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读经典 开启教育智慧

2018-04-17


随着各种教育新思想、新理念、新方法的不断涌现,教师的视野开阔了,观念转变了。但在教学实践中仍面临一些困惑。这时,重新阅读教育经典,从中发掘和汲取教育智慧,或许能对教育实践有所启发。

微信图片_20180413135802.jpg

前苏联当代著名教育家瓦·阿·苏霍姆林斯基是一位具有30多年教育实践经验的教育理论家。为了解决中小学的实际问题,切实提高教育、教学质量,他专为中小学教师写了一本《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书中每条谈一个问题,既有生动的实际事例,又有精辟的理论分析,文字深入浅出,通顺流畅。


最近,再次阅读了前苏联著名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所著的《给教师的一百条建议》,其中一些思想给我新的启发,拿来与大家分享。


第二条:教师的时间从哪里来?一昼夜只有二十四小时


教师除了授课、备课、批改作业之外,每天还有几小时被课外工作占用,完成必须的生活活动之后,很少有空闲时间。怎样解决这个问题?书中指出:最主要是看教师工作本身的方式和性质。一位有三十年教龄的历史老师上了一节非常出色的公开课,课题是《苏联青年的道德理想》。听课的教师和视导员听得入了迷,连记录都忘了做。课后有位老师提问:“您花了多少时间来备这节课?不止一小时吧?”那位历史老师说:“对这节课,我准备了一辈子。而且,总的来说,对每一节课,我都是用终生的时间来备课的。不过,对这个课题直接的准备,或者说现场准备,只用了大约十五分钟。”


怎样进行这种准备呢?这就是读书,每天不间断地读书,跟书籍结下终生的友谊。潺潺小溪,每日不断,注入思想的大河。一些优秀教师的教育技巧的提高正是由于他们持之以恒地读书,不断补充他们的知识。一个教师在刚参加教育工作的头几年里所具备的知识,与他要教给儿童的最低限度知识的比例为10∶1,到他有15年至20年教龄的时候,这个比例就要变成20∶1,30∶1,甚至50∶1。


第六十五条:让学生进行独立的脑力劳动——研究性学习法


看到标题立刻就让我的眼睛一亮:苏霍姆林斯基的时代也有研究性学习?我一直以为“研究性学习”的说法是近代欧美国家提出的,仔细阅读后发现文中描述的研究性学习法实质上就是要让学生的思维活动带有解决问题、完成任务的性质,这其实与我们当前大力提倡的研究性学习或探究性学习本质上是相同的。书中描述了一种荒诞的现象:学生的知识储备越多,往后的学习反而越困难。这就类似于我们现实社会中学生“高分低能”的现象。而如果概括性的结论不是死记硬背的,而是通过分析事实和现象有理解地抽取出来的,那么情况就有所不同了:学生的知识范围越广,学习起来就越容易。这也就是在新课程中设置研究性学习课程的主要目的。


在新课程改革中,如果只是断章取义、片面地理解新课程的理念和原则,将会使新课程倡导的理念成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就可能成为支离破碎的“教条”。如果能够重新阅读历史上重要的教育著作,对教育家和他们的教育理论有一些了解,必然能够加深我们对新课程理念的认识和理解,帮助我们更好地把握其特征,促进新课程的有效实施。


第一条:请记住,没有也不可能有抽象的学生


文中在开头就提出了一个至今令许多老师头疼的问题:就是为什么早在小学一年级就会出现一些落伍的、考不及格的学生,而到二、三年级有时候还会遇到落伍得无可救药的,因而教师干脆对他放弃不管的学生呢?这个问题不仅是在苏霍姆林斯基所处的那个年代存在,就是在当今,丝毫未见减少。


在提出问题后,苏霍姆林斯基直接做了解释:这是因为在学校生活的最主要的领域——脑力劳动的领域里,对儿童缺乏个别对待的态度的缘故。这实际上也就是中国的教育家孔子所提出的“因材施教”。


这条教育原则,对每一个从事教育的人来说都是耳熟能详的。但是在实际的教育工作中,有多少人能真正做到这一点呢?


谈到差异与个性,我想起暑假中我在小五台山上看到的景象:当我站在山坡的草甸上时,我看到了一片葱翠的草地,我觉得这不过是一片草地而已。然而,当我俯下身仔细观察时,我发现其实草地中的每一种植物都是各不相同的。看似平常的草地,仔细观察会发现很多各具特色的植物;看似普通的学校,如果深入课堂听课和观察,我们也会了解到每一位教师、每一个学生的个性与差异。


努力做到重心向下,深入学校和课堂,关注每一位教师,促进教师的专业成长,将作为我今后教研工作的理想和追求。


文/梁烜

(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基教研中心)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