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传统文化中品读师者风范

2018-02-26


13.jpg

苏金良,北京市通州区教师研修中心副主任。先后开设了以教师继续教育为主的《〈论语〉中的现代教育思想》、以新大学生岗位培训为主的《新课程十讲》、以干部培训为主的《正确认识教育的人文属性》、以德育班主任为主的《修己安人,进德修业》、以国学培训为主的《反本开新读经典》等课程;出版专著《汉字的味道》、《三步六正学国学》、《形体健康四维论》等。


《礼记·学记》有云:“凡学之道,严师为难。师严然后道尊,道尊然后民知敬学。是故君之所不臣于其臣者二,当其为尸,则弗臣也;当其为师,则弗臣也。大学之礼,虽诏于天子无北面,所以尊师也。”这是“师道尊严”的出处。所以,古代有天、地、君、亲、师之说。


“师道尊严”的含义虽在长时期的发展过程中不断变化,但是其初衷却提醒我们要遵道,尊有道之师。教育提倡重道乃是教师职业使然,“道尊然后民知敬学”。教师先善其德,能够全身心投入教育事业,做到为人师表、关爱学生、诲人不倦、公平、公正,才能获得师尊。


《礼记·大学》有云:“自天子以至于庶人,壹是皆以修身为本。”梁漱溟指出:修身是儒家自觉进行学习、磨炼、陶冶和提高的真功夫。修身是一种精神活动,是内心经历修养、磨炼而实现超越自我,走向完善的过程。因此,师德建设也要经历三个层级的修行。


一是三省吾身。孔子说:“见贤思齐,见不贤而自省也。”(《论语·里仁》)。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习乎?”这是儒家反省自克的修行,作为新时代的教师也要三省吾身。


党的十八大把“立德树人”作为教育的根本任务,把“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办人民满意的教育”作为党的教育方针。面对新时期的教育方针教师反观自省:能否以“立德树人,以文化人,以人育人”为纲,用教师高尚的师德影响学生,用深厚的文化积淀涵养学生人格?教师能否以“正己”言传身教改变学生?正如孔子所说:“其身正,不令而行;其身不正,虽令不从。”(《论语·子路》)“政者,正也。子帅以正,孰敢不正?”(《论语·颜渊》)。


2014年9月,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师范大学,发表了“四有”好老师的讲话;即:有理想信念、有道德情操、有扎实学识、有仁爱之心。面对“四有”好老师的标准,反躬自省:距离“四有”好老师的素质要求还有哪些不足?


习近平同志在考察八一学校时,特别强调了新形势下教师的“四个引路人”的角色定位。即:教师要做学生锤炼品格的引路人,做学生学习知识的引路人,做学生创新思维的引路人,做学生奉献祖国的引路人。面对“四个引路人”的角色定位,教师反思自省:道之所存,师之所存。新形势下可否担当起“传道、授业、解惑”之责任?


二诚意正心。《中庸》有云:“诚者,天之道也。诚之者,人之道也。”强调了“天道”与“人道”的融洽,突出了人的主观能动性,用诚意追求的天人合一的境界,达到这一境界,“虽愚必明,虽柔必强。”在师德建设中,同样强调是教师诚意的教育理想、信念的建立,它是教师实现教育目标的原动力。《礼记·大学》中指出:“欲修其身,先正其心;欲正其心,先诚其意,欲诚其意,先致其知。”诚意正心的重点在于“毋自欺”,在于“慎独其身”。《大学》中的《诚意章》提示教师要:实事求是,注重慎独。面对学术上“一哄而上,一下而散”的现象,教师能否保持学术独立之思想?能否一以贯之追求教育之理想?


三是格物致知。 《礼记·大学》中的“八条目”是在行动上达到至善。格物致知,就是在强调科学探究事物的原理,不被表面现象所蒙蔽,致知在格物,这是求得真知,获得智慧的路径。信息时代,面对强大的信息流,教师要反观自己:是否淹没在信息流中而无法自拔?是否能将碎片的信息集成学习系统?可否运用大数据滤掉学习的干扰因素,从而探究出学生学习的发展规律?


为人师表,教书育人是师者的天职。教师在自省中止于至善,在诚意正心中追求教育理想,在格物致知中形成教育智慧。


止于至善是人生的追求,教师职业道德就是在对教育的尽职、尽责、尽全力的修行中,实现尽善、尽美、尽真爱的教育理想。师德建设化用《中庸》的思想,是:“好学近乎知,力行近乎仁,知耻近乎勇。知斯三者,则知所以修身;知所以修身,则知所以育人;知所以育人,则知所以育天下英才矣。”


我始终坚信:身教胜于言教是导师,言教胜于身教是老师。作为教师一生都在追逐“读书·教书·著书”的精神生命梦想,这个生命意义就是“修身立教,师德筑梦”。


□文/苏金良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