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线联平:见证北京教育40年砥砺奋进史

2018-12-04

编者按:从确立教育优先发展战略,到把实施科教兴国作为基本国策,再到人才强国战略……改革开放40年来,一条更公平、更优质的教育之路在人民的脚下铺展开来:恢复高考、立德树人、改革创新、提高质量……在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本报特推出“首都教育改革开放40周年特别报道”,邀请首都教育的亲历者、见证者、参与者、研究者回顾改革开放以来,首都基础教育领域的巨大变化,从不同的侧面展示改革开放40年来教育取得的伟大成就,以飨广大读者。


■人物名片


线联平.jpg


线联平:北京市人,中共党员,北京工业大学管理科学与工程专业研究生,管理学博士,研究员。十二届北京市政协委员。曾任原北京市高教局人事处处长、财务处处长;北京市教委计划处处长、发展规划处处长;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市教委副主任兼新闻发言人;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市政府教育督导室主任;北京市委教育工委副书记、市教委主任。现任国家督学、北京市高等教育学会会长。


没上过高中而参加高考的学生


记者:我们注意到您在谈及自己过去的工作经历时,时常会提起郊区农村,您是在那里插过队吗?

线联平:我没有插过队,但是当年我们上中学时,有两项很重要的内容,一项是挖防空洞,另一项就是到农村劳动,进行野营拉练。由于农村的条件艰苦,所以给我留下很深刻的印象。

我是1971年初中毕业,留在学校工作了七年,1978年参加高考离开中学。我曾经和一些同志说起过,我是没上过高中而参加高考的学生。我的高中课程,都是在学校工作期间“偷偷”学的,那时候学习文化知识的环境和现在的情形是大不一样的,你若大张旗鼓地学习,领导就会找你谈话,问你:“怎么回事,是不是不安心工作啊?”还会安排专人给你做“思想工作”。


记者:请介绍一下您刚参加工作时,您印象中或实际感受中的北京教育的真实状态。

线联平:上世纪70年代初北京城区的学校,办学条件相当简陋,办学的基本需要难以保证,和现在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举个例子来说,当时给教室换块儿玻璃这样的小事,学校总务处主任都很费心的,因为那时的办学经费特别紧张。我们当时正年轻,下了班经常不回家,在学校打乒乓球、羽毛球,到了晚上,场地上需要开灯照明。每逢这时总务主任就会过来“干涉”,说:“赶紧回家吧,我这个月的电费可不够用啊!”

类似这样的事情还是很多的,当时的教育经费捉襟见肘,教学条件很艰苦。还有就是教师的教学能力和知识结构问题也很突出,在当时,一方面有一批知识基础扎实、教学能力水平较高的教师在兢兢业业搞教学,但同时,由于当时教师队伍的来源复杂,特别是经过“文革”,许多优秀教师流失了,另有一些对教师工作不太胜任的人加入到教师队伍,所以整个教师队伍参差不齐,相对于当时百废待兴和社会对教育发展的要求而言,整个教师队伍的水平和能力还是比较欠缺的。


亲历五个“五年发展规划”起草制定


记者:作为北京教育界的老领导,您参与并亲历了北京教育改革发展40年来的许多重要决策和重大变革,请您结合自己亲身经历,为我们梳理一下这四十年来您印象中感受最深的那些重要决策或重大变革。

线联平:从1996年开始我到市教委工作以来,参加了一些重要文件的起草和一些重要会议的筹备。一个很深的体会是北京教育的重大决策,不是简单地搞应急的对策,都是经过比较深入的研究和相当长时间的思考才形成的决策。从“九五”到“十三五”,在北京教育五个五年发展规划的制定过程中,我的角色从开始的一般成员,到后来成为规划的主持人,从工作角色的变化来说,我的深刻感受是在教育发展的总体设计上,在目标的设计、前景的预测和措施的研究方面,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没有这种科学思维,我们很难制定出一个符合北京实际和国家要求,而且又切实可行的发展战略。

人们可能注意到了,迄今为止关于北京教育发展规划中,对北京教育发展的八个核心词——“公平、优质、创新、开放”,仍贯穿于这次全市教育大会精神中。这八个字就是当年在研究“十二五”规划时,起草小组反复讨论、斟酌,最后归纳出来的,是经过了长时间深思熟虑和研究后才形成的科学决策。

关于发展目标,我们提出北京要率先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的目标。什么时候提出的?是2000年的时候。当时大家在想,面向新世纪,北京的教育怎么发展?因为在上一个世纪,我们在抓教育基本条件的创设,在抓教学基本秩序的整顿和师资队伍的配备等方面采取了很多措施,也取得了巨大成效。那么在21世纪北京教育发展的基本方向到底是什么?我们提出了一个“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和“实现教育现代化”以及“全面实现教育现代化”三个阶段的想法,我想这个还是具有前瞻性的。现在教育现代化这面旗帜,在全国各地都已经树立起来了,大家都以此作为教育发展的目标。这个和我们当初决策的时候做了广泛的研究,特别是做了比较充分的国际比较是有关系的。


记者:那么在这个过程中,您感受最深的又是什么呢?

