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发展契机来临 该如何把握

2018-04-03


编者按:读孟夏校长的《叩问教育的幸福》,总让我有一种特别的感动,在当今这个充满喧嚣、躁动的社会里,他依然保留了属于他自己的那份宁静与恬淡。书中他畅谈对教育的深爱,坦陈自己的教育心路,书中有意无意间闪耀出来的理性光华,常常让人感叹并回味无穷。本文节选一部分,与读者分享。


■校长名片


微信图片_20180403160856.jpg

孟夏:中国音乐学院附属北京实验学校校长、朝阳区安贞学区理事长



在学校发展史上,更名往往具有里程碑意义,影响深远。我校从“安慧里中心小学”更名为“中国音乐学院附属北京实验学校”,既得益于一个偶然的机遇,也是学校多年来在艺术教育上坚持如一、不断精进的结果,同时也与我们的主观努力争取有着直接联系。从校长的角度来说,要把握住契机,为学校发展迎来广阔的空间。



坚持不懈搭上“高参小”项目末班车



那是在2014年6月,作为一项学校教育的机制创新,北京市教委推出了“高参小”项目。朝阳区选定了区内30所小学作为“高参小”的实验校,一开始并没有安慧里中心小学。我也是偶然中听说这件事,得知学校没有被列入实验校,连忙打电话向区教委咨询,相关负责人表示,由于学校本身艺术教育特色明显,故没有纳入30个名额之内。然而“高参小”项目,在我看来,对于提升学校艺术教育的内涵,是一个非常好的契机。办学多年,我一直很注重与大学、高水平教育科研机构的合作。但尽管如此,当时学校还未能与大学建立一种相对稳固的、常态化的交流合作机制。


我把自己的想法向负责同志做了说明,表达了加入“高参小”项目的强烈愿望,后经过努力申请,我们总算搭上了“末班车”,挤进了“高参小”项目。



百尺竿头期待成为附属学校



这是学校第一次与中国音乐学院的直接接触。虽然多年来,安慧里中心小学作为一所民族音乐特色的小学名校,也邀请过中国音乐学院的教授和音乐家来校指导,尽管我们两家在地理位置上很近,但这所中国传统音乐教育的专业殿堂、最高学府,在我们眼里一直是可望而不可即的。


有了中国音乐学院的直接参与,学校的艺术教育可谓是“如虎添翼”,一下子上了一个更高的台阶。就在这个过程中,一个大胆的念头在我心里萌生了。可否更进一步,让安慧里中心小学成为中国音乐学院的附属小学?应该说,我的这个念头并非心血来潮,也不是盲目地赶时髦!


这些年来,安慧里中心小学自从我接任校长以来,正沿着我当初设计的教育蓝图在稳步前进,从拥有一个民乐社团的艺术特色学校发展成为学生人人可选择、个个有特色的首都素质教育名校,在全国也渐渐有了名气,能够“不辱使命”,这是我引以自豪的。


但同时,我心里一直在思考着,学校下一步该往何处去?一方面,学校的艺术教育,似乎已经到了一个高原期。该取得的荣誉都得了,学校更高的目标追求是什么?另一方面,学校如今正致力于艺术教育与学科深度整合,急需得到高水平专家的深度介入。



执着追求不断探索学校发展新途径



有了这个念头,我们立刻行动起来,郑重地向中国音乐学院领导提出了申请。就在这个过程中,我的愿望越来越强烈,也越来越坚定,从一开始希望挂牌成为中国音乐学院的附属小学,进而希望成为附属学校。两者虽然一字之差,但发展前景迥然不同。


如果成为附属学校,意味着我们将来可以办中学,成为九年一贯制甚至是十二年一贯制的学校。这样不仅可以更顺畅地实现与中国音乐学院的学段衔接,也可以为学校那些有志于在艺术教育道路上继续深造的孩子,提供一个更宽广、更优越的成长环境。


任何理想的实现,都要讲究天时、地利、人和。最终学校更名成功,一个新的时代开启。


学校更名的价值,在于我们对学校的价值进行重新定位,对学校文化进行重新思考,办一所我理想中的新学校。这所学校的新不在于校名,也不在于硬件更新,而在于学校文化的重新建构,未来的中国音乐学院附属北京实验学校,应该是一所代表先进教育文化的新学校,应该有先进的教育理念和实践,有影响并改变教育现状的能力,也有对教育发展规律的探索。


这,才是一所新学校诞生的意义所在。


□文/孟夏(文章节选自孟夏著作《叩问教育的幸福》,内容有删减)

文章来源:朝阳教育报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