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日本、韩国修订教育法规 护航教育改革

2018-09-27

日本和韩国都高度重视教育法制建设,建立了比较完备的教育法律制度体系,以《宪法》中有关教育的条款和《教育基本法》为根本法,以关于各级各类学校教育的法律法规为主干,构成了教育法律体系的基本框架。


在基础教育阶段,日本以《学校教育法》及配套法规、韩国以《初·中等教育法》及配套法规为主,构建起法律框架之下的学校教育制度。伴随基础教育改革的推进,两国通过及时修订相关的法律法规来不断完善制度体系,以适应基础教育改革发展的需要。从近几年两国有关基础教育的法律法规修订,可以了解它们近期的基础教育改革发展进程。 


■日本

2015年9年制“义务教育学校”纳入《学校教育法》


日本原有《学校教育法》规定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制度包括小学6年和初中3年,而教育发展的形势变化要求基础教育制度更加富有弹性和灵活性,特别是对于有利于连续一贯地培养学生、打牢知识技能与品德行为基础的9年制义务教育学校,需要从制度上给予保障。原有《学校教育法》规定的学校制度因缺乏这方面的灵活机制而不能适应教育改革的需要,因此日本通过对该法进行修订而补充完善了相应的学校制度。


在2015年的《学校教育法》修订中,将9年制的“义务教育学校”作为新增的学校种类而纳入《学校教育法》当中,并将9年制义务教育学校相当于小学阶段的前6年规定为“义务教育学校的前期课程”,将相当于初中阶段的后3年规定为“义务教育学校的后期课程”。同时,对相关的法律法令也进行了修订,例如修订《市町村立学校教育职员工资负担法》《义务教育费国库负担法》《义务教育学校设施费国库负担法》等法律,将9年制义务教育学校与6年制小学和3年制初中一起纳入公共财政负担范围,即教师工资的三分之二由都道府县负担,而国库负责承担教师工资的三分之一以及学校建设经费的二分之一。


2017年教师进修从十年一周期改为按需开展


日本近两年推进了教师任用、进修等管理体制的改革,为适应大批年老教师退休、大量年轻教师就任,以及教育课程和教学方法改革而带来的教师素质能力提升的需要,修订《教育公务员特例法》并于2017年开始实施。该法修订版要求文部科学省就提高教师素质制定政策方针,地方教育委员会与大学组成协议会,根据教师的岗位职责、从教经验及个人适应性,确立教师培养和进修指标,并按照指标制定教师进修计划。同时为强化教师进修,将原来规定的“十年从教人员进修”改为“骨干教师素质提高进修”,将十年为一周期的进修期间改为根据教师履职需要而开展必要进修的弹性化期间管理。


2018年部分课程可使用电子教材


日本2018年再次修订《学校教育法》,以此顺应教育信息化发展的趋势,并符合2020年新一轮学习指导要领关于加强“主体性、对话式深度学习”的要求,允许学校使用电子化的数字教科书,这一规定将从2019年开始实施。根据新修订的《学校教育法》第34条的规定,为充实和改善教学效果,可以在部分教育课程当中使用电子教材,以取代原有的纸质教材。同时规定,对于使用纸质教材有困难的残疾学生,可以使用电子教材,通过文字放大、音声读诵等方式帮助他们降低学习难度。据此可以得知,日本鼓励中小学教材电子化的政策举措,同时也可以预见数字化教科书将逐步走进日本的中小学校。


■韩国

2015年初中须指定一个自由学期


韩国有关基础教育的法律法规主要体现在《初·中等教育法》及配套的施行令与实施规则当中。近年来,韩国推行了在初中阶段引进自由学期制的改革,目的在于减轻学生考试负担,开展多样化的探究体验式学习,从应试教育为主转向以培养创新性、人性、自主学习能力等未来核心能力为主的教育。


伴随这一基础教育改革措施的推行,2015年修订的《初·中等教育法施行令》将自由学期制纳入法令当中,规定初中校长须在初中各学期当中,按教育部长划定的范围,指定一个学期作为自由学期,并实施学生参与型教学,开展多样化的体验活动,帮助学生探索职业前途。与此同时,《初·中等教育法实施规则》也进行了相应的补充修订,要求各初中须在学校生活记录簿当中记录学生的自由学期活动情况,以作为学生评价、指导及升学的参考依据。


2017年教育振兴法强调科学、数学和信息教育


近年来,为了适应未来社会科技与信息发展变化的要求,韩国致力于加强包括基础教育阶段在内的科学、数学、信息领域的跨学科的融合教育。为此,2017年底韩国将原来的《科学教育振兴法》修订为《科学·数学·信息教育振兴法》,并于今年4月开始实施。该法强调了科学·数学·信息各科教育及融合教育的环境营造,明确了国家和地方政府有关规划制订、师资保障、课程·教材开发、设施保障等方面的责任,并就科学·数学·信息教育融合委员会的设置及职责、相关研究机构的指定、财政资助等事项提出了要求。


作为高度法制化的国家,日本和韩国对于基础教育阶段的学校管理运营,都通过法律法规提出了明确的规范和要求。这也意味着有关基础教育的改革举措一旦出台,就要对相应的法律法规进行修订。因此,两国的基础教育法律法规总是处在不断修订与完善的过程之中,形成了动态化的管理体系,使教育法律法规作为国家制度在相对稳定之中,也体现出一定的变革性以及对时代和社会的适应性。


□文/李协京(中国教科院)

(本文为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基本科研业务费专项资金项目

“日本、韩国义务教育法律制度研究”的相关成果,

课题编号GYI2016083)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