼师们对家长这种不信任充满了委屈。


互不信任、互相猜忌,举案齐眉的关系亦会劳燕分飞。“家长-幼儿园”本该基于对孩子共同的爱而相互配合、家园共育,一旦陷入失信的泥沼,大概就是双输的格局:教育这个良心工作,会失了温度;而家长这个社会角色,亦容易疯狂。最受伤的还是孩子,简直是夹在《无间道》里做人,他们还能愉快地成长吗?


那么,为什么家长对现在的幼儿园缺乏温热的信任感呢?抛开频发的“虐童事件”不说,最主要的恐怕还是下面两个原因:一则,风险社会加剧了大家的不信任感。德国著名社会学家马克斯·韦伯认为中国人的信任机制是“特殊信任”,而西方社会是“普遍信任”。这种“特殊信任”一旦进入陌生人社会,就面临着转型和调整的“不适感”。原来的幼儿园多是企业办园或者社区办园,家长和老师都是身边低头不见抬头见的“熟人”,幼儿园老师对“子弟子女”也格外偏爱。只是,这种传统关系早已打破,互有不信也是正常。


二则,学前教育未纳入义务教育范畴,在社会化、市场化的幼儿园里,幼师地位低、保障低,导致幼师素质参差不齐,一旦有“害群之马”产生,家长就会对整个幼师群体产生不信任。


当然,幼儿园成为众矢之的,与家长“不能承受之重”的期待亦有很大关系。教育这件事,也是有精细分工的,各有各的地盘,各有各的权责。举个简单的例子,家长们可能会以为,幼儿园应该教会孩子吃饭、教会孩子礼仪,然而在成熟的教育体系下,这些东西原本都是家庭教育的责任,是家长义务的题中之意。一股脑扔给幼儿园,不出问题才怪了。


有句耳熟能详的广告语:沟通,从心开始。重构家园互信,第一步就是建立顺畅而高效的沟通机制。比如,一些幼儿园的家长开放日效果就很好,不仅能够让家长了解幼儿园老师的工作内容,还能够为家长和老师搭建起相互沟通的途径。家长不仅能够从中了解到幼儿园的教育理念,还能够建立起家长和老师的合作伙伴关系,为家园共育搭建起好的平台。第二步,就是以家委会为基点,撬动家长参与幼儿园管理的大局。这里不是指老师给家长布置“家庭作业”,家长替孩子做手工式的参与,而是更深层次的。家委会不能仅图个“有”,还得既要有“颜值”,又要有实力。一旦出了问题,彼此有平等的话语权、透明的博弈权,这才能在家园互动中加深理解与认知、消弭隔阂和误会。


当然,让幼师和家长都“专业”起来,这也是构建信任关系的千秋大计。对于幼儿园老师来说,就是唤醒他们的职业荣誉感和爱心,让老师们热爱自己的事业。对于家长来说,幼儿园也要对他们进行一定的引导,比如疏解家长的“入园焦虑”,比如教会家长们科学育儿的方法和理念。


学前教育是“人生的第一粒扣子”,且是关键性的那一粒扣子。幼儿园不仅教会获诺贝尔奖学者一生的习惯,亦教会每个人生命的体验。于此而言,既不能让小概率的“虐童事件”破坏家园互信,亦不能放任转型期的家园信任关系粗放而零落。重构“家园互信”,我们都需要往前走一步。


□文/邓丽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