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永新:共读打造生命共同体

2018-05-18


“三日不读书,便觉言语无味,面目可憎”。读书之要,古今皆知。今之师者,当如何阅读?近日,现代教育报社、海淀区教科院共同举办“好老师爱阅读”主题论坛活动,民进中央副主席、知名教育家朱永新,北京10余位中小学名校长、名师齐聚海淀区敬德书院共话教师阅读。


读什么比怎么读更重要


“要让学生喜欢读书,首先自己要喜欢读书。”许多教师对这句话都不陌生,阅读对教师个人成长意义非凡。对此,知名教育家朱永新颇有体会:“教师只有通过阅读,才能缩短成长的历程,培养最基本的教育价值观。”


朱永新从阅读对个人及教育的意义来阐释读书的要义。他认为,阅读在一定程度上是文化演进的重要路径,是消除社会不公的改良工具。它能够帮助人实现精神成长,是生命通向幸福的重要通道。


在朱永新看来,更广泛的阅读才能给人真正的生命供应。他打了很生动的比方,把教科书比作人的母乳,它在人的精神生活最关键时期很重要、很安全,也容易消化和吸收,但“效用期”却是有限的,六个月以后作用会不断衰减。教科书在压缩知识的过程中也会造成“营养流失”。“因此,学校教育要走出教科书,培养学生的阅读兴趣和阅读能力。”


海淀区教育科学研究院院长吴颍慧从日常生活和职业成长两个方面阐释阅读对教师成长的意义。她认为,首先阅读是教师必备的一种生活方式。对教师而言,阅读也是基本职责,要通过阅读来获得知识来丰富自己,进而更好地培养、改变学生。其次,阅读也能改变教师的职业状态。阅读需要意识、习惯和能力,也需要一种发自内心的需求和对知识或信息的渴望。有了求知的动力和渴望,教师的职业倦怠也就会消失,焕发出新的活力。


对于师生来说,什么样的阅读最有效?朱永新的答案是共同阅读。他提倡教师共读、师生共读、亲子共读,理由是“共同阅读能让父母和孩子、教师和学生、教师和教师之间真正实现共同谱写生命共同体。”


朱永新还强调,在阅读过程中,首先要解决的问题是“读什么”,因为最值得读的东西,往往会为教师构建一个基本的教育思想架构,这对教师成长十分有帮助。他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讲,“读什么”比“怎么读”更重要。



读三类书来扩大个人视野


读书对于成长的意义毋庸置疑。那么,在教育改革不断深化的今天,面对内容丰富种类多样的书籍,教师应该怎样选择?读“闲书”算不算是“不务正业”?


对于第一个问题,吴颖惠提出了具体的建议。她认为,老师应该重视三方面的阅读,一是传统文化的阅读,它能帮助教师养心养德。二是专业性阅读,它有利于更新教育理念和教育思想。三是生活性的阅读,它有利于拓宽教师视野。


吴颍惠分析说,传统文化能够丰富教师人文素养和人文底蕴,帮助教师养成更美好的审美情趣、生活方式,从而改变其价值观和人格理想,最终会影响到教学和教育;专业书籍能够提高教师的人文素养、科学素养和专业素养,更新教育理念和思想,转变教育行为和方式;个性化生活娱乐方面的阅读,能够让教师走出狭隘生活的圈子,进入无边的疆域,看到宽广博大的世界。


在海淀区培星小学,朱郁校长结合教师需求开展专项阅读,为教师阅读提供精准服务。她鼓励老师们开展广泛而个性化的阅读,倡导老师们多读历史、科技和自然方面的书籍,也希望老师们筛选一些不那么“顺”的书来读。


朱郁说,多读历史方面的书籍,能够让老师变得包容大气、理性平和;多阅读科技、自然方面的书籍,能够让老师形成价值观和生态观。这类书从另外一个角度让我们看到了在现实生活中一些违反教育规律的现象,警醒自己应该做什么样的教育人。


在阅读方面,教师的涉猎范围应该更广一些,这是多数校长普遍认同的观点。北京师范大学三帆中学朝阳学校校长李建文的观点与朱郁校长的观点一致,他认为教师的阅读除了阅读专业知识、通识性知识,还要多读一些和专业领域无关的,能够滋养自己性情、提升自己境界的书。


