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应教会学生质疑和提问

2018-11-08

timg (2)_副本.jpg


每到课改或教材修改的时候,社会舆论关注的往往都是哪篇课文被取消了。我觉得更值得热议的,应该是批判性思维是加强了还是削弱了,因为它是博雅教育的题中应有之义。


国内学校教育容易忽视的三样东西

最近,我为两位出国留学、交流的学生写了两封推荐信。很有意思的是,这两所国外的高校除了要求对学生做出总体评价外,还有一张表格需要从几个方面为被推荐人打分。在每张表格上,都有一项“批判性思维”。过去我也推荐过一些中学生出国读大学,国外高校的要求也不单单注重学生读了哪些书、取得了哪些成果。


事实上,不独以上两所高校推荐信中对被推荐人的打分都有批判性思维Critical Thinking)的相关选项,而且,我们熟悉的托福、雅思高分作文中,有不少都是批判性思维的佳作。结合这些经验来看,国外大学强调的,往往是申请者是否具备批判性思维能力,是否参加过社会公益活动以及情感的成熟度如何——有时,“幽默感”在西方是常常被看重的一个个性化指标。可见,这几个方面对学生发展来说尤为重要,而恰恰很容易被我们的学校教育所忽略。


我参加过清华大学在两个省市的自主招生,也经常参加硕士生、博士生和博士后的面试,并十分留意国外世界一流大学的批判性思维的培养模式,因此对大、中学“贯通式教育”和“人才培养衔接”有话可说。在以往的招生面试中,我发现学生们尽管知道的很多,但表述观点时大都缺少批判性思维,人云亦云的现象特别严重,这与我们期望的人才素质相差甚远。


正向引导学生的批判性思维 

什么是批判性思维?它是一种辩证的求异思维,是指用批判的眼光,从批判的角度对事物进行审视并寻求解决办法的一种抽象思维模式。它源于美国实用哲学家、教育家、思想家杜威。他在1910年倡导“反省性思维”(reflective thinking),1933年又提出了“批判性思维”。尽管国外学者普遍认为,批判性思维是反思的倾向和技巧,但“批判”一词在国内似乎还是有点儿敏感。实则不然,它实际上是一种系统性的思维技巧,与我们倡导的用马克思主义哲学辩证地看待事物具有同样的作用。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1998年通过《21世纪的高等教育:展望和行动》就指出:“必须教育大学生成为学识渊博且有远大抱负的公民,能够以批判精神思考和分析社会问题,寻求解决的办法。”


国际上用《加利福尼亚批判性思维倾向问卷》来测试一系列的批判性思维指标,包括寻求真理性(Truth-Seeking)、思想开放性(Open-Mindedness)、分析性(Analyticity)、系统性(Systematicity)、自信性(self-confidence)、好询问性(Inquisitiveness)、成熟性(Maturity) 7个维度。有意思的是,在本世纪初大陆和香港学者,都用其做过调查,结果发现内地学生的批判性思维倾向于消极。尽管《纽约时报》2016 年载文认为,中国学生的批判性思维指标超过美国学生,但也引起一些质疑。个人认为,我国学生的批判性思维培养任重而道远。


日常化、专题化培养学生质疑精神

目前,很多大学开都设了不少媒介素养、媒介批评或批判性思维课程,但中小学里开设批判性思维的则属个别。中小学如何培养批判性思维?我建批判性思维培养日常化、专题化,并贯穿在课堂教学和实践活动中。教师上课要善于启发并鼓励学生创新、反思、质疑和提问,另外还可以设置一些专题进行研讨。比如中小学教材里就有很多有意思的典故,像曹冲称象、王戎识李、司马光砸缸等,这些都是思维创新的好案例。老师要善于利用中小学教材中的相关案例,对创新的思维方式进行阐释。


学校尤其需要组织一些专题性的推广活动。比如针对社会上认识有偏向的文化现象,如网红、争议广告、GDP的涨落等,组织学生开展专题讨论,对其进行正确引导。一些大学夏令营也不妨以批判性思维为核心目标进行设计、组织,若此则会令他们印象深刻并受益终生。


总之,批判性思维是博雅教育的题中应有之义。缺少批判性思维的后果是会出现大量“单向度的人”,甚至形成“单面向社会”。只有学生学会辩证的、批判的分析方法,日后才能成为具有辩证思维的合格公民。


□文/王君超(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

马克思主义新闻学与新闻教育改革研究中心执行主任)

(本文选自作者在首届“贯彻《课程方案》,

打造贯通式教育”高峰论坛上的发言,内容有删减)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