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名师于永正

2017-12-18


12月8日,一代语文名师、著名小学语文教育专家于永正先生因病与世长辞,享年77岁。中国小学语文教坛的传奇人物陨落,基础教育界一片悲痛!

于老师一生,留给基础教育界许多财富,他说“教了半辈子的书,最终,把自己教成了孩子。”他说“要用放大镜看孩子的优点,尤其是后进生。孩子的兴趣是在激励中产生的,是在不断取得进步中巩固的。”他说“穿戴不敢随便、字迹不敢潦草、说话不敢随意、态度不敢生硬、错误不敢不认、行动不敢落后、备课不敢马虎、书报不敢不读”……


oYYBAFbRTMmAI-phAADEuzF6Do8782_b.jpg


“大家”尤重“小节”


于艳华(北京市平谷区南独乐河中心小学):回忆于永正老师《秋天的怀念》一课教学,沉默许久,品味再三,竟觉得自己语言的苍白,不能道出课的精彩。课毕,听课者犹回味无穷……正如于老师所说语文课要给学生留下的是语言;留下的是形象;留下的是情感!更留下我们对语文深深地思考……


在读书中咬文嚼字、积累语言这便是语文的工具性;在读书中感悟伟大的母爱,升华学生的情感,这便是语文的人文性。工具性和人文性的完美统一,这便是《秋天的怀念》,这便是语文!


从课堂上帮助学生积累的得心应手到于永正老师在举手投足间透出的浓浓书卷气,我们都可以想见他涉猎书籍之泛,学识之渊博。事实正如我们所想:于老师每天都要读书看报,而且爱好广泛,不断地汲取文化、艺术等诸方面的营养以滋润课堂、滋养学生,所以我们眼前的的课堂是“为有源头活水来”的课堂,我们眼前的老师是一个腹有诗书气自华的大师。


此外,教学中教师还特别重视学生学习习惯的培养,如侍字单人旁写法的指导。读课文时,于老师说:这样的文章是要捧起来读的!这样的文章是要面带庄重来读的!这点点滴滴的细节无不体现着教师对学生学习的要求,对学生习惯的培养,对学生一生的关爱——良好的习惯会使学生受益终身。这一切,不禁使人由衷地感到“大家”尤重“小节”!“大家”真正弹出了《课标》的铮铮之音!


在《秋天的怀念》里,我们感动着,在于永正身旁,我们沉醉着,因为他代表着一种境界,一种小学语文的境界,一种有志于小学语文教育的年轻教师们都想启及的境界!



他是我青春岁月里的一盏灯


刘国新(北京市汇文第一小学):十七年前,一个刚刚踏上三尺讲台的年轻教师,在语文教学中跌跌撞撞地前行。因为感到无趣,我开始积极寻找出路。路在哪里?年少轻狂的我眼里有了迷惘。


偶然的一次被派去参加一个海淀区教学观摩活动,我匆匆往里闯,一位戴眼镜老者掀开门帘看到我,示意我先走,然后与我擦肩而过,我感激地冲老者一点头。《全神贯注》开始了,主持人介绍执教的是于永正老师,这不就是刚才那位老者吗?我不由得也全神贯注起来。有一个孩子紧张,简单的一句话就是读不顺。“别紧张,再读一遍。”我在台下想:这我也会。但是当读到第四遍时,所有的人都有点沉不住气了,会场里有了“嗡嗡”声。于老师不动声色,略作指导,扶着孩子的肩膀,陪着孩子读到第七遍的时候终于读顺,全场掌声雷动。在那一刻起,我被震撼到了,一个语文老师的课,竟然可以如此庄严!当一个语文老师可能也很有趣吧!细细想来,照亮迷雾的灯,就是在那一刻被点燃的。


《于永正文集》,成了我购买的第一本有关语文教学的书籍,细细读来,感觉先生就在身边与你拉拉杂杂聊自己的故事,“重情趣、重感悟、重积累、重迁移、重习惯”这“五重教学法”就成了我至今努力追求的方向。《教海漫记》,是我反复读的另一本书,每当被各种时髦理念、思潮搅得头脑发晕的时候,听听先生在书中的教诲,在先生的烛光里,找到了前行的路。



纪念他 更要“读懂”他


孙伟(江苏省建筑职业技术学院副研究员):对于老最好的纪念与学习莫如从读懂“于永正”这本书开始。


我们要“读懂”他用半世纪的讲台坚守践行“真”的一世初心。备好一堂课很容易,但要几十年如一日的像第一次备课一样准备每一堂课则尤为可贵。于老把他对教育的真爱,化作默默的平凡坚守,诠释了一名教师的崇高品德。


