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数字化教育真的落后吗

2018-01-10


1月8日—10日,以39岁问鼎法国政坛巅峰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开启首次访华之行。恰逢此时,一位法国网红小伙热情喊话中国马化腾去法国普及移动支付的视频风靡网络,甚至被新华网等主流媒体纷纷转载。那么,法国的数字教育到底发展得如何呢,是不是真的像网红视频中自谦的那样——“太落后了”呢?


举全国之力发展数字化教育


马克龙上台伊始提出的教育口号是——“为每一个人的成功与卓越”。2017年9月,上台不足半年的马克龙政府开始在法国全境推广教育领域的一系列数字连接与播放技术,旨在紧密连接中央与地方的教育架构,实现新技术条件下的统一指挥与协调。此前,法国前总统奥朗德政府提出的在“数字校园”行动口号之下的“教育数字化计划”正是法国未来20年(2014—2024)教育发展规划蓝图。


法国教育领域的信息化和数字化不但受到国家顶层设计的重视,更动员了全社会的各方力量参与筹建。调集国家层面的“高速法国计划”与“投资未来计划”,为基础教育领域的数字化建设进行资金投入和行动力保障。法国还重组了中央教育行政部门,调整并增设了“教育数字化计划”专门的领导办公室,统筹调度国家、学区和省级的行动步骤。


2017年10月,法国国家教育部发起的人工智能计划成功入选“2018法国全境企业公益项目”,意在举全国政商之力迎接全球数字化转型的挑战。这一人工智能计划由两大部分组成,分别面向学生和教师。面向学生的“CoachElève”举措,将为中小学生提供才能诊断与个性化建议,以人工智能技术为辅助,为所有学科中每个学生提供优化的成长路径。面向教师的“AssistProf”举措将为教师提供监测班级整体发展、个性化关注每个学生,以及回应教师个体职业生涯具体挑战的数字技术方案。


变革学习方式 培养应用意识与能力


从数字化教育基础设施看,法国中小学中的数字化技术基本配备目前主要体现在两个方面,一是数字化工作空间的基本普及,二是个性化电子档案系统的配备。


硬件到位之后,应用意识与应用能力更为关键,法国由此从国家层面开始发起学习方式变革实验。首先,是基于数字化工作空间的数字课本项目。该数字课本系统通过网络承载,可以由初中生在学校和家中比较便捷地应用,从而达到为学生书包减负、提供前沿的数字学习资源以及发展新的教学方法。其次,是平板电脑进课堂项目。众多教师利用平板电脑设计了很多新式的教学案例,并在教育部网站的特设栏目中进行了遴选、展示和分享。第三,是“严肃游戏”(英文Serious Games,指以教授知识技巧、提供专业训练和模拟为主要内容的游戏),主要应用于理工科的实验教学以及学生学习成果的测评上。    


进一步,围绕打造数字化时代教师队伍展开的行动。正如法国前国民教育部部长樊尚·佩永所言,强调数字化,既不应让学生和教师陷入专业技术的“迷局”里,也不是让他们对着电脑屏幕傻傻发呆、不知所措,而要确实推进数字化在教学中的高效使用。法国通过“连线教师”等数字化应用软件,为中小学教师提供数字化时代继续教育的培训系统。该培训系统还专门为在数字化应用方面培训合格的教师设置了文凭认证,诸如“信息与互联网二级教师”,在一定程度上相当于硕士水平。


数字教育承载国家价值传统


法国教育领域的共识认为,在有效掌握这些时代新工具、追随时代发展的同时,也必然意识到应用这些新工具所应当具备的伦理道德感,诸如保护版权、尊重隐私等。法国针对在线教育环境的开发,都重点要求配套提供保护和安全机制,预防互联网使用者在网络环境中释放不适宜的内容,同时也避免互联网使用者接触不适宜的内容。


法国对于教育改革从来都保持着审慎和辩证的态度,基本观点是教育不能为改革而改革,而应当注重传承,在原有的价值基础上有效自省。在“数字校园”行动的推进上,法国教育界从一开始就将其界定为“新时期保障法国教育公平公正”的重要举措,即创造环境让所有的学生都尽可能平等地接触新计划、学习新的生存和发展技能。


在实质性的推行步骤中,法国也非常注重对于贫困家庭和落后地区的政策倾斜。此外,法国也一直将学校视为社会整合的重要推动力量,学校是实现共和国理念的有力工具,也是把所有人联系在一起从而保持社会统一和公民团结的熔炉。即使在与时俱进追逐新技术的过程中,这种理念的渗透和使命的落实也一直没有减弱。


□文/王晓宁(中国教科院国际与比较教育研究所)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