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乡村教师关乎乡村的活力与复兴

2017-12-26


著名作家刘慈欣的科幻小说《乡村教师》通过富有张力的描写,表达了对广大乡村教师的敬佩之情。他笔下的乡村教师和大多数人脑海中对于这个群体的形象是一样的:一支粉笔,两袖清风,三尺讲台,四季晴雨,扎根在最贫瘠也是最需要教育的基层。


中国有300多万乡村教师,面对着4000多万农村孩子。长期以来,他们不仅在生活待遇方面不及城市教师,而且在编制设计、职称评定等方面也存在较大的差距。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提到乡村教师的问题,指出要让乡村教师“下得去”“留得住”“教得好”。“下得去”并不容易,由于城镇化的推进,城乡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乡村教师通过各种办法离开村庄,到县城或者市里去工作的现象并不少见;“留得住”更难,有的地方甚至用行政手段规定新招教师需要先到乡村服务至少两年,这样的规定固然可以暂时填补乡村教师的短缺,但问题在于,这种做法显然会带来两年一个周期的“由乡返城”潮,乡村教师频繁的更迭,会让乡村学校成为一座座驿站。“教得好”则是一个教师素质提升问题,这对教师提出了更高要求,要想教好,不仅自身需要获得培训机会,还需要获得一些高质量学校的帮扶。真正实现这看似简单的九个字,需要社会各方的共同努力。


2015年,国务院下发了《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提出优先发展乡村教师队伍的战略举措,这一举措意味着乡村教师队伍建设已经上升到国家战略的层面,在社会上激起热烈的反响。之后,以聚焦我国中西部偏远地区教育、表彰县及以下优秀教师的“启功教师奖”和“马云乡村教师计划”等纷纷推出,让社会各界对乡村教育更为关注。


作为全国文化中心的北京,也实施了诸多有效的举措。2016年初,北京市政府办公厅印发了《北京市乡村教师支持计划(2015-2020年)实施办法》,明确提出,进一步提高乡村教师待遇,建立市级财政对乡村教师岗位实施生活补助政策。从目前各区实施的情况看,成效显著。无论是北京还是其他地区的做法,都意在提高乡村教师的地位,真正让乡村教师生活得更体面,更有成就感和尊严感;意在缩小城乡之间的差距,提供更有质量的教育。


乡村教师队伍建设,关乎教育公平。十九大报告特别提到“实施乡村振兴战略”。乡村何以振兴?需要靠广大的乡村土地上的人民。人民文化素质的提高,则离不开乡村教师的付出。随着社会发展,农村学生和家长对于教育的要求也在提高,这显然对乡村教师提出了严峻的挑战。他们不仅要成为课本知识的专业提供者,还要担负起乡土知识的发掘者和传播者角色。要实现这样的角色转换,既要求他们具备一定的专业水准,更为重要的是需要他们和乡村的深度融合。目前,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在制定相关政策的过程中,正千方百计提高乡村教师各方面待遇,增强他们扎根乡村、终身从教的使命感以及立德树人、教书育人的荣誉感。


乡村教师队伍建设,更关乎乡村的活力与复兴。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我们共同的中国梦,乡村的复兴必然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环。教育家陶行知先生说:“学校是乡村的中心,教师是学校和乡村的灵魂,小而言之,全村的兴衰,大而言之,全民族的命运都掌握在小学教员的手里。”也许连乡村教师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身的重要性,但的确如此。乡村教师是孩子们体验外部世界的第一面镜子,有乡村教师在,孩子们就会在心中埋下求学的种子,就会保留用知识改变命运的梦想;有乡村教师在,乡村就不是文化的贫瘠之地,才会有薪火相传,琅琅书声。


习近平总书记在十九大报告中说,要“高度重视农村义务教育”。农村教育的根就在乡村教师,只有让他们有活力,农村教育才更有活力,而乡村的文化也才更有活力。


□文/鲍丹禾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