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研究请慎用自造词

2018-04-26


近日,拜读张斌贤教授的大作《少制造些意见,多生产点知识——关于教育研究规范化问题的评论》后,深有同感,遂顺延其思路略表感受。


既是学术论文,自然会涉及概念。通常,一篇论文提出概念后,要义与内涵将紧随其后,并以此为基础展开论证或论述。然而,教育论文中普遍存在两种习以为常的情况:一种是随意套用时髦概念或就一个新概念进行“迁移”式的衍生应用;另一种是“自造”一个“全新”词(概念),但又不对该新词进行基本的概念界定,而只描述其外围现象,并以其替代概念的内涵。


在第一种情况中,如“领导力”一词流行起来后,许多作者开始“迁移”衍生出许多似是而非的“领导力”:课程领导力、教材领导力、教学领导力、课堂领导力、班级领导力、学校领导力、校园文化领导力、家校协同领导力;由“赋能”衍生出“提能”“补能”“缺能”;由宏观经济发展的“供给侧改革”衍生出“课程供给侧改革”;由“学生核心素养”衍生出“班主任核心素养”等。此类套用时髦概念或“迁移”式衍生概念的一个最大特征,就是作者以原概念的已知作为衍生概念的已知,基本不去考虑由于概念的衍生所带来的含义变化,从而造成因其模棱两可令读者似懂非懂,进而造成教育领域学术论文中一些概念“连吃带混”的不良风气。


自造词(概念)主要是指作者为了出奇、出新而自造或生造的词。若说这种“词”(概念)是传统中文,《辞海》《辞源》中却均难觅踪迹;若说是舶来译文,又无外文标注。更令人难以接受的是,多数喜好自造词的作者还有一个共同特点,那就是造出新概念后,虽也象征性地给出概念界定,却大都避而不谈该概念的要义与内涵,而是兜着圈子作外围“相关性”描述,即绕着概念的周边用一大段文字作延伸(不是外延)说明,而不去碰触概念实质,不愿直奔主旨要义。这种情况与卖大力丸的人向消费者介绍大力丸的思维模式非常相似:“祖传的秘制大力丸,有病治病,无病强身。不管是伤风感冒还是十期肺痨,只要吃了大力丸,保证药到病除。”这种兜售的特点在于绕着圈儿地说大力丸的效果“好”,但就不告诉人们,大力丸是什么及大力丸之所以能治病强身的基本药理。


张斌贤教授在文章中提道:“上述现象尽管看似不同,但其反映的问题在本质上是相同的,即它们都与学术研究工作的常规不相符,都违背了知识探索活动的基本规范。”本文所列举的这些现象只是不符合“知识探索活动的基本规范”现象中很细微的一部分,然见微知著,也足以说明目前教育论文的作者及刊载教育论文的各级刊物、教育著作的作者和各级出版社对于学术规范的尊重和遵守的状况。


研究者、作者、刊物、出版社和读者共同形成一个学术研究生态圈,当一个研究生态系统对于“知识探索活动的基本规范”不甚介意的时候,真实情况就远比想象得更为复杂和严重。真切希望有更多的学者们跟进发声,以净化教育学术研究的生态系统。


□文/耿申(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