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教育“一个兵” 中得到的启示

2018-01-09


T同学是个极特殊的儿童,他的心理年龄偏小,9月份开学说什么也不肯进教室,上学第一天哇哇大哭,死拉住爸爸的衣角不放,我苦口婆心,哄了半天也无济于事。我拽住他的手,示意家长离开,没想到,他拼命挣扎,用力一甩,竟然把我甩了个跟头,要知道周围还有好几位家长啊,那是多么难堪的一幕啊!我刚想发火,但老师的责任感使我克制住了情绪,我伸出手说:“来,T,快把我扶起来。”他愣在那里,不知所措,在旁边家长的帮助下,他怯生生地伸出小手,我一把拽住他的手顺势站了起来,并抓住时机说:“你看,学校的老师多好啊,不会打你、不会骂你,更不会吃了你。”见他咧了咧嘴角,笑意留在脸上。我马上说:“上学可好了,能当大组长、大班长,快进教室坐好吧!”他听了,慢慢走进教室。虽然后来他一连哭了两个多星期,但最终他还是和他的同龄人一样,心甘情愿地走进校园,开始了自己的学习生活。


后来,在反思这个教育过程时,我体会到:是我的宽容,使他消除了对学校老师的畏惧,消除了对学校的陌生感。宽容有时候真的比惩罚更有力量,当然,教育不能一味的宽容,更不能随意放纵,但值得记住的是,成长是需要空间的,必要的宽容恰恰能创造出成长的空间。


低年级学生对小红花、红旗等摸得着看得见的奖励有特殊的好感,这些奖励充满了吸引力。又到了周五,这是换大红花的专用时间,我问大家:“谁够十朵小红花,我给你们换成大的?”刷,一下子站起来十几个孩子,他们个个都兴高采烈。这时,我发现T虽然也站了起来,却不像别人那样兴奋,眼睛始终没有看我。下课了,同学们说说笑笑离开了教室,T却没出去,他在讲桌前整理着我的东西,忽然,他小声说了一句:“老师,我刚才骗您了,我得了九朵小红花,可我也换大红花了。”


我听了他的话,为他有敢于认错的勇气而高兴,为他对老师的信任而高兴。上课铃响了,我在班上表扬了他敢于认错的行为:“T是个诚实的孩子,我们为他的诚实鼓掌。”本以为T会挺直胸膛,接受这掌声,然而,他却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低下了头,直到下课也没看过我。我问他怎么了,好半天他才说:“我不愿意让同学知道我骗老师。”我的心微微颤了一下,多么敏感的一个孩子,他的一点点缺点永远不希望让人知道,只想把自己犯的错误告诉老师,而我愚蠢地挥霍掉了学生对我的信任,让他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后来我想尽办法弥补,才又找回了他对我的信任。


这事让我自责好久,也让我认识到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挥霍学生的信任”。要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爱护学生的自尊,因为一旦扼杀了孩子做人的尊严,就有可能毁灭孩子的一生;要像珍视珠宝一样珍视孩子的信任,因为一旦孩子失去对老师的信任,老师对他的教育将会一败涂地!


□文/宋万云

(通州区运河小学)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