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评:跪拜”闹剧是教育的败笔

2018-12-03

报载,近日,河南一所中学在高考倒计时200天当天,安排2000多名高三学生向父母磕头感恩,引发网友质疑,却遭学校官号怒怼。事后,该学校回应,校领导活动前不知情,活动由高三年级安排,只是一种形式,想教孩子们学会感恩。(11月23日,新京报》)


让学生给父母跪拜,以进行“感恩”教育的学校不在少数。早在2011年,广东实验中学600多名初二学子就进行了一场“跪父母,接家书”活动。2015年,江苏南通一所小学的532名新入学的小学生,也齐刷刷跪在蒲垫上向父母行礼,以表达“感恩”。四川绵阳大众国学堂,72名孩子在国学老师的主持下向父母行三叩九拜之礼,以此报答父母养育之恩……


只要涉及到“感恩”、“孝文化”方面的活动,就能够见到跪拜的场景。跪拜父母,好像已经成为一种潮流与时尚。


2000多名高中生集体磕头感恩,感谢父母的养育之恩、教育之恩,无外乎是为了对学生开展感恩教育。问题是,感恩教育的方式有很多,并非都得磕头感恩。子女和父母除了血缘关系外,双方都是平等的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子女没必要在公开场合给父母下跪磕头,更没有必要依靠这种活动强迫学生给其父母下跪磕头,否则,有可能背离了学生的意愿,违背了《未成年人保护法》。


事实上,磕头感恩,感恩教育也难以“站起来”。虽说“百善孝为先”,感恩教育是需要传授的,但动辄用下跪磕头等过时的方式来教育现代人学会感恩,其背后暴露了学校对感恩教育的固执与守旧。于是,感恩教育跟不上时代的步伐,没有健康的载体,如何在现代社会里扎根?面对这种守旧的感恩教育,校方理应说不,为何反而崇拜呢?须知,学生“被下跪”,不是诱导也是一种强制;而强制的感恩教育,如何让感恩教育“站起来”呢?


磕头感恩,不仅不能使感恩教育“站起来”,而且是现代文明社会的羞耻。磕头是传统皇权社会中的一种等级仪式,一旦下跪磕头,一方享受尊严,另一方则人格屈尊。这种代表封建礼教的方式是传统文化中的糟粕,理应摒弃,吸取其精华。特别是中学生是未成年人,一些学生压根儿不懂得下跪的真正含义。作为教育者,居然还动员、鼓励、诱导学生下跪磕头,无疑侵犯了他们的人格尊严,让他们蒙受身心的屈辱。毕竟,在现代社会的国人眼里,下跪磕头是非人性的礼教,下跪磕头是屈从、自弃的象征,是奴性的典型表现,是现代文明社会的羞耻。


最重要的,青少年学生是祖国的未来和希望,培养其民主、科学思想以及独立人格、创新精神、平等公正的现代公民意识,才是对未来负责之举。须知,在孩子面向父母下跪的时候,除了表达一份感恩、孝顺之意之外,还会滋生“绝对服从”“乖顺听话”意识,这种侵蚀独立思考精神的意识,才是最可怕的。


□文/玫昆仑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