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给孩子放飞的空间

2018-09-28

在目前的教育大环境下,作为家长,我们自己首先要摆正教育观念,保持清醒头脑和基本的理性,避免被社会上的一些不良蛊惑如“输在起跑线上”等绑架裹挟。平时适当地为孩子减负,留出一些自由支配的时间来,劳逸结合、一张一弛。思想的弦总是紧绷着是不健康的、难以长久的。因此,作为基础教育工作的专职研究人员,我建议家长们,要给孩子放飞的空间。


从手工中收获别样满足


我自己喜欢做手工,置办的各式工具也多。从儿子入幼儿园起,教师经常布置一些家庭手工作业,与部分家长的比较反感不同,我们俩都是开心地陪着孩子一起完成,而且是要尽可能地做好。作品总是受到教师好评,有几件还被幼儿园留下收存了。后来,儿子参加了乐高等一些课外班,培养了孩子的动手能力,纯粹是玩耍的非功课班。再后来,我们从网上买了很多拼插件玩具,孩子一边看着图纸,一边把零件拼接组装,有时候不合适或者程序弄错了还要返工重来。


我给孩子置办了很多相应的手工工具,他遇到困难会自己想办法克服。有时会向我求援,我很愿意给孩子提供解决问题的思路和建议,帮他动手加工、改造或者寻找替代品,这个过程对于我自身而言,也是一种促进和乐趣。孩子有时候取得一点小成绩,问他要什么奖励,常常是整盒装的拼插件玩具,我都是毫不犹豫地满足他。


周末写完作业后,孩子打开一个玩具盒子,对照着图纸,常常一个人安静地忙碌几个小时。我相信,在这个过程中,孩子增长的不仅仅只是动手能力,通过亲自动手操作,一定会有很多别样的收获,课本里没有的,刷题时遇不到的。


在十字绣中学会不服输


初中开设劳动技术课。有一天,孩子带回来一套材料,是十字绣的彩线等用品。班里的男生大多不愿意做这个东西,认为针线活儿是女孩子们的长项。儿子是班里唯一坚持很多天最终完成十字绣作品的男生,作品受到了老师的高度肯定和表扬。在这件事情上,我俩都是坚定支持孩子的选择和决定。孩子说,班里很多男生都嘲笑他选了十字绣,同学们越是这样看不起人,自己越是下定决心,既然选了就要全力做好,向他们证明自己作为男生也可以一样绣得好看。


孩子在家几乎从来没有碰过针线,粗壮的手指看上去也确实不适合飞针走线,而且有几次扎破了手指出血,擦干净后继续。最终完成作品时颇有几分自豪感与成就感。我从中看到的是一种面对质疑嘲笑而不服气的劲头儿,克服困难达成目标的自我激励,努力尝试完成看似“不可能”任务的自我挑战,向别人证明“我能行”的自我期许。这样的几点意志品质,不是当前很多中小学生恰恰需要的吗?


戏剧社里获得文学熏陶


高一时学校成立学生戏剧社,外聘了中央戏剧学院知名导演指导学生们排戏。孩子不顾自己的零基础而踊跃报名参加面试并顺利入选,反复阅读作品,苦背大段台词,采买戏装道具。他还时常比划揣摩剧中角色,跟我俩讨论作品中的情节发展,述说排练过程中的趣事。这些都是占用课余时间且很辛苦,我俩也是一样支持孩子的选择和排练,不能说完全没有因为排练而耽误功课的担忧,既然孩子喜欢又很投入地参加,会受到实力导演的诸多训练和指导,登台表演也是可贵的历练机会。


参加演出对孩子产生了较大影响,他后来写的体会《有点儿意思》发表在《语文报》上。孩子在文章中写道:“进入戏剧社团、进入剧组,是我、是我们对青春无悔的选择。”进入高三,有的同学因为家长不支持而退团了,我们虽然也有担心,但依然尊重孩子对戏剧表演的热爱,鼓励他安排好时间,迎接新剧目的挑战。经历就是财富,排戏促使孩子深入品读和理解文学经典,理解演员的修养,理解团队的配合与默契,理解学校辅导教师们的默默守护支持。


多年来,我俩在秉持全面发展的教育理念下,给孩子一些培养兴趣爱好的自由空间,取得了一些跟同龄人相比远不足道的小成绩和奖项,如全程参与学校多元文化欣赏电视节目制作,主持学校大型活动,获得全国中学生航模等赛事几个奖项等。生活中,孩子曾经刻了漂亮的篆字石章、画了好看的图片送给姥姥祝寿。孩子用木板雕刻制作了精美的藏书票,作为心意礼物赠送给教导他成长的老师们。


没有任何炫耀的动机,只是想对家长们说,卷面分数不是全部,孩子们需要也应该拥有丰富多彩的生活。


□文/韩宝江(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

文学博士、艺术学博士后)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