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恩师于永正

2017-12-18


核心提示:他是一名普普通通的语文老师,从徐州师范学校毕业后,就一直从事小学教育教学工作,一干就是五十余年。他善于把每一个教学环节都组织得那么周密,雕琢得那么精细。华东师范大学李伯棠教授曾这样评价:于老师的课使孩子们感到有趣——情趣盎然;有味——回味无穷;有奇——出奇意料;有感——留有思考余地。本期,在江苏省徐州市教育教学研究室的协调下,记者特邀于永正老师的三位徒弟一起讲述于老师的教育故事。


2010032913573367.jpg



——备课不等于写教案。

——我把备课分为隐性和显性两部分。如果说写教案是显性的,那么,钻研教材、查阅资料、搜集信息、备学生、思考教法则是隐性的了。

——钻研教材时,我喜欢和同事讨论。自己久思不得其解的问题,往往会被别人一句话点破。听别人上课,也有助于对教材的把握,即使上得不成功,但至少帮助你熟悉了教材。



备课“备朗读”


“语文教学的亮点,首先应该在朗读上,把课文的内容和感情通过自己的声音再现出来,这是一种再创造,是赋予作品以生命。师生能读得入情入境的语文课堂,一定是充满生机、充满灵性、充满情趣的语文课堂。”


一个人朗读能力的高低,与他的情感、情操、艺术修养密不可分,于老师具备扎实的京剧艺术的功底,具有很强的感受能力、理解能力和表情达意的能力,在朗读时能一下子捕捉到文章的思想感情,并与之产生共鸣,悲痛处为之落泪,惋惜处为之顿足。尽管他有着一口标准的“胶东普遍话”,音色也不是那么完美,但学生们老师们都很喜欢听于老师朗读课文。


了解于老师的徒弟都知道,如果请于老师辅导,要先把课文读出味道来,如果读不好,师傅是要批评的,因为他要求我们备课的时候,一定要“备朗读”。2012年9月,在“于永正从教50周年教育教学思想研讨会”上,我作为徒弟,有幸上一节公开课《装满昆虫的衣袋》。初次试讲时,我还自我感觉很好,于老师却独具慧眼,给我提了几个很好的建议,并说:“来,刘杰,你把课文读给我听听。”我有感情地把课文读了一遍,于老师点点头:“嗯,读得不错,但是还不够自然,比如,法布尔喊妈妈的时候,要读出距离感‘妈-妈-,我在这儿呢!’……来,听我给你读一遍。”也是神了,于老师指导我读书时,我才发现自以为读了很多遍的课文,其实并没有走进去,只是浮在表面上。


经于老师一指导,那些文字突然活了,有了画面,有了生命。在此基础上,再来思考教学设计,竟然发现许多困惑不攻自破,许多灵感突然迸发。上完公开课,于老师握着我的手说:“刘杰,你的课上得不错,上得不错!”看着于老师慈祥的笑容,我觉得很温暖,也很感动…… 


“课文读不好就不开讲。”假如一堂课上完了,学生还读得磕磕巴巴,连正确流利都达不到,那是严重的“教学事故”,是低效的语文教学。同样,用这个标准要求老师,如果对于自己教的课文不能够有感情地投入地去读好,就不要走进课堂,就不要“开讲”。


2007年,于老师给我们全区的老师做了“说说朗读”的讲座,他特别强调:“在语文阅读中,文本语言具有双重身份。一方面,它是信息的载体,认识的工具,学生必须以它为凭借,披文得意,入情悟理,学习思想,接受熏陶;另一方面,它又是认识、学习的对象,阅读时不仅要接受信息,更要认识掌握载体本身。”讲座即将结束时,于老师说:“朗读文章,这是最见功底也最显才情的事。读得好,文章就成了 ‘自己的’,这是提高语文成绩的一大秘诀。”  


有一回,我去于老师家拜访,好奇地向他请教:“您的朗读水平这么高,是不是和从小唱京剧有关?”他一听到“京剧”二字,顿时神采飞扬,说:“当然,京剧讲究坐念唱打,念对白是基本功,读得很夸张,很有味道!”我追问:“那您是怎么练的呢?每天都坚持念?”于老师想了想:“主要是听,听多了就会了。”说到这儿,于老师提到了他的名言:“模仿是最好的老师。”他说:“学语文,靠的是模仿。老师的字写得好,课文读得好,作文写得好,学生耳濡目染,受到熏陶,自然也会写字、会朗读、会作文,还愁语文学不好吗?”


