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少年智能手机成瘾与自尊的关系

2018-11-28


一、青少年与智能手机成瘾


智能手机自诞生以来,深刻影响到了人们的生活。截至2017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7.72亿;其中,手机网民规模达7.53亿,较2016年底增加8.24%。网民中使用手机上网人群的占比由2016年的95.1%提升至97.5%。


手机对人们的影响,既包括正向影响,也包括负向影响。正如有媒体将智能手机形容为“人类的新器官”,智能手机的使用已经明显影响部分使用者的身体健康和心理健康,甚至出现病理性依赖。我们把对智能手机的过度使用,且因使用行为无法控制而导致其社会功能受损,并带来心理和行为问题的现象,称为“智能手机成瘾”。


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使用群体的低龄化,备受关注的青少年网络成瘾问题逐渐转变成了的智能手机成瘾问题。青少年时期是心理、认知和世界观发展的重要时期,又是人生的“暴风骤雨”时期,同样是手机成瘾问题,发生在青少年身上,比发生在成人身上,带来的影响更大。


中国人民大学“互联网与青少年发展”相关研究项目关注青少年智能手机成瘾问题,特别是关注手机成瘾对青少年心理健康和个性发展的影响,进行了有针对性的调查和研究。青少年智能手机成瘾与自尊的关系是其中一个课题。


二、研究的关注点


在智能手机成瘾对青少年心理健康和个性发展的影响方面,我们认为,自尊是一个重要的心理要素。


自尊是个体对自我的一种情感性评价,是对自我价值的肯定与接纳,是心理健康的重要标志之一。较低的自尊会影响个体对环境的适应性,从而对个体心理健康产生不利影响。我们注意到,智能手机成瘾带来的综合负面影响,可能会极大影响青少年的自尊水平;低自尊又可能导致青少年在网络虚拟环境中寻求替代,从而产生或加剧手机成瘾问题。


为深入研究手机成瘾问题对青少年自尊的影响,我们又引入了与自尊水平发展相关性较强的两个要素,一个是拖延,一个是上行社会比较。


拖延行为是指个体在没有明确理由的情况下,不自觉地延迟预定行动的非适应性行为。拖延是低自尊者为避免失败而采用的一种自我防御策略,因此拖延行为能反映个体低自尊的情况。


在我们的学习和生活中,个体往往会通过与他人进行比较来定位自己的社会特征,我们把这种现象称为社会比较。根据比较对象或方向的不同,分为上行社会比较、平行社会比较和下行社会比较。上行社会比较是指将自己与地位、处境更好的人展开对比,从而对自己进行定义。在网络虚拟环境中同样有社会比较,其影响更为微妙。


三、研究方法


本次研究主要方法是调查和数据分析。共调查两所市区中学的762名高中学生,其中男生占43.9%人,女生占56.1%。学生年龄在14~19岁之间,平均年龄16.81岁;高一、高二、高三各占31.5%、35.6%和32.9%;独生子女占60.7%,非独生子女占39.3%;城镇户籍占73.1%,农村户籍占26.9%。


本研究通过通过智能手机成瘾量表(简版)、罗森伯格自尊量表、一般拖延量表、爱荷华州-荷兰比较定向测量量表来进行调查测量。数据采用SPSS软件进行统计,并采用多个心理学模型进行分析。


四、结果与分析


(一)青少年智能手机成瘾倾向的比例较高,但符合预期

本次调查中,在全部762名高中生中,有智能手机成瘾倾向的182人,占比23.88%。这一水平显示青少年手机成瘾倾向的比例较高,但在预期之内。根据已知的调查数字,印度青少年智能手机成瘾率为39%~44%(2014年),瑞士职业学校调查发现学生智能手机成瘾率为16.9%(2015年),伊朗青少年智能手机成瘾的比例为21.4%(2014年),韩国科学部等部门对全国青少年手机成瘾情况进行调查得出的比例约为29%(2015年)。在国内,青少年智能手机成瘾的比例与国外基本持平,约为15%~33%(2017年)。


其中,男生335人,有手机成瘾倾向的81人,占比24.18%;女生427人,有手机成瘾倾向的101人,占比23.65%。这说明在手机成瘾的发生率上看,男女生差异不大。

