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读得太少”缘于“学得不累”

2018-01-17


近日,《中国好书评价》研究报告在北京发布。报告显示,中国读者购买量低于阅读量。报告认为,一方面因为中国人对图书的版权意识不高,另一方面在于出版社出版的图书无法吸引读者。数据还表明,大学本科文化程度的受访者对各类图书的阅读数量和购买数量普遍最低,甚至低于初中以下学历水平者。2018年1月10日中国新闻网)


著名诗人雪莱曾说:“读书越多,越感到腹中空虚。”书籍能给我们带来的,是无穷无尽的知识;而阅读,则是汲取这些知识的途径。尽管报告发布后,有网友迅速抛出神评论,或质疑“初中以下读的多数是教辅书”,或反问“大学有图书馆,有电子数据库,免费下知网,免费看周刊,我为什么要买?”然就此现象,我还是想说:“读得太少”未尝不是缘于“学得不累”。


关于学习方式不同带来的素质表现差异,有一种说法流传已久:中国学生是刻苦学习12年,到大学休闲;美国学生是“休闲”12年,大学开始刻苦学习,玩命地学。这是走向社会前,最有价值的黄金学习阶段——过了这个坎的年轻人,其在本领与情商的提高上会有质的飞跃。这一说法是否站得住脚,自然是见仁见智。不过,此前网上曾热传一张图片,揭示的是凌晨4点多的美国哈佛大学图书馆,学生们仍座无虚席在认真学习的景象,便说明人家的大学生活,的确过得不算轻松。


“读得太少”缘于“学得不累”。其实,对于本科学历者图书阅读量低于初中以下水平的调研结论,山东大学特聘“文科一级教授”、北大语文教育研究所所长温儒敏先生,早在5年前就予以关注过。他认为,大学生文学阅读状况还不如中小学生的怪状,明显折射了应试教育的负面影响。为此,他曾大声疾呼,阅读对于人的成长太重要了,说得极端一点,宁可不上语文课,也不能不读书。可现在,受制于中考和高考的“多做题,少读书”,学生们哪怕进了大学,对于读书的习惯和爱好,却并没有很好培养起来,甚至还由于大学生活的相对“悠闲”,反而更加不注重潜心阅读了。


“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一位留学哈弗的女大学生之所以坦陈,她在这里一个星期的阅读量是在北大一年的阅读量,原因无他,就是因为那里的学习氛围、竞争压力,“逼”得她必须心无旁骛地多多阅读、不断闯关。只有投入大量时间进行认真准备了,才能够快速融入和参与到课堂的讨论中,也才可以避免成为该校每年大约20%的被淘汰者之一。


的确,国民阅读习惯与学生在各个教育阶段的语文教学息息相关。理想的状态是,“让语文教学贴近学生的生活实际,让课堂阅读教学往课外阅读伸展,让课堂内外的阅读教学相互交叉、渗透和整合,联成一体。”所以,在应试教育还不可能完全取消的情况下,让学生除了“为高考而读书”,适当保留一点自由阅读的空间,使其爱好和潜力在相对宽松的个性化阅读中,得到同步发展与提高,无疑也是一种当务之急。


□文/司马童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