李建文说,教师一定不能自言自语,沾染世俗的油腻与市侩气。没有大格局、大情怀很难在专业发展上走得远。“广泛阅读对提升教师的境界,让教师成为有理想而又不忘初心的人至关重要。”


阅读可以撬动学校变革


著名教育思想家苏霍姆林斯基说,一个学校可以什么都没有,只要有了为学生和教师精神成长的书,那就是学校。在一所学校里,阅读从来都不只是师生的事,对于校长的成长和治校,乃至整个学校的变革都意义非凡。


北外附属外国语学校校长林卫民闲暇时间特别喜欢读书。“我喜欢读书,书籍丰富了我的精神世界,让我不再感到孤独。”林卫民说,读书不仅能启发思考,而且还丰富了他对世界的感知。


读书时间长了,林卫民就开始思考,写读书笔记,并将这些笔记整理成了自己的教育随笔。从阅读到落笔写作,在林卫民看来是很自然的事,“读书不是为了让大脑变成信息的存储地,而是鼓励我们更多地思考,更好地转化知识”。


读书不仅能促进校长个人的成长,而且还能有力地推动学校的变革。北京十一学校一分校的发展就是一个很好的案例。十一学校一分校的前身由两所薄弱学校合并而成,校长刘艳萍赴任初始就把读书作为撬动学校变革的发力点。她认为读书才能让老师对先进的教育观有更深入的理解。


刘艳萍把书籍当做帮助老师寻找支撑学生学习发生的策略和脚手架,她和老师们一起读书、分享感悟。“提升教师专业素养、创新学校组织管理变革、课程体系构……后来很多改革,都源自书籍对我和老师们的启发。”


受益于阅读,十一学校一分校获得了不小的进步和提升。对此,刘艳萍总结说:“当学校的变革走向深入时,必须实现教师队伍自我迭代更新,而阅读在里面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


在丰台区,阅读也悄悄地改变着另一所学校的面貌,北京十八中每位教师都力争博览群书,并且在校内定期开展分享、交流讨论。在该校副校长刘晓鸥看来,读书不仅是为了获取知识,也是在创造知识,阅读最关键的作用是要学以致用。“教师要把阅读和实践紧密结合,让读书为教学实践服务,这是一种超越的阅读。”


最舒适的地方给师生读书


对于读书来说,营造一个良好的环境和氛围尤为重要。近年来,不少中小学都在积极建设书香校园,为师生营造一个乐学乐读的教育环境。


北京市西城外国语学校校长石玲玲认为,校长在师生阅读方面要起到穿针引线的作用,除了带头引领之外,还要积极营造适合阅读的环境氛围。“我工作过的三所学校每所都各有不同,相同的是都把阳光最充沛、位置最合适的地方作为图书馆和阅览室,留给师生读书。”她以自己亲身经历阐述良好读书环境的重要性。 


在营造读书环境中校长应该如何作为?望京实验学校校长刘美玲有思考也有行动。她认为,要推动老师们爱阅读,校长和干部首先读书引领,进而推动全员阅读,使阅读成为教师的自觉行为。


为了带动教师阅读,他们采取了一系列有效措施:加大经费投入,让书籍遍及校园;利用假期推荐书目,开展读书分享活动;定期开展读书交流,引发教师专业思考;倡导教师和学生一起读,帮助学生养成阅读的习惯;利用信息技术手段,进一步提升阅读乐趣……


此外,望京实验学校还邀请专家对教师进行阅读方法指导和专项培训,以阅读促交流,以阅读促写作,使教师的专业随之成长。


    关于读书之道,来自北京市三所学校的老师也有自己的见地。一六六中学赵冬梅老师就个人读书的三个阶段,介绍了个人读书经验。人大附中陆丽萍老师畅谈读书对个人成长的意义,并分享了快速有效的读书方法。海淀区和平小学王西娅老师围绕“社群阅读”这一流行的读书方式,介绍了个人的读书收获。


□文/本报记者 赵艳国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