□文/刘杰(江苏省徐州市大马路小学,特级教师)



课中找寻您的影子


第一次听说师父,是二十多年前,在师范学校的小报告厅,学校组织我们观看了于永正老师执教的《草》录像课,他幽默的话语、惟妙惟肖的表演、精湛的教学技艺透过屏幕感染了在场的每一个人。而那时的我还是一个成天想着毕业后能不能改行不做老师的姑娘,看着于老师的一言一行、一颦一笑,我折服了,心想:“原来上课这么好玩,原来当老师这么有意思”。从此了绝改行的念头。 


工作后的我有机会到现场听于老师的课,虽然那时于老师不认识我,但是能听他讲课就是幸福的,我在心里认定了他是我的师父,我开始了追“星”偷师。看老师的录像课,读老师的课例,看老师的文章,学着老师的样子上课。


终于在2002年,我在徐州市教育学会小语专业委员会年会上了一堂《小河与青草》,于老师点评说:“这是小学低年级语文教学的典范!”并郑重地把“典范”两个字写在黑板上,这应该是他对一个年轻后辈最好的鼓励。后来于老师问我谁给导的课,我老老实实的回答:“高林生、孙景华、高万同老师都给我做了指导。”于老师笑着说:“我觉得里面也有我的影子。”


“是的!”我在心里说,“我看您的书、听您的课、学您的样子,课里不是有您的影子,应该全是您的影子,师父!”于老师对我的鼓励如春风化雨,我想我应该要做于老师这样学识渊博又平易近人的老师。


终于拜了于老师为师,一有机会我就给他打电话,每隔一段时间去看望他,聆听他对于语文教学的看法。2015年我要上《少年王冕》一课,特意到于老师家请他指导,他让我说了说备课思路后就让我把课文读给他听。说实话对于朗读我还是挺自信的,毕竟我这个江苏省特级教师不光获过全国教师美文诵读大赛的一等奖,还是资深的省级普通话测试员,最主要的是知道于老师备课先朗读的习惯,之前我已经认认真真地读了好几遍。


我读完后,师父微笑点头:“还不错,不过,王冕读‘娘’的时候感情不对,听师父读。”师父读完我顿觉眼前有了王冕和母亲对话的画面,文字鲜活起来,有了生命一般。接着师父又让我读王冕母亲的话,让我说说母亲此时的心情(难过、内疚),他说:“那就把她的叹息读出来。”师父的朗读指导让我豁然开朗,朗读就要这样设身处地,进入角色,要读出话里的话,读出话外的话。师父更让我懂得:精益求精的真正含义。


这样面对面的机会总是少的,时间也总是短暂的。


如今师父走了,可他的谆谆教诲仍在,他的智慧、精神、境界仍在,许多老师并没有我这样幸运的成为于老师的弟子,可是可以像我开始时那样,继续读他的书、听他的课、接受他的理念,让他的教育思想在课堂上延续下去……


□文/杨平(江苏省徐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实验学校,特级教师)



一件小事


我是徐州市的一名乡村语文老师,依然清晰地记得2011年的那个秋天,于老师借我们班的孩子上《小稻秧脱险记》一课。


那天,全区的语文教师都早早地来到了阶梯教室,座无虚席,走廊里加了好多凳子。临近上课了,班中一个孩子才匆匆赶来。


“这样重要的场合竟然迟到……”我说话的声音不由高了八度。孩子的眼圈迅速红了,低下头不作声。我还想说些什么,不知什么时候于老师已经来到了身边,用眼神制止了我,然后走向那个迟到的孩子,弓着腰,拍着他的肩膀温和地说:“老师知道你一定遇到了事情,心里有什么委屈告诉于老师。”


孩子听完,眼泪扑簌簌地流了下来。“奶奶生病了,我在家做好饭菜,喂奶奶吃完药才来上学的……”说着又哽咽起来。“爸爸妈妈呢?”“在外地打工,平时家里就我和奶奶。”于老师蹲下身子,把孩子紧紧抱在怀里,拍着委屈的孩子说:“你是个孝顺懂事的好孩子,于老师必须给你点个赞。”说着伸出大拇哥在孩子的额头上盖了个章。于老师拉着孩子的手走进了课堂……


课后,于老师找到我说:“今天你差点犯了大错,面对孩子不能用这种简单粗暴的语言,要学会察言观色,看看孩子的脸上写着什么?心里想着什么?”我的脸顿时火辣辣的。“批评,有时需要电闪雷鸣,有时需要和风细雨;有时需要凝重委婉,有时也需要默默无声。有些事理说清楚了,反倒什么都没有了。”于老师看出了我的不好意思,又讲述了他教学中对孩子是如何引导教育的,让我心生温暖。 


□文/张明星(江苏省徐州市大黄山实验小学)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