我们要“读懂”他把读写思作为其教书生涯的一生伴侣。读写思和胡琴、京戏一样都是于老的兴趣爱好。艺术的熏陶让他把语文课上成了语文教学艺术,读写思的习惯让他开创了“五重教学法”“言语交际表达训练”的小学语文教学新境界。


我们要“读懂”以生为中心的教育观是他一以贯之的追求。于老一生都在追求在课堂上能把课讲得入脑入心,一生都在以做一个让所有孩子都喜欢的老师作为奋斗目标。在他的教育观里,处在中心的永远是孩子们,而不是他的教案和教学。及至退休后,他仍然自责自己对孩子不够细心,自责自己管理方式的欠妥。


踏遍青山人未老。于老说过,教了五十多年的书,最终我把自己教成了孩子。是啊,在孩子们的眼里,他永远是和他们一起做游戏的最笨拙的那个孩子;在他的弟子们的眼中,他永远还是那个初心不改的慈祥的老师;在后人的眼中,他永远永远都是那个擎起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希望的国家脊梁。


纪念“于永正”,莫如慢慢读懂“他”这本书。


眼里看的见孩子 心里装着孩子


王文丽(北京市东城区教师研修中心特级教师):我和于永正老师相识于2003年。那一次,有个活动邀请了于永正、靳家彦、支玉恒、贾志敏四位名师来北京上课。其他三位老先生都带了徒弟与自己同课异构,于老师却请主办方在北京帮他物色一位青年教师,和他一起上《月光曲》。32岁的我初出茅庐,好像不知道什么是害怕。当然,也根本不必要害怕。因为一见面,我就感受到了于老师的慈爱,如春风拂面。于老师说:“上课的时候,不要有私心杂念,不要总想着人家会说自己哪里上的好,哪里上的不好。眼里要看到每个孩子的表情,耳朵里要听进每个孩子的声音,心里要想着每个孩子的需要。”于老师的这几句话对我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他让我明白:课是给儿童上的,不是拿来炫耀自己和取悦别人的。


我曾经写过一组文章,题目就叫《只拣儿童多处行》;我还做过几十场报告,主题就是《让儿童站在课堂中央》。我一直牢记着最初于老师告诫我的话:眼里看得见孩子,心里要装着孩子。


于老师去世的那一天,我正在课堂里讲一本与儿童有关的书。那天的日记我是这样写的:讲完了《35公斤的希望》,心里空落落的。飞机上,读完了《兔之眼》;高铁上,读完了《大卫的规则》。想到于老师的离世,想到他的儿童观,愈发坚定了我要通过课堂为儿童发声和请命。我告诉自己:无论教育怎样,你所站立的地方就是你的教育。你是什么,教育便是什么;你怎样,教育就会怎样;你纯粹、你有希望、你充满光芒,教育就会纯粹,充满希望和光芒!缅怀于老师,于我而言不是回忆过往,而是从中汲取更多的力量!


 前行是最好的纪念


他说,自己教的不是语文,而是孩子;

他说,自己刚悟明白怎么当老师却已经老了;

他说,自己至今还像孩子般好奇、贪玩;

他说,“教了半辈子的书,最终,把自己教成了孩子”。

这句话的背后,反映了他对教育本质的把握。

做一个让孩子喜欢的老师,是很多教师的愿望,可要真正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

做一个学生喜欢的老师,

是于永正五十多年一直践行的追求。

在他看来,要有点孩子气,童心不泯,

拥有一颗童心,才能真正走进学生的心。

身教重于言传。

教育的第一个名字叫“影响”。

半个世纪的教师生涯里,

他的教学,他的品格,他的育人思想,

灌溉了学生与青年教师们的成长。

教育,是用生命影响生命!

于永正老师离开了,

但人们不会忘记——

他是全国著名特级教师,

是教育部“跨世纪工程”向全国推出的首位名师,

他是那个孩子们都喜欢的于老师。

先生离去,

只是自然生命的终结,

其教育生命却似那一本本富有灵魂的书籍代代相传。

如今,天上多了一颗指路星,

地上他埋下的种子早已开花!

愿先生一路走好!

前行,最好的纪念。


□文/李睿

(北京市门头沟京师实验中学)



□文/本报记者 郑欣 汤灏

胡畔 何文洁 苏珊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