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国家缘何频频斩获诺奖

2018-10-10

十一黄金周,2018年诺贝尔奖三大自然科学奖项逐一揭晓。在众多获奖者中,摘得生理学或医学奖的日本科学家Tasuku Honjo,和物理学奖的加拿大科学家Donna Strickland尤其引人瞩目。究其原因,是因为此次Tasuku Honjo获奖,已是日本进入新世纪后第18个诺贝尔奖,这一数字超过了英国、德国和俄罗斯,日本成为仅次于美国的诺贝尔奖大国。而加拿大的Donna Strickland,是55年来第一位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的女性,历史上一共也只有三位女性获得这个奖项。而这个建国刚刚150周年、人口不到4000万的国家,已经有24位诺贝尔奖获得者。


那么,为什么日本和加拿大有这么多人摘得诺贝尔奖,就不得不提这两国的教育。记者发现,日本和加拿大在教育方面有着诸多共同点,比如鼓励学生在自然和玩耍中保持好奇心、政府大力支持、教师教学和科研氛围自由等。


在自然和玩耍中保持好奇心

在加拿大,玩耍已经得到了科学界的认可。有证据表明,游戏可以提高孩子的语言表达能力、探索、思考和解决问题的能力。游戏甚至还能给孩子带来情感上、社交上的成就感。


而日本特别鼓励从小让孩子接触大自然。在日本,自然教育经过36年的发展,已经成为“国民教育”的一部分,至今,已有近4000所自然学校。1973年诺贝尔物理奖获奖者江崎玲于奈也曾说过,“一个人在幼年时通过接触大自然,萌生出最初的、天真的探究兴趣和欲望,这是非常重要的科学启蒙教育,是通往产生一代科学巨匠的路。”


在玩耍和接触大自然中,保有一颗闪闪发亮的好奇心,也许这就是科学家们之所以会走上科学道路的最单纯原因。


此外,阅读也是他们获得今后人生里巨大的成功一个必不可少的因素。从2013年开始,加拿大开始了“1000 Books Before Kindergarten”的基金计划。也就是说,在上幼儿园之前,加拿大的孩子至少要读够1000本书。日本人对阅读的热爱全球闻名。泰国网友Pawana Suriyaprucksh曾在清迈机场拍下了一群日本学生候机时集体阅读的照片。政府立法详细规定,所有公共图书馆必须在儿童读书日前后举办儿童读书活动,力求让孩子随时随地自主读书。


政府大力支持 教师教学和科研自由度高

加拿大在对教育的投资方面一直保持着世界领先的地位。教育支出占国民生产总值的比例在1977年最高,曾达到8.2%。正因为加拿大政府对教育的大力投入,所以加拿大的各项教育水平遥遥领先英、美等众多国家。


在日本,政府和企业都非常支持科研项目。有专家曾指出,日本大学教授和研究所人员申报课题的渠道和形式,实际上是课题注册制,不必层层审批,经费能较快拨下来。考核、评价很少受政府和社会的干扰,可以长期潜心从事研究。


在基础教育阶段,日本理论界同样倾向于强调教师的教学自由。实际上,教师在大纲的基础上开展因地制宜的课程设计和教学探究的空间也比较大。


另外,日本的基础教育十分重视开展丰富多彩的课外活动,很多学校动员近乎全校教师参加课外活动。北京日本人学校校长栗本和明曾在一次研讨会上回忆起他当年做老师的经历,他最喜欢的就是周末可以带着孩子开展各种各样的课外活动。


教师待遇好、社会地位高吸引更多优秀人才

日本和加拿大的教师普遍待遇好,社会地位高。这也吸引了更多的优秀人才加入教师行列,使得教育质量更高。


据悉,加拿大的教师在世界教师薪水收入中排名第四位。教师是一个受人尊敬的职业,他们有着良好的工作环境,包括完善的医疗保险和养老金计划,但教师想获得教学学位,至少需要6年的时间。加拿大的老师受雇于教育局,分派不同学校上课,他们不一定在一所学校教书到退休为止,会在教育局属下学校流动。


从栗本校长的经历不难看出,在日本,许多人是非常喜欢做老师的。这与日本教师的社会地位有着一定关系。一项调查显示,在日本187种职业中,大学教师的职业威望的得分为83.5,仅次于法官、律师的87.3分,位居第二位,远远高于大企业高级管理的73.3分、高级公务员的70.5 分以及演员的58.2分等。


□文/本报记者 张广林 整理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