综合父母的受教育水平,高受教育组222人,学生手机成瘾倾向14人,占比6.31%;中受教育组342人,成瘾倾向84人,占比24.56%;低受教育组199人,成瘾倾向38人,占比19.10%。同时,综合家庭收入,高收入组390人,成瘾倾向86人,占比22.05%;低收入组372人,成瘾倾向96人,占比25.80%。可以看出,在防止子女手机成瘾中教育因素能起到关键作用。


(二)手机成瘾与自尊等因素的相关性分析

分析与检验表明,智能手机成瘾与自尊之间呈现强负相关的关系,相关系数为-0.16。也就是说,整体来看,手机成瘾程度越高,自尊水平越低。这表明,手机成瘾对青少年心理健康和个性发展具有负面的影响。


智能手机成瘾与拖延之间呈现强正相关的关系,相关系数为0.31。即手机成瘾程度越高,拖延的行为习惯倾向越强。手机成瘾对青少年良好行为习惯的养成具有明显不利的影响。


智能手机成瘾与上行社会比较之间有一定的正相关关系,相关系数为0.08。即手机成瘾程度越高,越容易将自己与地位、处境更好的人进行比较,但这一点表现的并不显著。


此外,自尊与拖延之间呈现强负相关的关系,相关系数为-0.30。即自尊水平越高,越不容易有拖延的行为习惯。


自尊与上行社会比较之间呈现强正相关的关系,相关系数为0.20。即自尊水平越高,越容易将自己与地位、处境更好的人进行比较。


拖延与上行社会比较之间呈现强负相关的关系,相关系数为-0.12。即越容易拖延的人,越不容易将自己与地位、处境更好的人进行比较。


(三)拖延的中介作用和上行社会比较的调节作用

通过前面的分析我们可以知道,智能手机成瘾会显著影响到青少年的自尊水平,从而对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和个性发展产生负面影响。那么,手机成瘾是如何影响到自尊水平呢?


通过多元回归分析,我们可以确定,拖延在手机成瘾和自尊之间起到了中介作用。也就是说,手机成瘾导致拖延行为经常发生,过多的拖延行为效应积累,导致了个体自尊水平的下降。


此外,社会比较倾向在手机成瘾对自尊的影响中具有调节作用。如在智能手机使用过程中,高上行社会比较的青少年,自尊水平更敏感,更容易受到拖延行为的负面影响。


五、本文的建议


(一)预防和矫正孩子手机成瘾,有助有提升其自尊水平

手机成瘾不仅能够降低学生学习注意力,容易引发焦虑和抑郁等负面情绪,并导致拖延、攻击性行为、冲动性行为等,还会减少个体面对面交往的机会,使学生出现人际适应困难。而自尊水平的降低更会对青少年的心理健康和个性发展产生深远影响。预防和矫正孩子手机成瘾的方法中,严格管束是有用的,但更重要的是回归生活,增加陪伴,增进人的面对面交往,增加户外活动,让生活产生积极的意义和乐趣,让生活充满温暖和阳光。


(二)帮助孩子进行时间管理,培养良好的习惯

拖延的行为习惯与手机成瘾、自尊水平降低都有着十分密切的关系。帮助孩子进行时间管理,培养良好的行为习惯,对孩子的发展有着非常积极的意义。一方面,它可以一定程度的阻断不良因素对自尊水平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良好的行为习惯也可以反作用于手机使用方式,防止或抑制手机成瘾。


(三)建立良好的上行社会比较态度

虽然上行社会比较的习惯总体不能导致手机成瘾倾向的降低,反而略微增进这一倾向,但上行社会比较有助于提升自尊水平,克服拖延习惯。此外,网络行为对上网者有一个微妙的影响,就是容易诱发个体产生“自己不如别人”的消极感受,并降低个体的自我评价——网络行为频率越高的个体越会觉得其他人过得更好、更幸福和成功。因此,我们一方面要帮助孩子建立上行社会比较的态度,让孩子有追求,期望值更高;另一方面要引导孩子追求积极、健康和美好的事物,拒绝如炫富、恶俗网红、娱乐至死等代表的庸俗、病态和丑恶的观念。



邢晓丹(中国人民大学心理学系)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