线联平:可以说是体验了北京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艰辛、痛苦和喜悦。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是一篇大文章,又是一个很难的题目。对于首都北京来说,义务教育发展的基础水平较好,但是区域之间、学校之间的差异也是客观存在的,而北京市民要求孩子上好学校、读好书的这种期望值又非常高。所以我在市教委工作的二十多年里,每年都在为如何推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满足首都市民接受优质教育需求这个问题,在讨论,在研究政策,在采取措施,其中经历的艰辛一言难尽。

为什么呢?因为供给和需求的矛盾太突出了。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希望把事情做得快一点,问题解决得好一点,但是我们所做的努力往往和老百姓要求的速度还是有差距,因为孩子不能等嘛!我们对百姓说再过三年,学校质量就提高了。可是这三年正是某一个家庭孩子要上学的时候,他输不起这三年,他可等不起。这样学校面临的舆论压力就很大,社会各方面对我们的意见也很多。

但可以负责任地说,我们一直在努力采取一些措施,以抑制“择校热”。特别是从2013年以来,在缓解义务教育择校压力方面,我们做了一些事情,应该说取得了比较明显的效果。这个做法最主要的还是扩大优质资源供给。有些做法以前也尝试过,这几十年来,我们都是在力图缓解这个供需矛盾,但是以前更多地是约束家庭的选择行为,在供给上力度还是不够。2013年以来,我们着力打造北京教育新地图,对优质教育资源的布局做了调整,而且有了比较详细的规划,一步步地推进实施。同时再加上政策的完善,应该说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义务教育入学和择校的压力,人们对教育的满意度在逐步提升。


梳理改革40年发展四条成功经验


记者:您认为这四十年来首都教育改革发展稳步推进并取得重大成就的成功经验有哪些?

线联平:成功经验有很多,总结起来我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点:

一是我们在教育发展战略研究方面做得比较深入,而且政策的制订是以战略研究为基础的。这些年来,每一项重大政策出台之前都进行过相当深入的讨论,并且有着一定的战略研究基础。

二是立足北京,紧贴北京的实际,同时吸收借鉴国内外的先进经验。北京的情况和全国各地相比,有它自己的特色。这个地方是“三高群体”比较多,就是高知识层、高收入层和高行政管理层。这个“三高群体”的存在是个现实,他们的教育需求既对北京教育产生了压力,同时又为全国的教育需求制造了一种导向。此外,北京也还有众多的普通家庭,还有众多的农村家庭,城乡差别还是比较明显的,这也是北京的特点。

三是在教育教学改革当中,要注意充分发挥校长、教师的积极性和创造性,给学校的教育改革留有充分的空间。

四是要广泛动员和鼓励社会力量的参与,争取社会各个方面的理解、支持,为教育改革注入更多的活力。这几年我们在实践当中,已经采取了一些有效的措施。

直面未来发展的三大挑战


记者:不可否认,当前首都教育在深化改革、推进发展中也出现了一些复杂情况,面临着许多新挑战,您认为当前乃至今后一段时间,首都教育改革发展面临的巨大挑战都有哪些?

线联平:我觉得至少要面对三个方面的挑战:

第一就是如何处理好公平与优质的关系,我认为这既是当前紧迫的任务也是教育发展中的永恒主题。

第二个就是如何解决好因材施教和多元评价的问题,这个问题涉及到发现学生的潜质并有针对性地培养,也是我们下一步改革需要深入研究的问题。

第三个就是如何实现学生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和健康成长,这其中就有一个适度淡化教育过程中的功利倾向的问题。坦率地说,现在教育过程当中的功利倾向还是比较突出的,大家对学生的评价最终还是集中在考试成绩上,对教师的评价也是如此,对学校的评价是体现在升学率上,现在这个状况还没有发生根本的变化。


■人物观点

改革经验对今后具有重要借鉴价值

线联平:“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们进行了广泛的改革探索,积累了宝贵的改革经验。这些经验不仅仅是一个历史的记录和当时教育改革发展的真实写照,它对今后我们继续深化教育改革,全面贯彻党的教育方针,都具有重要的借鉴价值,尽管发展阶段不同,但是面对的问题往往是相同的。”

“就像择校问题,可能还会在一定时间内,或者说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存在。但是在解决择校问题方面,我觉得已经有了基本成熟的思路和方案。按照这个思路继续把优质教育资源的布局逐渐调整得更合理,然后再培育一些新的优质资源,这样就能和人民群众的需求逐渐接近,最后达到对教育比较高的满意度。”


□文/本报记者 苏金柱 



_163A9.tmp.png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现代教育报社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技术支持:北京慈航教育科技有限公司
京ICP备05065273号-1号 京新网备20112111201号 京公网安备110101000594号