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师的课堂各具味道

2018-11-29

美术、音乐、科学等课程,不仅在当下受到人们的重视,其实它们一直都是提升学生素质涵养的重要学科。如果能穿越历史,跟着大师学习,想必会十分有趣。本期,我们不妨与三位大师一起练习美术画法、品味优美旋律、学习科学理论。


丰子恺(1898-1975),光绪二十四年生,浙江省嘉兴市人。中国现代画家、散文家、美术教育家、音乐教育家、漫画家。其漫画尤为著名,著有《缘缘堂随笔》、《画中有诗》、《无用之美》等。

“漫画大师”讲美术

1938年至1939年间,丰子恺在桂林师范学校,兼任高师班、简师班两个班级的美术课和国文课教师,期间写了教师日记160余篇。在几篇日记中,他详细地介绍了自己的美术教学,与学生分享了一些实用的美术画法和技法。

丰子恺的美术课常以绘画学习为主体,附带学习其他各种美术的创作鉴赏的常识,他的课通常在两小时中一小时以学画为主,一小时讲述常识。他认为,学生如果学习绘画,必要先从写生入手,人物是写生的最好材料。例如,他鼓励学生走进校园,细致观察建设校舍的工人,观察工人的各种服装、各种姿势,并让学生用小册速写各种人物,联系画技画法。同时,他也指出,当今图画教材甚广,很多学生都是只买一本画册,照着葫芦画瓢。这是错误的,这会使学生的画作毫无创意,大都是在临摹和抄袭。“从各种画谱中所摹得的景物堆砌起来,成为一幅……这实在不是作画,只能称是‘凑画’。”

于是,丰子恺教给了学生一个“一通百通”的方法——训练眼睛和手。他认为,人的眼睛对形状、色彩的辨识力很高,只要稍加训练,便可使用得很好。“我们看到两副不同的脸孔时,辨别了他们的不同还不满足,必须研究其所以不同的地方何在。对于山水、树木、花鸟、器什的形状,亦复如是。”在经过训练后,学生才能在绘画方面有所提升,将“手眼合一”,达到“一通百通”、所见即能画的境界。“一通百通,则凡看得见的,都画得出。无论到什么地方,无论教何种学生,都可因地制宜,因人施教。”

程懋筠(1900-1957),江西新建人,著名音乐家。1916年留学日本,入东京音乐学院主修声乐,两年后兼修作曲。1926年回国,先后执教于南昌女子中学、杭州英士大学。1928年受聘为国立中央大学(南京大学)艺术系声乐副教授。曾谱《国立中央大学校歌》、《三民主义歌》等。

音乐教授品旋律

程懋筠曾在南昌女子中心发表了一篇以《女性与音乐》为题的演讲,鼓励女学生学习音乐,提升自身修养。他认为,当下社会上很多人认为女生在智力方面和体力方面都不如男生,其实不然。女生不仅在文学诗歌、体育运动上不逊色于男生,还比他们更适合学习音乐,并且更有优势。

程懋筠认为,“女生在学音乐方面具有独特的优越性,简单说来有如下几方面:富于感情、性格和平、听觉灵敏、喉音清丽和筋骨柔软。“女性富于情感,感情是艺术的原动力,作品中的感情越丰富,感动人的力量就越大,艺术的价值也就越高。倘努力去利用感情,善用感情,而不为它所支配,在艺术的创作上、表现上,的确是获得了一种宝贵的源泉。”

同时,他觉得女生在性格上较为平和,这种平和表现为“愉悦、优美、静寂、庄严、柔婉、忧愁”等,这种性格优势会使女生更容易与音乐产生共鸣,更能品味出音乐中的情感,也能心平气和地演奏乐器,传递出音乐的美感。而女生的听觉灵敏则来源于他们比男生要沉静,这对她们在音乐的欣赏和学习上有莫大的帮助。最后,女生的喉音清丽、筋骨柔软,更能很好地将音乐的旋律表达出来,无论是以歌唱还是演奏的方式。由此可见,女生在音乐学习方面十分有天赋。

作为音乐家,程懋筠也向学生阐述了学习音乐的益处。他认为,学习音乐,可以安慰心神、调节劳力、发达官能、涵养德性、激发志气、充实人生,音乐陶冶性情,能够让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多彩,“如诗歌一般使生活处处充满芬芳。”

钱学森(1911-2009),世界著名科学家,空气动力学家,中国载人航天奠基人,中国科学院及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两弹一星功勋奖章获得者,被誉为“中国航天之父”“中国导弹之父”“中国自动化控制之父”,著有《工程控制论》、《物理力学讲义》、《星际航行概论》等。

“导弹之父”谈科学

1978年8月,钱学森曾应邀在全国青少年夏令营上讲话。作为科学家,钱学森告诫小学员们“一定要学好科学基础知识”。

在短暂的讲话中,钱学森与学生们互问互答,以1903年发明的飞机发展史为探讨内容,将科学知识的重要性告诉给学生们。他说,自从有了飞机,人们是如何一步步通过科学研究,改进和提高飞机性能的呢?“这些不是凭空能想出来的,一方面要搞大量的实验工作,另一方面要发展指导我们实验工作,设计工作的科学理论。”

钱学森认为,科学理论对于指导实践具有重要意义。飞机的改进和发展历史都证明了这一点,人类最初想提高飞机的性能,就遇到了理论的难题。“人类发展了流体力学空气动力学,他们的研究说明当时所造的飞机升阻比可以大大提高,也就是升力可以提高,阻力可以下降,这给飞机的进一步发展指明了方向。不久后就出现了流线形的、单翼的、金属结构、展弦比很大的飞机,飞机的性能、续航能力和速度也随之大大提高了,发动机、螺旋桨的性能也提高了。”

钱学森说,从航空事业发展的历史来看,划时代的技术改革都要以科学理论为基础,只有学好科学理论,打下坚实的基础,才能将知识更好地运用。“唐代诗人李贺有句诗‘笔补造化天无功’!这笔是科学之笔,补是就已有的自然加以改造,科学为革命人民所用,改造自然,‘补造化’,你老天爷是沾不上功劳的。同学们现在正是打基础的时候,希望大家下一个决心,一定要学好科学基础知识,学好科学理论,为祖国的航空事业多做贡献。”

他的这一堂“科学课”,不仅让在场的小学员们称赞,还影响了一代代青年科技工作者,他们努力学好知识,为国家科技事业做出了卓越贡献。

□文/本报记者 苏珊 整理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