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校石碑记

2018-04-17


钟鼓楼下,护城河畔,百年古校,桃李芬芳。从清代八旗官学到民国平民学校,再到新中国的人民学校,那些藏匿在光阴里的“老物件”记录着它的起源、变迁和成长。本期,让我们走进百年老校,去寻访校园里的“国家宝藏”。



 北京一中

——经正书院石碑



北京市第一中学是一所拥有三百年历史的名校。它起源于1644年(顺治元年)清军入关时创办的八旗官学,最早为满洲八旗子弟读书场所。据《北京市志稿》记载:“市立第一中学原由清初顺治年间设立之八旗官学所创办。缘自光绪十三年,各官学动用常年经费。在撙节项下合置学舍一区,坐落在北城安定门内郎家胡同,面积广大,栋宇毗连。”该地原为已故礼部尚书延煦官宅,宅院中正门、影壁、正厅等古建筑至今仍在。


清末时期,经历二百余年的八旗官学因校舍年久失修以及时代变革等原因,多已无法容纳学生在校学习。1897年,经过改良后,官学定名为经正书院,创始人徐桐,校舍位于安定门内郎家胡同。书院在教学上分经义、治事二部,经义部每月作《四书》义一篇,治事部每月课《通鉴论札记》一册,讲书两日。


北京一中现存碑亭内,有两座记载学校由官学改为书院的建校石碑。现存放于书院正厅前廊下东西两侧,石碑保存完好。20世纪50年代末,由于扩建教室,两碑均移到院内露天存放,随后因校内修建人防工事,遂把他们当作石料使用,埋于地下。20世纪80年代初,一中翻建校舍,在清理基地时,又把这两块碑用吊车吊出来。新教学楼完工后,石碑被放置于碑亭内,被当做文物保护起来。


东侧石碑正、背面为吏部尚书徐桐和军机大臣、兵部尚书孙毓汶给光绪皇帝的奏折全文,并有光绪皇帝“依议钦此”批示,全文共1400字左右;西侧石碑正面为徐桐撰写的经正书院创建碑记,共700字,背面为各省地方官吏捐款名单及金额,包括19个省区,共56人。


如今,作为北京最古老的学校之一,学校已历经300多年的沧桑,深厚的历史底蕴犹如一部厚重的书,记录着中国教育发展和变迁;悠久的文化传承犹如一幅绚丽的画,描绘出中国近现代各时期的教育色彩,古老校园中一代代的师生们,更是坚定着信念与追求,在新时代继续谱写着育人之歌。



金台书院小学

——康熙题字碑


北京市东城区金台书院小学位于天坛公园的北侧,它的前身是清代的金台书院。金台书院,起源于清康熙年间的“首善义学”,1700年,京兆尹钱晋锡在这里设大兴、宛平两县的义学,称为首善义学,历经康熙、雍正、乾隆三朝,至1750年,首善义学经过大规模的修缮扩建,改名为金台书院。民国初年,金台书院改为京师公立第十六高等小学国民学校。解放后,学校曾改为北京市九区中心小学、崇文区东晓市小学等。2011年7月,更名为北京市东城区金台书院小学。


据《宸垣识略》一书记载:“金台书院在慈源寺东,本义学。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圣祖御书广育群才额赐。乾隆十五年(1750年)改为书院,有御制碑。”


我国的书院始于唐代。纵观唐宋时期的书院,多以邀聘有名的学者讲学为主,间或议论时政,是传播学术思想,研习儒家典籍的地方。到了明清时期,书院虽然还很盛行,但多数已不是以讲学为主,而是成为了准备科考的场所。在清代,每逢会试、殿试之年,各省的举人、贡生多纷纷进京应试。应试的举人、贡生,考试之前要做准备;考试以后要等放榜;考中的要拜官、谒师、酬友,就是落第的也多在京消夏,或等待来科再考。所以距离京师较远省份的应考举人、贡生,为避免往返的跋涉之劳,就多在京久居。他们很需要有个提供食宿、方便待考的地方,金台书院就是为了适应这些需要而创办的。


创办金台书院还有一个作用,就是对进京赶考的各种身份的生员进行甄别考试。书院逢朔望之日即命题考试,京兆府尹常亲临考场监考。书院对考试成绩优良者给予“膏火”奖励,作为就学的资助。金台书院设院长、学副、上舍等额。书院的主持人多为有名之士,如康熙年间举人王源、雍正年间进士陈光仑,均做过书院的院长。金台书院招收的学员,主要是京师和各省来京准备参加会试及殿试的举人、贡生,但顺天府的童生(秀才)亦可就业肄业。书院除了官方规定的必修课即“官课”之外,还有定期请学者讲座,称为“师课”。教学内容则主要是习八股文章,临摹法帖,并定期考试,也间或讲些经书义理。


《光绪顺天府志》中的金台书院图可看到,书院大门前边有影壁,大门里有垂花门,后有大堂两座,最后是朱子堂。大堂的四周是用房子围起来的一座座封闭的四合院,还另筑围墙。四周的房舍用做教室、讲堂,是我国古代书院的典型建筑。东西文场各为教室十间,房前有走廊。东西还各有五间厢房。


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清廷正式宣布废科举,金台书院停办,其旧址改为顺直学堂,民国期间改为公立第十六小学。后虽几次易名,校舍总体格局变化不大。现为东城区金台小学,1985年公布为市文物保护单位,并按照文物保护法则进行了全面维修。现存文物有乾隆四十九年(1784年)的《金台书院记》石刻一方,镶嵌于大门东壁,院内尚存石碑两座。

□文/张晓兰(北京教育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